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南宋定都 ,为杭州打上多少烙印
时间:2018年09月04日   作者:本报记者 汤媛媛    
字号:

cb30bbd2f78f4a63900904a435d0b2f8.png

公元1138年,南宋正式定行都临安(今杭州),杭州从州府一跃上升为行都,进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繁华的城市,这对杭州城市发展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历史是前人的“百科全书”,也是今人的“智慧宝典”。透过历史的烟云,南宋盛衰浮沉的历史值得研究,并为当代所借鉴。近年来,杭州市政协始终坚持把协商民主贯穿于履职全过程,并注重发挥政协文史特色,开展南宋都城临安城研究,组织专家撰写了普及读物《杭州文史小丛书——南宋杭州历史文化专辑》等,为助推历史文化名城建设作出了特有的重要贡献。

在南宋正式定行都临安880年之际,本报整合了部分关于南宋研究的成果,来聊聊南宋临安那些事儿……


      南宋政权为何放弃建康,选择在临安定都?

  为什么选择临安?这是很多人好奇的问题。

  其实,南宋定行都临安有一个曲折的过程。南宋建立于1127年,但正式定都临安迟至1138年,10年间关于定都何处的争议在朝廷内一直存在。

早在建炎元年(1127年),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刚刚建立南宋,朝廷就有激烈的定都之争。当时主要的意见有三种:一是恢复中原,报家国之仇,因此应该定都北宋故都开封;二是巡行东南,建都建康(今江苏南京);三是驻跸襄阳(今属湖北)、邓州(今属河南南阳)之间,暂时回避与金军对抗,日后再图反攻。最终定下了前往东南躲避的方案。当年十月,高宗便坐船南渡,最后到达扬州,以为能保万全,做了一年多的扬州好梦。

然而建炎三年(1129年)初,金兵大举南侵,南宋朝廷毫无防备。高宗乘小船南渡长江,逃到了镇江(今江苏镇江),又怕镇江还不安全,认为“钱塘有重江之阻”,于是迫不及待地逃到了杭州——这是南宋朝廷第一次驻跸杭州。

三月,杭州发生了“苗刘之变”,禁卫军将领苗傅、刘正彦发动兵变,逼迫赵构退位,传位于三岁的幼子。平定叛乱后,四月高宗赵构复位。七月,升杭州为临安府。此后,高宗朝廷又一次开始讨论定都计划,争论的焦点集中到了建康或吴越。

御史中丞张守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分析:“若为中原计,而幸敌不至,则用防淮之策;若为宗社计,而出于万全,则用过江之策。”一语道破了驻跸地之争的关键所在:留守南京还是前往杭州,就看是以中原领土为重,还是以赵宋王朝宗庙为重。

最终,几经波折,尽管有许多官员认为“钱塘非驻跸地”,但高宗对定都临安情有独钟,最终于1138年正式定行都临安。

谈起这段曲折的历史过程,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南宋史研究著名学者何忠礼认为,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1

具有地理上的优势。杭州地处浙西水网地带,纵横交叉的江河湖泊,不利于骑兵驰骋,与建康相比,有所谓“重江之险”,从而增强了高宗的安全感。

2

经济上远胜绍兴,也胜于建康。杭州处于杭嘉湖平原与宁绍平原两大鱼米之乡的连接处,四通八达的水网系统加上傍靠天目山余脉,可以获得周边源源不断的粮食、丝绸、家禽、水产、果蔬、竹木、山货等供应,浙东运河又将它与明州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获取海外奢侈品也十分方便,丰富的物资供应,基本上可以满足南宋朝廷的各种需要。而建康府及其附近地区受到兵火的破坏更为严重,那里生齿骤减,可谓满目疮痍,财政状况非常恶劣。

3

具有悠久的历史底蕴和美丽的西湖景色。杭州自中唐至北宋的数百年间,由于战乱不多,无论是经济、文化都得到迅速发展。五代十国时期,杭州是吴越的国都,经过钱缪及其继承者的苦心经营,城市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水利得到兴修,西湖变得更加美丽。到北宋时,一跃而成为经济富庶、文化繁荣、交通发达、风景秀丽,具有“参差十万人家”的“东南第一州”。

4

社会安定。杭州在两宋之交尽管先后受到方腊军队、陈通叛军和宗弼所率金兵的蹂躏,但相对于建康、镇江、平江府等地区,所遭破坏的时间比较短暂,损失不算太大,特别是并未受到游寇的摧残,故社会秩序尚称稳定。

5

交通便捷。杭州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也是浙东运河的起点。大运河像一条大动脉,与众多河流连接在一起,流向太湖流域和两浙腹地。它北面与嘉兴府、平江府、常州、镇江府、建康府相连,穿越长江,直入准东。浙东运河的终点明州,距杭州只有100多公里,它是通向日本、高丽和东南亚的重要港口。杭州坐落在钱塘江边,通过这条大江,不仅可以直通浙西地区,其上游新安江还与江南东路的西部相连接。便捷的水上交通,十分有利于人员的来住和漕运。


从州府上升为行都,给杭州带来了哪些影响?

