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虬枝特秀出花间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自宋宝元二年(1039)六月,宋仁宗下诏削去党项政权首领李元昊官爵并悬赏捉拿始,北宋与西夏在四年间打了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三次大战,都以宋军失败而告终。三川口大败后,宋廷任命韩琦为陕西安抚使、范仲淹为陕西都转运使,不久,又下诏任命韩琦、范仲淹同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韩琦主管泾原路,范仲淹主管鄜延路。范仲淹到任后,大阅州兵,简选18000精锐,“分六将领之,日夜训练,量贼众寡,使更(轮流)出御”。西夏人亦知新来的范仲淹不好对付,相互诫道:“今小范老子(范仲淹)腹中自有数万甲兵,不比大范老子(范雍)可欺也!”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范仲淹的这首《渔家傲》即为此时所作。北宋魏泰在其晚年所著的《东轩笔录》中写到:“范文正公守边日,作《渔家傲》乐歌数阕,皆以‘塞下秋来’为首句,颇述边镇之劳苦,欧阳公尝呼为穷塞主之词。”惜乎流传至今的只有这一首。

宋初的词,一般未脱五代旧习,以婉约者居多,但由于范仲淹一如杜甫“每饭不忘君”,所以即便是“率然而作”,也刚健凝重,旨深意远,非同寻常。他的这首《渔家傲》变低沉婉转之调而为慷慨雄放之声,把有关国家、社会的重大问题反映到词里,可谓大手笔。

此词上下片之间情景相生,浑然一体。上片着重写景,从视觉、听觉两方面写足了边地秋日的萧瑟苍凉。首句“塞下秋来风景异”,点明地域、时令及词人对边地风物的异样感受。次句“衡阳雁去无留意”以南归大雁的径去不留,反衬出边地之荒寒,这是托物寄兴。接着,“四面边声”三句,用写实的笔法具体展现边塞风光,而着重渲染战时的肃杀气象。尤其“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在描写边塞风光的词篇中,可称警策。“长烟落日”,看似本于王维《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诗句,其实意境相类而情调迥异,特别是紧缀以“孤城闭”三字,一种敌强我弱惊心动魄的情势跃然纸上。

下片着重抒情。“浊酒一杯家万里”,造语雄浑,以“一杯”与“万里”之悬殊对比,写戍边将士之浓郁乡愁,但一杯浊酒怎能抵御乡关万里之思?“燕然未勒归无计”,与唐人王昌龄的“不破楼兰终不还”诗意相承而又略显伤感。虽归心似箭,但边患未平,还乡之计自是无从谈起。“羌管悠悠霜满地”刻画军中入夜景色,而融入其中的乡思益见浓重,景中含情,极富典型意义。“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直道将军战士之感伤无眠,其间所流露的师老无功、乡关万里的怅恨心声,虽与唐人建功异域、追奔逐北的边塞诗迥不相同,但整个基调仍是慷慨的,读来真切感人。

此词沉郁苍凉,既写出了边地将士生活的艰辛,也表达了他们渴望建功立业的壮烈情怀和思乡怀亲的矛盾心情。而更值得重视的是,范仲淹以守边的切身经历,首创边塞词,将西北边陲的羌管笳鼓声,带入宋初充斥男欢女爱、吟风弄月的词坛,有如雄健劲疾之长风,一扫花间派的柔靡无骨,使词进一步向社会化靠拢。此词即为发端者之一,虬枝独秀于艳词之外,以开阔的气象,雄浑的语境,开苏辛豪放词之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