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大舸中流险自知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汀洲春草遍,风雨独归时。大舸中流下,青山两岸移。鸦啼木郎庙,人祭水神祠。波浪争掀舞,艰难久自知。”揭傒斯的这首五律《归舟》,乃延祐七年(1320)春,时为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的他,谒告在家,于庐陵(今江西吉安)访友毕,乘船顺赣江而下,返回家乡丰城时所写。全诗叙写了归途中舟行所见及由此生发的感慨。首联点明风雨归舟,中间两联写舟中所见之自然景色,尾联抒发对世途艰难的感喟。

时值春天,诗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地复苏,春草遍野,江中汀渚已是一片浓绿。他独自一人,在春风春雨中赶路。他所乘坐的大船,在中流顺风顺水而下,两岸青山飞快掠过船舷。但见岸上祭祀树神的木郎庙上空,成群的乌鸦盘旋聒噪,忙着抢争祭品;水神祠中,香烟袅袅,祭祀的人们,熙攘来往。此诗前六句一泻而下,句句是景,且浑和充沛,流韵天然,气势开阔,快如顺水行舟。第七句“波浪争掀舞”,转折来得突兀,恰似一阵巨浪拍打船舷,不禁使人趔趄踉跄,幸好所乘之舟乃“大舸”,尚不至有倾覆之虞。尽管如此,人生一如眼前波翻浪卷、汹涌起伏的水道一样,浸淫久了,自能体会出其间的险恶来,全诗以“艰难久自知”作结,原本轻快的笔调顿时被收束住,有如船夫的力挽狂澜。

一般而言,元诗由于太过讲究对偶炼句,不无有句无篇、通体不称之弊端,但这首诗不杂时病,全篇浑成,整饬端严,是元律中名作。胡应麟《诗薮》对诗中颔颈两联尤为赞赏。的确,这两联写得明快畅达,洋溢着回家的喜悦,在动态中蕴含自然静穆之美。尤其是颌联,给人以一种“人在画中行”之感,虽比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速度与气势上略有不及,但亦足以撼动人心,令人神往。全诗除尾联外,通篇写景,但能注重景为情用,诗人之所以不吝笔墨,重彩写景,正是为了末句“艰难久自知”写情。

揭傒斯乃有元首屈一指之大才子,工诗文、擅书法,生前身后,均享有盛名。有个流传甚广的传说,说早年揭傒斯尚未显达的时候,曾在湖南、湖北一带游学。一天傍晚,他乘坐的航船停泊在湘江边。夜深无眠的揭傒斯揽衣露坐,仰视明月如昼。忽见中流一舟,渐行渐近。舟中一位素妆女子,容颜极为清丽,隔船向凝望的揭傒斯优雅行礼。揭傒斯因问:“汝何人?”女子回答她乃商人之妇,丈夫外出久久不归,听说先生远来,特来迎接。揭傒斯遂与谈论,皆世外之事,闻所未闻,迷离恍惚。女子还说,她与揭傒斯前世有缘,故今夜特来赴约。这与人间女子私奔不同,希望揭傒斯不要见弃。揭傒斯“深异之”。

及至东方破晓,女子恋恋不舍地起身告辞。临别时,女子诚恳叮嘱:“先生乃大富大贵之人,前途无量,还请善自珍重!”并吟诗一首,留以纪念:“盘塘江上是奴家,郎若闲时来吃茶。黄土筑墙茅盖屋,庭前一树紫荆花。”因风急浪高,航船被阻。揭傒斯闲来无事,上岸沽酒,“问其地,即盘塘镇”。前行数步,见有一座水仙祠,黄土筑墙,茅草盖顶,庭院中一树紫荆花开正好、芳香四溢。揭傒斯走进神殿,抬头瞻仰殿中所供神像,见与昨晚舟中女子全然一般模样……

这个故事的作者陶宗仪解释说,他是听揭傒斯的侄孙揭立礼说的,因觉得有趣,就给记载在《辍耕录·奇遇》中。后揭傒斯“官至翰林侍讲学士,可知神女之言不诬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