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一首诗救了王维的命
时间:2018年08月04日   作者:苏桂铭    
字号:

唐朝的著名诗人或多或少受到过这样那样的磨难,程度不同而已。换句话说,从来纨绔无伟男,歌词都有唱曰“不经风雨,怎见彩虹”,所以苦难也算是诗人的另类财富了。

原本高中状元的唐朝著名诗人王维一开始是有好日子过的,立马被授与了中央级官职,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可惜快乐的日子都是短暂的,这也反衬了人生的无奈。当时王维的官板凳还没坐热,就因为官署中伶人舞黄狮子犯禁受牵连,贬为济州司法参军,被赶出了长安。之后浮浮沉沉,干脆辞官回京都赋闲并开始学佛法,这就意味着他的黄金时代青年时期就这样无奈地“荒废”了。

再后来,他在长安遇见了田园诗的另一干将孟浩然,弄出了一些“大男人钻床底”之类的笑话,两个失意男人最后也只能隐居做宅男,王维还成了一个准佛教徒。反正这两个田园诗的代表人物人生态度淡远,诗歌也特别淡远有韵味,能给人以无限想像空间和艺术享受,令人陶醉。

做久了宅男的王维,后来虽然有了一点官途中兴的迹象,又潇洒地做起了朝官,然而塞翁得马焉知非祸,“安史之乱”一起,叛军攻陷长安洛阳,天下大乱,连皇帝也成了范跑跑。

据说王维也曾随从护驾,进行长征式大转移,不料运气不好行程中掉队了,于是落入了安禄山的魔爪。此时的王维还能坚贞不屈忠心耿耿,无限忠于李隆基,甚至为了不想给叛军工作而乱服药找病,又假装不能说话,他认为这样成为一个“废人”就不会被强迫任伪职了,可惜他还是打错了算盘,是祸躲不过。因为他的名头太大、光圈太炫,附庸风雅的安禄山为了显示自己爱才的一面,特意把王维带到洛阳,不管他愿意不愿意,立马硬塞给他一个给事中的官职,这差点让王维因为伪职而丢了性命。

要不是叛军在凝碧池设宴耍乐风波,王维后来的命运很悬。那时的盛宴很热闹,安禄山召来皇家梨园乐工进行军民联欢慰问演出,用歌舞升平来表达在安统领治下,人民过上欣欣向荣的幸福生活。即使是坏人也知道宣传的伟大力量。

然而煞风景的是,面对如此欢快场面,作为高官的王维居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愁云满面,好像安禄山欠了他千年烂账不还似的。不仅如此,王维还煞有介事地唱反调写反诗:“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这事在安禄山的圈子里像炸了锅一样轰动,这不是反了吗?王维当时一定是神经短路晕了头,或者说他已经把生命置之度外,什么都看破看淡了,如他那田园诗般淡,反正就是要借诗表达一种强烈不满,也变相宣布了对安禄山的不忠。但不知安禄山为什么对唱反调有二心的他不施以极刑,可能是还需要王维这样的国宝撑场面吧。这反诗在唐朝皇帝驻留的地方广为传诵,也大大激励了大家平叛抗战的决心。

最终,这首诗还成了王维的幸运诗,称为“免死金牌”都不为过。安禄山造反失败后,跟着安禄山出任伪职的人都被朝廷定了罪,王维却因这首在凝碧池前思慕唐朝天子的小诗,让其幸运地捡回了一条老命。也算是无价之宝了,唐诗又多了一个救命的功能,简直堪比最牛的4G手机还多功能。

经此大磨难,王维的运气又一次达到波峰,做到人生中最大的官——尚书右丞。王维的诗被列入妙品上上等,和他作画的构思是一样的,《唐才子传》表扬王维曰:至山水平远,云势石色,皆天机所到,非学而能。果然也是像李白一样的天上下凡神仙,天才啊!吾辈是学不来的,只有流口水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