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天下第一泉”辨踪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作者:李健    
字号:

按理说既为“天下第一”,应该是普天之下独一无二。然而在我国被称为“天下第一泉”的就有四处,一处为庐山的谷帘泉,一处为镇江的中泠泉,一处为北京西郊的玉泉,一处为济南的趵突泉。若想知道其中缘由,且听我慢慢道来。

茶圣陆羽曾在湖州的栖贤寺修行多年,撰写了世界第一部研究茶叶的专著《茶经》,他不仅对茶叶有专攻,对泡茶用的水也颇有研究。遵照佛祖定下的戒律,僧人陆羽每年六月都要行脚乞食,云游四方,传经布道,屐痕处处,遍及大江南北的名山大川。陆羽每到一处,都要访求当地的最有名的泉水煮茶品味, 并根据泉水的优劣排出名次。经他的确认:庐山的主峰——大汉阳峰南面康王谷中的谷帘泉为“天下第一泉”,江苏无锡的惠山泉为“天下第二泉”,湖北蕲水的兰溪泉排列第三。

庐山康王谷的谷帘泉经茶圣推荐后声誉倍增,驰名海内,文人墨客接踵而至,纷纷品水题诗褒赞。宋代学者王禹偁品尝了谷帘泉水后,撰文赞美此泉: “其味不败,取茶煮之,浮云散雪之状,与井泉绝殊。”王安石、朱熹、秦少游等名人学者在游览庐山时,都饶有兴趣地专门寻访谷帘泉,煮泉品茗后留下不少绚丽的诗章。如宋朝诗人白玉蟾吟诵谷帘泉景区的诗云: “紫岩素瀑展长霓,草木幽深雾雨凄。竹里一蝉出竹外,溪东双鹭过溪西。步入青红紫翠间,仙翁朝斗有遗坛。竹梢露重书犹湿,松里云深复亦寒。”

中泠泉也叫中濡泉、南泠泉, 位于江苏镇江金山寺边上。唐朝时金山还是长江江心的一座孤岛, 江水受到石簰山和鹘山的阻挡,水势曲折,分为三股湍流,分别为上泠、中泠、下泠。而泉水就在中间的急流之中奔涌而出,故名“中泠泉”。因位置在金山的西南面,又称“南泠泉”。长江水深流急,汲取泉水十分困难,据说需在正午之时将带盖的铜瓶子用绳子准确无误地投放到江水中泉眼里,迅速拉开盖子,才有可能取到真正的中泠泉水。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曾到过此地,留下了“铜瓶愁汲中濡水,不见茶山九十翁”的诗句。清咸丰年间,由于长江泥沙堆积,金山寺与南岸陆地相连,泉源也随之登陆。中泠泉上岸后曾一度隐匿,同治八年 (1869)被候补道薛书常发现,遂命石工在泉眼四周叠石为池,并请时任常镇通海道观察使的同乡——湖州籍的大书法家沈秉成撰文题字,介绍中泠泉的历史由来。同治十年(1871) 立碑建亭,不知何时覆圮。光绪年间,镇江知府王仁堪又在泉水池周围建造起石栏,池旁筑亭建屋,并拓宽池塘40余亩,沿塘种植荷花茭白,又修筑土堤植柳万株,既能抵挡湍急江流的冲击,又使垂柳风荷相映成趣。现镌刻在方池南面石栏上的“天下第一泉”五个大字即为王仁堪所书,他还在池南修了一座八角亭,取名“鉴亭”,大概是要世人“以泉为镜, 以史为鉴”的意思。池北有两层小楼,楼上楼下均为茶室,环境幽静,风景秀丽,是游客品茗赏泉的最佳之处。楼下前壁左侧嵌有沈秉成所书“中泠泉”三字石刻,及薛书常所书的“中泠泉辩”原碑。

陆羽品评天下泉水时,中泠泉只不过名列第七。而陆羽之后的后唐名士刘伯刍把宜茶的水分为七等,扬子江的中泠泉因其取之不易和煮茶味佳而名列第一。前几年笔者曾有缘到此一游,取中泠泉水冲泡自带的安吉白茶,银毫上下沉浮,最后都尖端朝上呈簇立状,犹如一朵盛开的绿牡丹,人见人爱,轻呷慢饮,清香甘冽,回味无穷。为了验证传说中的“盈杯不溢”, 我们将泉水慢慢倒入透明的玻璃杯中,水虽高出杯口二三分也不溢,水面放几枚硬币不见沉底。看来“天下第一泉”名不虚传。据说昔日大江南北的大小茶馆最常见的对联“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前者指的就是中泠泉。

玉泉位于北京西郊的玉泉山上,自山间石隙中喷涌而出,淙淙之声悦耳,下泄泉水,艳阳光照,犹如垂虹。明时已列为“燕京八景”之一,明清两代,均为宫廷御用水源。据传,当年乾隆皇帝为验证各地名泉的水质,命太监特制一个银质的量斗,用来秤量全国各处送京的名泉水样。其结果是:北京玉泉水每银斗重一两,济南珍珠泉水重一两二钱,镇江中泠泉水重一两三钱,无锡惠山泉、杭州虎跑泉水均为一两四钱。根据乾隆自定的标淮:泉水以质轻为上。玉泉水含矿物质最少水质最轻,故被乾隆命名为“天下第一泉”,并立下御书石碑《玉泉山天下第一泉记》:“则凡出于山下而有冽者,诚无过京师之玉泉,故定为天下第一泉。”

而就在这位风流天子钦定北京西郊玉泉为“天下第一泉”之后不久,便南巡来到山东济南。当他看到济南趵突泉水池中三泉喷涌,势如鼎沸,状似堆雪的壮观,情不自禁连声叫好,并即兴挥毫写下了《游趵突泉记》,文中大言不惭说泉水清冽甘美,和玉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大笔一挥又把“天下第一泉”的美名赏赐给了趵突泉。

这就是“天下第一泉”四处并列的来龙去脉,众说纷纭未有定论。依笔者所见:各地名泉之所以能被世人列代所公认,必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异之处。因地理环境的差异,生成条件的不同,所有的名泉都各有千秋,各有所长;既然各有所长,也必各有所短;人们也是各有所爱,各取所需,难以相提并论。既然目前还没有“国标”能为泉水排名评级,大可不必将什么“天下第一泉”的虚名浮云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