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综合新闻>详情
本报记者新春走基层——
我回老家过大年


时间:2018年02月24日   作者:本报记者    
字号:


读着经典迎新年


返乡记者:周大彬

老家:庆元县黄田镇双沈村下沈自然村

c6c7cb8eca5d482aa459505f92b25c23.jpg

今年春节回老家,我在除夕夜亲历了“经典年年读,诗书代代传”读书助学活动,深切体会到乡亲们对乡村振兴战略的期待和信心。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晚上7点整,刚刚吃过团圆饭的全村老小,陆续来到郑氏祠堂,以别样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

写福字、读楹联、拜先贤、诵《论语》、发红包……在短短的一个半小时里,老少齐上阵,书声琅琅,笑声不断,其乐融融。

我老家所在的下沈自然村共有118人,是个名副其实的“空心村”,大部分村民外出打工创业,不少还在外地安了家。

眼看返乡过年的村民越来越少,2016年10月,村里的泥水名匠郑世飞主动出资1万元,在村里成立了“先礼助学基金会”,约定在每年除夕晚上,全村老小集中诵读经典,喜迎新年的到来,同时,按每位大学生补助500元、高中生补助300元、初中生补助200元、小学生补助100元的标准,给回村过年的孩子们发放助学金,以此引导外出年轻人返乡过年,鼓励孩子们崇学向善。在去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共有22户学生家庭参加活动,发放助学金5300元。

这一读书助学活动的开展,受到了村民们的一致好评,消息传开后,众多外出创业村民纷纷主动回乡过大年。今年回乡过年参加读书助学活动的孩子比去年整整多出了一倍。

在外创业的村民汤信琴得知读书助学消息后,主动承担今年发放的12600元助学金。她说,小山村里能有这样的读书助学活动,非常有意义,希望能借此引导孩子们努力读书,走出大山,报效祖国。

“祖遗世泽温良恭俭明风清,光前裕后礼乐诗书满乾坤。”杭州的书法家陈启秒先生获知这一消息后,特意为村里的孩子们撰写了一副楹联,托人送到村里,勉励孩子们好好读书。

郑伟娟姐妹俩一直在瑞安创业,已有多年未回家过年,今年,她俩特意带上孩子和家人回到老家过年。她们说,返乡回家,读经典,过大年,这对长期生活在城里的孩子们来说是生动的一课,争取明年再来,尽己所能支持家乡的发展。

长年在杭工作的我,已连续两年亲历村里的读书助学活动,真切体会到乡村振兴战略大有可为,也深切感受到乡亲们对文化的渴求,对教育的关切,对未来的幸福梦想。



舌尖上的年味儿

返乡记者:张丹丹

老家:绍兴市越城区


我是在年二十九这一夜回到故乡绍兴的。小时候,家离鲁迅祖居不过百米,一直以来,鲁迅于我,并不是教科书里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物,更似是一位天天遇见的邻家大叔。如今,故乡的新年早已没有了先生当年的火药香,于我来说,年味儿更多体现在舌尖上。那些食材最本源的味道,那些对传统制作工艺的坚守,才是记忆里熟悉的年味。

臭豆腐是一种神奇的食物,喜欢的人把它当宝,不喜欢的人却对它敬而远之。在绍兴城里头,年味最浓的地方就属鲁迅故里了。这几年,因为免费开放,每逢节假日便人头攒动。最喜欢的那家臭豆腐店就在附近的一条小巷里,整日里都有人排队。炸臭豆腐可是一项技术活,不能太老,也不能太脆,据说这家店的主人16岁就练就了“外脆里嫩”的绝技。包裹着自制酱料的臭豆腐一口咬下去,满嘴的豆腐香便弥漫开来。如今,巷子口开了一家星巴克,面对本土这股强势的“臭”味,咖啡香似乎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汲取门前鉴湖水,酿得绍酒万里香。”被鉴湖水所环裹的东浦古镇,是绍兴黄酒的发祥地。这两年,当地以“黄酒发祥之地,醉美水乡古镇”为定位,在尊重原有空间特色、历史文化和民间风俗的基础上,对街道环境品质、居民居住环境进行提升。而今,东浦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为了全省样本,黄酒小镇东浦片区,也成功申报为国家3A级景区。今年春节期间,为期15天的民俗演艺活动让小镇的年味越加浓厚。元红、加饭、善酿、香雪……在这里,可以一次尝遍绍兴黄酒的四大品类。一杯杯暖酒下肚,这个下着雨的冬日也渐渐温暖起来。

黄酒对于父辈那代绍兴人来说,更像是醋对于山西人,或辣椒之于四川人,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绍兴人爱吃酒,也爱将酒入菜。老爸说,因为绍兴空气湿度大,酒可以去除食材中的湿气,给菜色提鲜。在我小时候,即使是酒糟——提取出酒液后所剩下的沉淀物,也不会被浪费掉。在食物保鲜技术还仅仅依赖于自然环境的时代,用酒糟来腌制不同食材的方法,既创造出一种别具一格的咸鲜醇香的风味,又以另一种形式有效地延长了食物的保质期。所以在我的记忆中,年味更多是和糟香连在一起的。今年过年前大约一周,爸爸便开始用酒糟制作各种糟食,让酒的香气与食材本身的鲜味慢慢交融。大年三十,打开坛子,味蕾瞬间就被挑动起来,面对这道“杀饭神器”,我赶紧去厨房看米饭还够吃吗……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返乡记者:徐建平

