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宋词是宋代的流行音乐吗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作者:吴钩    
字号:

宋代以词著称,不过今日我们读到的宋词,只剩下文字格式了,而在宋朝,词是跟音乐一体的,每一首词的词牌都代表一种曲谱,每一首词都可以歌唱。可以说,词是因音乐而生的。不少词人都是音乐家,如北宋的寇准,“因早春宴客,自撰乐府词,俾工歌之”(文莹《湘山野录》);南宋的辛弃疾,“稼轩以词名,每宴必命侍妓歌其所作”(岳珂《桯史》)。

宋词的流行,正体现了宋人对音乐的热爱。士大夫爱作词,市井小民也爱唱歌、听曲。北宋初,“里巷之中,鼓吹无节,歌舞相乐”(《李觏集》卷一六,《富国策第四》);北宋末,也是“市井竞唱韵令”(张世南《游宦纪闻》)。南宋更不用说了,“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林升《题临安邸》)。叶梦得的《避暑录话》说“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想来并不是虚言。

宋人对音乐的热情,还可以从一处社会细节看出来:宋朝小贩的叫卖声都像唱歌一样优美动听,宋人称之为“吟叫”“唱卖”。宋人高承《事物纪原》记载:“京师凡卖一物,必有声韵,其吟哦俱不同。故市人采其声调,间以词章,以为戏乐也。今盛行于世,又谓之‘吟叫’也。”在临安,街上小贩“填街塞市,吟叫百端,如汴京气象,殊可人意”;“自隔宿及五更,沿门唱卖声,满街不绝”(《梦粱录》)。

一个有歌声的社会是美好的。所以宋人黄裳说:“予观柳氏(柳永)乐章,喜其能道嘉祐中太平气象,如观杜甫诗,典雅文华,无所不有。是时予方为儿,犹想见其风俗欢声和气,洋溢道路之间,动植咸若。今人歌柳词,闻其声,听其词,如丁斯时,使人慨然有感。呜呼!太平气象,柳能一写于乐章,所谓词人盛世之黼藻,岂可废耶?”(黄裳《书乐章集后》)

柳永之词大概可归入“靡靡之音”一类。太平盛世,少不了“靡靡之音”,因为歌舞升平、品味“靡靡之音”,恰恰就是平民百姓过上安逸、富足的日子后的精神追求。实际上,也并不是任何社会都会流行“靡靡之音”,宋代之前,音乐的功能主要表现为教化,庄严、正经的宫廷音乐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类似于“主旋律”),到了宋代,随着市民社会的形成,以娱乐为目的的市井音乐才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类似于流行音乐),宫廷音乐则逐渐衰落,让位于市井音乐。这一音乐风格上的蜕变,隐藏着社会生活的历史性转变,我们对此应该有似曾相识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