翻回历史,看看南宋朝廷以临安为行都,给杭州这座城市带来了怎样深刻而巨大的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城市建设,南宋统治者对临安城的建设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并倾全国之人力、物力、财力加以精心营造。经过南宋诸帝持续的扩建和改建,南宋皇城布满了金碧辉煌、巍峨壮丽的宫殿。同时,南宋对临安府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和扩建,南宋御街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考究,每一条砖石、木材都非常考究。”杭州博物馆馆长杜正贤认为,南宋对临安府一百多年的静心营建,对整个城市格局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宋史研究专家林正秋教授说,唐时,杭州的城市布局是坊、巷和市分开的,至南宋时拆掉围墙、坊市结合。后来杭城商铺和民居混杂就是从南宋那时候开始的。

对杭州而言,南宋还勾勒了“三面云山一面城”的“西湖印象”。南宋当时画家称西湖景色最奇者有十,这就是著名的“西湖十景”的由来。

同时,南宋定都临安,带来了数百万北方移民迁入定居。陆游称“中朝人物,悉会于行在”。所谓的中朝人物,主要是指来自开封北宋朝廷的官员士大夫和将官兵丁。这些人在杭州繁衍生息,很快人口就超过了杭州本地的吴越人。

根据复旦大学吴松弟对自然人口增长率和历史档案的梳理,认为南宋乾道五年(1169年)的北方移民占杭州居民的72.7%。也就是说,杭州当时是一座超级移民城市。

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徐吉军认为,北方人口的优势,使南下的中原文化全面渗透到本土的吴越文化之中,形成了临安独特的社会生活习俗,并影响至今。主要表现为:

  南北交融的语言。经过南宋100多年,北方话逐渐融合到吴越方言之中,形成了南北交融的“南宋官话”。有学者指出:“越中方言受了北方话的影响,明显地反映在今日带有官话色彩的杭州话里。”

  南北荟萃的饮食。自南宋起,杭人饮食结构发生了变化,从以稻米为主,发展到米、面皆食。“南料北烹”美食佳肴,结合西湖文采,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杭帮菜系”,而成为中国古代菜肴的一个新的高峰。丰富美味的饮食,使杭州人形成了追求美食美味的饮食之风。

  精致精美的物产。南宋时期,在临安无论是建筑寺观,还是园林别墅、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无不体现了江南的精细精致,更有陶瓷、丝绸、扇子、剪刀、雨伞等工艺产品,做工讲究、小巧精致。

  休闲安逸的生活。城市的繁华与西湖的秀美,使大多临安人在辛劳之后讲究吃喝玩乐、神聊闲谈、琴棋书画、花鸟鱼虫,体现了临安人求精致、讲安逸、会休闲的生活特点,也反映了临安市民注重生活与劳作结合的城市生活特色,反映了临安文化的生活化与世俗化,并融入今日杭州人的生活观念中。

“直到今天,杭州人所独有的文化特质、社会习俗、生活理念,都深深地烙上了南宋社会的历史印迹。”徐吉军说。


延续至今的南宋遗风,哪些有益元素需要继承?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提起南宋,很多人会想起这首南宋诗人林升写在临安城一家旅店墙壁上的诗。

然而,南宋是多面的,除了作为偏安政权“靖康耻,犹未雪”的屈辱,南宋也是一个占有北宋五分之三国土,拥有五六千万人口、与海外国家有着广泛贸易往来的大国;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南宋处于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重要地位,文化积淀深厚,对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产生了重要影响。

南宋理宗时期,程朱理学被正式确定为正统思想和官方哲学,并一直垄断了元、明、清的官方思想和学术领域达700多年,也影响了日本、朝鲜以及东南亚国家。

公元1138年定都以后,南宋朝廷疏浚运河,治理西湖,营建城池,临安城民烟生聚,人口百万,屋宇连栋,商铺林立,百工兴旺,有“京师四百四十行”之说。临安城南北畅通、海陆交汇、外贸发达,与波斯、大食等50多个国家通商往来,武林门外、钱塘江上帆樯林立、船舶云集,花果时新、异域奇珍,万物辐辏。

这是一座在多元交融中不断繁华的城市。临安是全国商业最为繁华的城市。城内城外集市与商行遍布,天街两侧商铺林立,早市夜市通宵达旦;城北运河樯橹相接、昼夜不歇;城南钱江两岸各地商贾海舶云集、桅杆林立。

这是一座文化璀璨的城市。京城内先后集聚了李清照、朱熹、尤袤、陆游、杨万里、范成大、辛弃疾、陈起等一批南宋著名的文化人。当时,临安雕版印刷为全国之冠,光是中山中路上书铺就有20多家,杭刻书籍为我国宋版书之精华。城内设有全国最高的学府太学,规模最为宏阔,与武学、宗学合称“三学”,临安的教育事业空前繁荣。

这是一座讲求生活质量的城市。城内文化娱乐业发达,瓦子数量、百戏名目、艺人人数、娱乐项目和场所设施等,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涌金门外最大的酒楼有近10000平方米,而音乐表演、名人书画、盆景等风雅之物也成为酒楼招揽生意的招牌。

这是一座民本和谐的城市。“一个小偷进入皇宫偷了些金银器,就已经算是国家大案了。”在考证典籍时,徐吉军发现,南宋时的发案率很低,宋代大规模农民起义也少于前代。南宋时人们社会地位相对平等,社会福利已经初具雏形,逢年过节时,南宋临安城都会有施粥、赈谷、赈粮的风俗。

如今,马可波罗口中当年的“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天城”,已发展成为一个现代的杭州。

“历史有延续,文化有传承,今日之杭州之所以成为中国八大古都之一,正是得益于南宋定都和南宋历史文化的积淀。”在8月中旬由杭州市政协主办的2018杭州政协文史论坛暨中国南宋史及南宋都城临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专家们认为,南宋的年代已经远去,但历经将近900年的曲折演进,从南宋商贸繁荣、文化的开放,到“崇文优士”的国策,从有形的街巷到无形的市井风俗,延续至今的南宋遗风还有很多很多,它随着城市的变迁,渗入到城市生活的深处。南宋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孕育了杭州精致和谐的人文精神。加强南宋皇城遗址保护利用,推进南宋历史文化研究成果的交流与传播,对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世界名城具有重要意义。

(感谢杭州市政协文史委提供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