老家:诸暨市马剑镇


我每次回老家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三国演义》中描写的“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今年春节,我发现镇里美景依然,不同的是家家户户过节挂的火红灯笼,还有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牌子下拍照的人们。

马剑镇是典型的山区,森林覆盖率高,水是富春江支流和五泄瀑布的源头水,水质优良。改革开放之前,守着这片青山绿水,马剑人的生活比较富足,当年诸暨平原地区的女性也喜欢嫁到马剑山里。

改革开放后,工业化需要便捷的交通、灵通的信息、广阔平坦的土地等,而这些资源马剑镇并不占优势。马剑镇不乏能人,在当时只有两三间房子的大唐镇找到了“英雄用武之地”,纷纷到大唐经商办企业并取得了成功。而马剑镇由于人口外流,经济越来越差,成为马剑人自己羞于提起的“穷山沟”。

如今,很多诸暨人发现,马剑镇这般原生态的绿水青山就是商机!平阳村的项峰抓住了这个商机,办起了一家农家乐,一炮打响。就一直在寻求马剑发展之道的镇委、镇政府负责人发现,大力发展乡村生态休闲旅游,把绿水青山转为金山银山,才是符合马剑实际情况的发展之道,并在平阳村打造美食一条街,在石门水库开发漂流旅游,在各村种花植绿,大力发展乡村旅游。

去年以来,镇委、镇政府突出“承旧启新”“显山露水”两大亮点进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今年春节期间,马剑镇小城镇整治完成,集镇路口的“秦皇古道”石碑显示出古镇的悠久历史,老街里极富年代感的老房子让人大开眼界。马剑镇已经成为百万诸暨人的后花园,也吸引了杭州、上海等全国各地的游客以及外国游客。2016年1~11月,马剑镇财政收入1118万元,同比增长约82%,增速在诸暨全市排名第二,成为“黑马”。2017年上半年,马剑镇财政收入824多万元,同比增长约42%。作为马剑镇人,每次回家,自豪感油然而生。



“美丽天使”,为你点赞

返乡记者:陈红威

老家: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


高铁疾驰,窗外的色调由暗绿变为灰白,再慢慢变为土黄,沟壑纵横间,我很快就从杭州回到了家乡河南三门峡市陕州区。

深厚的文化底蕴、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三门峡的一张名片。但曾几何时,文化和生态在城市发展中被放到了边缘角落:生态缺乏有效保护,文化缺乏深入挖掘,没有人系统梳理,更没有人刻意关心。聊起这个城市的发展,大家更关注的是作为全国黄金产量第二大市开采量是多少?优势矿产铝、煤炭开采了多少?等等。生态、文化与经济发展,成为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今年回去,很欣喜看到诸多变化。变化的契机缘于“美丽的天使”。近年来,三门峡规范开发了一个蓄水期3万亩水面和5万亩林地的滨河湿地,良好的生态,吸引大批白天鹅前来过冬。三门峡加大生态保护力度,并对这些 “远方的客人”悉心照料,人与天鹅和谐相处,每年会有上万只天鹅飞临小城。

“天鹅城”的名字叫响后,游客蜂拥而至。“进村不见房,闻声不见人”的“地坑院”奇观让游客们啧啧称奇。“地坑院”是豫西民居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平坦的土地上向下挖6~7米深、l2~15米长的长方形或正方形土坑做为院子,然后在坑的四壁挖10~14个窑洞。近几年,当地政府加紧对100多个地下村落、近万座天井院进行保护、开发,并选取精华部分辟为旅游景区,仰韶文化、函谷关、中流砥柱等耳熟能详的历史古迹和遗存也被进一步挖掘、整合,重焕生机。

2017年,这些让三门峡人引以为豪的元素被搬上了中央电视台。作为河南省唯一入选《魅力中国城》竞演的城市,三门峡与全国其他31个城市同台竞技。凭借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和灵动秀美的山水美景,最终以优异成绩挺进全国“十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全过程。”在央视舞台上,作为“金牌导游”的三门峡市委书记刘南昌表示,未来将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将生态文明建设提到新的高度,打造“五彩三门峡”,实现绿色新发展。我的老家,期待你更美、更富!



