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风雅剡溪的千年诗韵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作者:本报记者 张丹丹    
字号:

“东南山水越为最,越地风光剡领先。”剡中(今嵊州市、新昌县)溪水佳丽,名山怀抱。早在晋唐间就成为名流高士隐居遨游的好去处,谢灵运寄情山水,当年即有“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之吟。

1200多年前,400多位唐代诗人从杭州、绍兴出发,由镜湖向南经曹娥江,沿江而行进入到剡溪,溯江而上,经新昌沃江、天姥,最后至天台山,一路踏歌,留下了1500多首唐诗。这是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又一条文化古道。


今年年初,袁家军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积极打造浙东唐诗之路和钱塘江唐诗之路”。近期,他又在《深入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加快建设“诗画浙江”大花园》一文中提出:以水为纽带,打造浙东唐诗之路、钱塘江唐诗之路、瓯江山水诗之路、大运河(浙江段)文化带四条诗路。文章中说:“这四条诗路是历史留给浙江的宝贵财富,我们要让诗路不仅兴盛在纸笔间,更兴旺在实景中。”

剡溪作为贯穿浙东唐诗之路的“黄金水道”,成为文人墨客寻幽访古、山水朝圣之地,留下了540多首咏剡诗篇。有人说,剡溪里流淌的是水花,荡漾的是诗情,饱含的是书魂,孕育的是越韵,澎湃的是精神。

为全面挖掘、整合、开发剡溪的深厚文化底蕴,推进浙东唐诗之路景观带建设,日前,浙东唐诗之路剡溪智库在嵊州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会长楼劲,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蒙曼,南开大学中文系教授卢盛江,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主任陆建松等12名相关学者担任智库第一批专家。在浙东唐诗之路剡溪智库第一次年会暨浙东唐诗之路建设联席会议上,萧山、越城、柯桥、上虞、嵊州、新昌、天台、仙居、临海等浙东唐诗之路沿线县(市)签署了“浙东唐诗之路”建设联合行动框架协议,嵊州市作为智库发起方和永久会址发出了“浙东唐诗之路”建设志愿者倡议。


追溯诗路缘起

纵观历史,直到唐代,浙东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才真正奠定了比较坚实的基础,地区发展从沿海平原不断向山区盆谷地带扩展,山区交通开始变得便利,本地交通网络开始形成,越州、台州等节点城市开始繁荣。

作为六朝都城建康的腹地,会稽郡成为经历过永嘉之乱的北方士族的避难胜地,当时迁入的显要有王羲之、谢安、孙绰等家族,这些世家大族对会稽郡文化和社会风气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世说新语·任诞》篇有:“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王子猷自山阴夜乘小船由浙东运河至曹娥江南溯入剡,接下来既可沿剡溪向西南探幽觅胜,亦可循新昌江向东南至于天姥山,这是浙东唐诗之路十分重要的一段。

“但是,直到唐代,浙东地区仍处于全国交通干线之外,这说明当时的浙东,从经济社会到政治文化仍属边缘,尤其不是四方商客、墨客的必经之地。”楼劲指出。

那么,为什么1200多年前,400多位唐代诗人会如朝圣般接踵往来于浙东,从而形成浙东唐诗之路?

楼劲认为,浙东山川本就秀美,六朝时期更因宗教、文学等诸多因素而人文荟萃,并多形诸笔端。在南北朝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隋及唐初诸多文人,在士人风度、审美和生活方式上处处崇尚六朝。正是在这样的前提和六朝以来汇聚于浙东的诸多人文意象下,士人游历浙东随以创作蔚为成风。


让浙东唐诗之路活起来

“文化遗产是当代中国发展的重要资源和突出优势,长期以来,中国文化遗产工作普遍存在重保护轻利用、重学术研究轻成果转化和文化传播现象。”陆建松表示,“活化”文化遗产是新时代文化工作的重要历史使命。

从稽山鉴水至新嵊腹地,处处留下了唐代诗人们的题咏唱和、棹声帆影,不仅描绘出一幅锦绣华美的越州山水风貌长卷,更成为气势磅礴的唐诗巨作中浓墨重彩的惊鸿一笔。这是一份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蕴含着丰富的中国智慧、精神与情怀。如何让这些文化遗产活起来?

陆建松认为,关键在于构建完整的故事传播体系,讲好浙东唐诗之路文化的故事。“首先要挖掘浙东唐诗之路文化遗产背后的历史,做到见物见人见精神,这是基础。”

剡中文化积淀深厚,有与中原相媲美的小黄山文化;传说中舜耕于此,禹治水至此;曾经是自强不息的越国疆域;秦始皇东巡会稽,挖剡坑以泄王气,建县称剡;汉初谋士张良神游于此,有亚父石迹。西晋晋室南迁建康(南京),北方世家豪族大量奔至会稽、剡中地区定居繁衍;东晋南北朝时期,丞相谢安及王羲之、孙绰、支遁、戴逵、许玄度等名流会聚于剡溪之畔……

网红综艺节目《国家宝藏》《如果国宝会说话》拉近了文物与大众,特别是年轻人的距离。在陆建松看来,当前,讲好文化遗产的故事也要内容为王,注重策划,不断创新传播平台和方式,推动文化遗产故事传播的知识化、通俗化、趣味化、体验化、文娱化、网络化、网感化、视频化。如此,方能吸引和抓住观众的眼球,讲好文化遗产的故事,传播其背后的中国智慧、中国精神和中国价值。

“无论是从文化传播,还是旅游的角度,让浙东唐诗之路活起来,大有可为。”


打造世界级的黄金游线

世界上自然景观数不胜数,但未必都是优质的旅游资源,如果没有人去发现,去进行文化活动,也只是无人问津的自然环境而已。只有经过人类有意识的活动,经过人文化的自然资源,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旅游资源。

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旅游文献研究所所长徐日辉说,文化与旅游,核心是文化,没有文化的旅游只是一具美丽而没有灵魂的空壳。剡溪首先是自然景观,如果没有几千年人类的活动,没有文人雅士的彰显,其只能是一条静静地流淌在大自然当中的河流。

在众多歌咏剡溪的唐朝诗人当中,诗仙李白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他曾数次用如椽之笔赞美剡溪,如《秋下荆门》中“此行不为鲈鱼脍,自爱名山入剡中”;《东鲁门泛舟二首》之“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喾风流到剡溪”;《梦游天姥吟留别》之“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淮海对雪赠傅霭》之“兴从剡溪起,思绕梁园发”等等,表达了诗人对剡溪自然风光和人文精神的赞美。

“盛唐气象的缩影,花团锦簇的时代强音,流淌着的音乐,浙东文脉的延续,抹不去的历史情怀。”这是徐日辉心目中的浙东唐诗之路。 “剡溪,自古就是一条浙东的黄金旅游线。在大力倡导文化自信的今天,剡溪游又被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

徐日辉说,浙东唐诗之路首先是高品质的文化之路,他建议以浙东唐诗之路文化为纽带,抓住研学旅游市场,让更多的大中小学生了解诗路文化,打响剡溪游的文化旅游品牌。同时,开展以风雅剡溪品味唐诗为主题的休闲度假新业态,保留和恢复唐朝遗留下来的历史风貌,以诗情画意为背景,在全域旅游的框架下,形成剡溪旅游产业集聚区,将浙东唐诗之路打造成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人文旅游和风光旅游相结合的世界级的黄金旅游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