当前位置: 首页 >政协新闻>政协要闻>详情

不愿生? 不敢生?

0~3 岁托幼服务体系亟待建立


时间:2018年07月31日   作者:本报记者 张丹丹    
字号:

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二孩政策”。根据省卫计委提供的数据,2016年浙江全省新生儿人口总数72.93万,其中二孩占44.03%;2017年全省新生儿人口总数71.08万,其中二孩占53.61%。

两年多来,二孩带来的公共服务短缺越来越为人们关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公共服务供给”是今年省政协重点调研课题之一。

“3~6岁的幼儿有人管,0~3岁的婴幼儿谁来管?” 0~3岁儿童教育政府引导与服务政策,是省政协这次重点调研课题的其中一项子课题。

当前,民众对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服务需求比较强烈,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直接导致许多父母想生不敢生、能生不要生。这个问题症结,怎么解?


二孩妈妈的呼吁:

渴盼多元化普惠性的托幼服务

绍兴市政协委员汤帆是“全面二孩”政策的拥趸。得知国家启动“单独二孩”政策时,她和先生立刻就动了心。2014年1月,浙江省正式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他们成为首批受益者,当年11月,小儿子就出生了。

一女一儿,在很多人看来是件很幸福美满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她也颇为自得。但是很快,烦恼就接踵而至。休完产假后,她必须重新返回工作岗位,大女儿上学的接送、小儿子的看护等一下都成为问题!双方父母的年纪都大了,身体也不是太好,以前只有一个孩子时还能勉强应付,现在两个孩子了,且小的这个基本上需要全天24小时看护,老人白天既要管孙女的接送,又要负责孙儿的看护,压力陡然加重。

他们也曾考虑请个保姆,但保姆的行情看涨,月薪基本在5000以上,对于工薪阶层来说根本无力承受,而且新闻也时常爆出保姆虐童事件等案件,身为父母,他们并不放心将孩子交给保姆。

“这3年来,一家人感觉压力很大、也很累,孩子也是在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甚至亲戚朋友那里轮流‘混日子’。”汤帆说,孩子0~3岁时期的托育问题,目前已成为很多想生二孩或是已有二孩家长的烦恼,成为一件民生大事。

她认为,在当前婴幼儿托育服务资源有限的前提下,要积极探索多元化服务供给模式,大力发展普惠性托幼服务事业。她建议,在现有幼儿园里增设托管班,同时大力发展社区托儿所等。


要像重视养老事业一样

重视0~3岁托幼事业发展

“目前,3~6岁阶段孩子的入园问题已基本解决,但是3岁以前这段时间的托管还处于空白状态。”省政协委员、杭州市妇联副主席丁立燕对记者说,特别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这个问题更加凸显。

据一项调查显示,我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托幼服务严重不足直接影响到“全面二孩”政策的有效落地。从生育主体看,在不愿生育二孩的母亲中,有60.7%是出于孩子无人照料而放弃生育;从看护主体看,由于托幼服务的缺失,有近80%的婴幼儿由祖辈看护,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无奈成为孙辈的看护保姆。从社会层面看,育儿嫂和保姆行情不断上涨。

大力发展0~3岁托幼事业,也是事关女性就业与发展的大事,事关人口再生产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大事。

丁立燕建议,政府要发挥主导性作用,像重视养老事业一样,将托幼服务纳入政府决策,明确主管部门,研究出台实施规划、明确发展方向和政策措施,统筹推进托幼事业发展。她还建议,通过公办、公办民营、民办公助等多种模式,构建多种形式并存的托幼供给体系,同时鼓励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在自有场地内,建设托幼设施并给予政策支持。


婴幼儿早教机构良莠不齐

亟待规范并纳入有效监管

0~3岁婴幼儿的早期教育,不仅是学前教育的基础,而且是终生教育体系的重要开端。中国自古就有这样一句话:“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说明了幼儿心智发展的一般规律,也表明3岁以前的成长对其一生发展的至关重要。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婴幼儿的托育服务越来越受到社会和家长的关注和重视。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部分家长对科学育儿的理论和方法了解并不多,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过多关注孩子的智力开发。为满足家长们的迫切需求,甚至迎合一些家长的错误育儿理念,近年来,各类民营的托育机构和亲子型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起来。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在缺乏监管体制的市场背景下,有些民营机构以逐利为唯一目的,打着国外引进的旗号,虚假宣传,片面注重知识化、技能化,背离育儿的科学性、规律性,误导家长育儿理念,影响婴幼儿的健康成长。

省政协委员、嘉兴市妇联副主席冯丹,也专门就我省的早教市场作了深入调研。她说,目前,我省还没有明确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主管部门,导致没有统一的早期教育办学标准、监督考核体系、师资准入和培训制度等管理体制,早教市场监管缺失。现有的早教机构和托儿所,相当一部分是私人申请开办,为了拥有合法地位,有的早教机构只好以公司名义注册,有的干脆不办任何手续,机构频繁关关停停。由于在办学中找不到明确而详细的政策依据,早教机构的收费也无标准,定价随意,一些机构一年收费上万元,而一些设施较差、收费低廉的早教机构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她建议,建立以教育部门或卫生计生部门主管,妇联、共青团等部门参与的管理体制,明确和规范早期教育的办学体制、办学条件、经费投入、教育责任与权利、从业人员资质等,加强对早期教育机构的专项整治和督查,规范办学行为。

省政协常委方颖也参与了此项调研,她认为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解决婴幼儿托育服务问题,实现“幼有所育”,可设立专门的领导小组,统筹卫计、教育、工商、民政、妇联、财政等部门形成合力,避免责任分散和监管缺位。0-2岁以养育为主,建议由卫计或民政部门主管,妇联、教育等部门和团体配合;2-3岁保育教育相结合,可由教育部门主管,卫计、民政、妇联等部门和团体积极配合。同时,加大财政投入,发展婴幼儿托育服务行业,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措施,大力推进社会力量开办公益性托育机构,提供可信赖的、专业的、优质的、灵活的托育照护服务。真正让二孩生得起、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