老家的“变”

返乡记者:郑锐

老家:常山县球川镇龙绕村


2月15日,大年三十中午,我携带妻儿回到老家。“哇,老家变化这么大,以前停车都是停在家边上的泥地里,你看现在,门口停车坪都有了,还绿化得这么美。”妻子的一声感叹,道出了龙绕村这一年发生的最美变化。

白墙红瓦,墙体彩绘,整洁的街道,清澈的溪流,到了晚上,村里的主要道路上还有星星点点的彩灯装饰,年味浓浓。如此静静地、细细地看着老家的新面貌,我恍如梦中。“这一年的变化比过去几年还要大。”在集市上开百货店的占淑君告诉我。村主干道两侧有近20家商户,过去乱堆乱放、私搭乱建现象很普遍,环境乱糟糟。如今违建的钢棚已全部拆除,村里还统一建起围墙、小花坛美化庭院。不到半年,村里完成了道路整治、庭院美化、市场扩建等10余项重点工作。

   村长陈根红介绍,2017年根据县里村庄环境整治的要求,村里投入150多万元用于路灯、景观灯、墙绘及道路的改善工作。通过近一年时间的整治,乡村面貌发生了变化,原来的脏乱差变成了现在的净洁美,受到了村民们的欢迎。

“我家门口这条路原来是泥巴路,开个车进来都很不方便,现在好了,平整的水泥路修道了家门口,过年走个亲戚也方便多了。村里的环境真的是大变样了。”“那是,你看看这河水,原来都发臭的,现在多干净。”走在路上,村民们由衷的点赞时不时地就能听到。

穿村而过的龙绕溪,位于钱塘江上游,是龙饶村的母亲河。“龙绕溪的整治村里可是花了大力气的。”身为河长的陈根红经常有事没事就往溪边走,看看水面上有没有垃圾,有的话立马就叫保洁员撑船来打捞。遇到村民,他经常与他们一起聊治水、说保洁。村民们现在环保意识强多了,我看到家家门口都放了两只分类回收的垃圾桶。看着面前这清澈的溪水,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和小伙伴们下溪抓鱼游泳的画面。一晃二十几年过去,我们都已长大,河水清清依旧,带着一股浓浓的乡愁,流向远方。



老小区对电梯的期盼

返乡记者:汤媛媛

老家:杭州市江干区

68d534b8878a4bb68275f19354aef11b.jpg

每年春节,亲友间的大聚会是保留节目,交流孩子成绩、关心老人健康、讨论工作环境……今年,亲友间的聊天除了饮食、工作、健康等,老小区住宅加装电梯这个话题,居然成了热点。

话题源自姐夫提起的年前一则新闻:2月13日,杭州金秋花园8幢3单元,江干区第一座老小区加装电梯开始启用。

对此最感兴趣的是已84岁和80岁的公公婆婆。二老目前住的长德公寓是1998年搬入的,虽然楼层不高,是多层中的“金三”,但对于80多岁的老俩口来说,随着年龄的增大,上下楼越来越吃力了,如果手上拎着东西,更是难事。

电梯装在哪里?怎么进出?费用是怎么出的?政府有补贴吗?大年初六,受老人嘱托,我去金秋花园现场探访了一下。

在8幢3单元,果然看到了一座全透明的观光式电梯。为了不影响住房采光,电梯井由高透明钢化玻璃拼接而成。电梯运行需要用户刷卡进入,停下时与楼房错层,停留在楼梯间的中间层,运行时基本没有噪音。

小区的物业工作人员热心地告诉我,金秋花园8幢3单元是1996年建成交付的,50岁以上住户占一半。去年9月,杭州市政府在上城区、江干区对既有住宅加装电梯进行试点。3单元的业主们9月份进行了意见征集,大家装梯的意愿都挺强,经过协商、方案公示、地下管线迁移后,今年1月电梯就安装完成了,2月13日赶在春节前正式交付使用。

老小区安装电梯,近年来早就有呼声,政府也在大力推动,但一直很难落地,各楼层居民意见不一是最大难题。金秋花园项目进展这么快,和楼道邻居们关系和睦、团结一致、互相体谅,还有社区的积极介入、各施工单位的积极配合推进是分不开的。比如业主们秉承资金分摊相对公平、邻里关系团结平等的主线,提供初步方案在先,再民主集中采集大家意见。

据统计,杭州市目前4层以上的无电梯楼房有1.4万幢。截至2016年底,杭州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59万余人,预计到2020年末,将达到杭州总人口的24%以上。因为没有电梯,很多老年人及行动不便者被“困”楼上。

令人高兴的是,去年以来,杭州市在这方面有了可喜的“破冰”。

2017年,杭州市下定决心,把加装电梯列入十大民生实事。11月30日,《关于开展杭州市区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的实施意见》出台。《意见》参照物管条例,将“单元内所有住户同意”这一条件修改为本单元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并且没有书面反对意见,这增加了加装试点推进的可能性。同时,政府给予20万元/台的补助;涉及管线迁移所需的费用无需由业主承担等政策也大大地推进了这项民心工程的进展。

我了解到,在先行试点的两个区,江干区已经有28个单元楼申请加装电梯,预计今年底全区将有90台加装电梯投入使用。上城区位于清波街道的新民村2幢1单元于去年11月启用,柳浪阁1幢3单元电梯于去年12启用运行。此外,拱墅区也有多部电梯正在申请或已经通过了多部门审批。

我将这些情况反馈给公公婆婆,二老高兴的同时,也期盼着,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推动下,自己所住的小区也能成为改造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