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菊花是深秋的一盏灯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作者:周明    
字号:

陶渊明在南山脚下采菊是在秋天深处的一个黄昏,地方僻静,远离车马喧嚣,有鸟儿在天空中飞过,他采菊时的心态显得悠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从此以后的一千多年以来,菊花便没有离开过篱笆,篱芭似乎也具有着植物的性质,洋溢着生命。还有悠然的南山,成就了一幅经典的菊花开放的场景。

已是夕阳西照,这样一幅采菊的场景在深秋的黄昏中是明亮的,像是一盏灯照着田园,恬淡、幽静。

陶渊明把菊写尽了,菊花的明亮诗性,隐含在秋天深处,诗人因此也成为人间花神。

因为大观园中的菊花开得有些繁华,曹雪芹便把菊花移植到了雪浪笺上。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后半部,将菊花入诗,为避俗套,竟虚实相间,拟出了十二个题目,有“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影”“菊梦”“残菊”等,像是十二朵菊花,静静的开放着。按薛宝钗的说法:“如此又是咏菊,又是赋事,前人也没作过,也不能落套。赋景咏物两关着,又新鲜,又大方。”菊花诗是在第三十八回的后半回中才呈现给读者的,以虚致实,曹雪芹也是作了充分的铺垫。黛玉的“咏菊”一首誉录在一张雪浪笺上,像是菊花一样开放着,拔得了诗社菊花诗会的头筹,诗是这样写的:“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曹雪芹明白,菊花入诗依然只能是沿袭着陶令套路。可谓是“千古高风说到今”。不过,《红楼梦》中的菊花诗,还是给深秋中的大观园带来了纷繁的生气。

深秋时节,冬日将至,田野已显浅霜一片,萧瑟落寞的样子,百花中的九十九种已随风而逝,菊花却是临风而立,菊花是百花中九十九种以外的一种,是第一百种,百花中最后一种,开放在秋天的深处。元稹有诗:“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秋天深处的菊花,像是一盏灯,照亮着萧瑟落寞的田园。

黄巢的一首菊花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黄的菊花散发出阵阵浓郁香气,直冲云天,荡漾着整座长安城。黄巢把深秋的菊花写得有点惊心动魄,与陶令别样的感觉。

离陶渊明写菊花诗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菊花早已成了深秋的一盏灯,这千余年来一直隐含在秋天深处的一个意象,是诗人的一手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