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秋海棠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作者:周明    
字号:

秋风中,秋海棠开花了。

秋海棠开花的日子,朋友给我送来两盆秋海棠,我便放在阳台上。喜欢秋海棠的色,粉红色或深红的花瓣,叶片肥硕而且正反两色,正面呈深绿色,叶片的反面,则呈现淡色并胭胭红色。一花三色,姣媚可人。

还喜欢秋海棠的低调与易植,平民植物,贫士所爱。李渔在《闲情偶记》之“海棠”条中写到:“春海棠颜色极佳,凡有园亭者不可不备,然贫士之家不能必有,当以秋海棠补之。此花便于贫士者有二:移根即是,不须钱买,一也;为地不多,墙间壁上,皆可植之。性复喜阴,秋海棠所取之地,皆群花所弃之地也。”其中写到之春海棠为木本植物,名贵而难养。

秋海棠繁衍快,不过数年,便蔓延一片。培植也省心,浇水整枝而已,避开阳光,自然花繁叶茂,经霜后,花谢,便剪去败枝枯叶,留下老根,培土掩之,越冬,来年春天便新芽茁壮,气象更新。而且秋海棠还是一种爱清洁的植物,用不着着意上肥。清《广群芳谱》载:秋海棠“性好阴恶日,一见日则瘁,喜净而恶粪。”言简意骇,却是写尽了秋海棠一世的性情。

秋海棠还有一个更为动人的名字,即“断肠花”,又名“相思草”,均典出有据。清《花镜》“秋海棠”条载:“俗传昔有女子,怀人不至,涕泪洒地,遂生此花,故色娇如女面,名为断肠花。”《本草纲目拾遗》载:“相传昔人有以思而喷血阶下,遂生此草,故亦名‘相思草’。”

秋天里的花叶,俏不争春,独立秋风,类相思状,媚人,自然胜似春花。李渔的《闲情偶记》写道:“秋海棠一种,较春花更媚。春花肖美人,秋花更肖美人;春花肖美人之已嫁者,秋花肖美人之待年者;春花肖美人之绰约可爱者,秋花肖美人之纤弱可怜者。处子之可怜,少妇之可爱,二者不可得兼,必将娶怜而割爱矣。”《花镜》中称秋海棠“为秋色中第一”。

鉴湖侠女秋瑾一首“秋海棠”诗,写出了秋海棠俏不争春的无限风情:“栽植恩深雨露同,一丛浅淡一丛浓。平生不借春光力,几度开来斗晚风。”读来不乏象征意味。

清朝诗人米受新写了《白秋海棠》一诗,也写出了秋海棠的秋色无限:“清秋湛露浥琼芳,素影风摇玉砌旁。夜静看花人独立,水晶帘外月如霜。”

张潮《幽梦影》也说到了秋海棠的媚人之处,在同类中独立一帜:“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与竹令人韵,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文人骚客便将秋海棠直接比为美人。南宋诗人李克庄是将秋海棠比作了古代美女西施,《海棠三首》中的第二首是这样写的:“几树繁红映碧湾,苎萝山下见芳颜。分明消得黄金屋,却堕荒蹊野径间。”苎萝山在西施故里,位于诸暨城南,浣纱江在山下安静地流过,当年西施便常沿着苎萝山小径,来到浣纱江边浣纱。西施浣纱的样子一定特别媚人,尤其秋风中的西施浣纱,便媚倒了我们的陶朱公范蠡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