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议政观点>详情
减负如何减在关键处?
时间:2018年08月09日   作者:民盟杭州市委会副主委 张永谊    
字号:

我们在球场观看比赛时,常常会出现这么一种现象:一开始大家都是坐着看比赛,过一会有人为了看得更清楚,站了起来。不一会,三三两两有人跟着站起来看,最后大家都站了起来。

一人站着看,其他人都坐着看的时候,他确实能比其他人看得清楚,但从“看清楚”的程度上说全部站着看与全部坐着看,没有实质性区别。学生课业负担重的问题,颇有几分类似“看球赛现象”,全场都站着看的时候,你已经不敢再让自己的“孩子”坐下来,你也不敢让自己的“团队”坐下来,大家只能都辛苦地站着看了。人们本应谴责那“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但是,在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状态下,已经找不到始作俑者,“全场人”都进入“焦虑”状态。就学业负担而言,人们既可怜孩子不堪重负,身心俱疲;又担心失去机会,输在起跑线上。

因此,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既是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不能简单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减负不是简单减作业、减课时、减少学生在校时间,更不是要改变学生勤奋刻苦的学习态度,也不是要降低教学质量、片面追求教育资源的均衡,而是要真正减去违背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的功利化教学行为以及违规培训加重学习负担的乱象。

首先要强化政府的有效作为。义务教育阶段公民办择校的恶性竞争,是导致家长焦虑、学生辛苦的主要原因,源源不断的“减负令”背后,则是各种校外培训的繁盛与红火。政府应当严格培训机构的准入门槛,斩断培训机构与热门学校之间的生源输送链条,严禁将各类竞赛、考级、奖励证书作为入学依据,规范公民办学校的招生规则,动态调控热门学校自主招生的比例,促进公民办学校之间生源的公平竞争,持续不断地推进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

其次要规范学校的办学行为。稳步推进教育综合改革,探索科学的教育质量评价制度,改变学校“唯分数”评价学生、政府“唯升学率”评价学校的片面做法。强化教师专业水平的提升,提高课堂教学质效,注重学生兴趣培养,真正减少简单重复、低水平的作业强化,为学生“减负”,给教师“增负”,让学生的作业少而精、精而准、准而管用,优化课堂教学、作业布置、课后服务,学校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教育主阵地的功能。

第三要营造良好的“减负”环境。教育发展的理想状态应该是构建一种低竞争、低控制、低评价的教育形态,按照“整体裁军”的思路,把考试竞争的强度和烈度大幅度地降下来,减缓全社会的教育焦虑,促进全社会的教育觉醒,营造有利于减负和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社会大环境。新闻舆论不可一味地跟风炒作所谓的“状元”,给学校、校长、老师一个宁静的“校园”,让学校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让校长依法治校、依法治教,让老师一心一意投入教育教学,唤醒每一个学生的潜能,构筑每一个学生的自我激励系统,让每一个学生都能主动地、最大限度地发展自己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