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管窥(二五〇)
时间:2018年08月04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梅兰芳剪辫】1912年6月,梅兰芳剪掉了自己的辫子,但为他管理服装和处理杂物的“跟包”,却死活不愿意。梅兰芳回忆说:“我的跟包大李和聋子,我劝他们剪辫子,怎么说也讲不通。有一天我只好趁他们睡熟了,偷偷地拿了剪子先把聋子的辫子剪掉。等他醒过来,感觉到脑后光光的,非常懊丧,把个大李吓得也有了戒心。他每晚总是脸冲着外睡,好让我没法下手。结果,我趁他酣睡的时候,照样替他剪了。第二天他含着眼泪,手里捧着剪下来的半根辫子,走到上房向我祖母诉苦……过了好久,他谈起来还认为这对他的身体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安娥的爱情观】田汉说:“婚姻是一条绳索套上脖子,好不自由,最好不结婚,用情人制。”田汉的伴侣安娥的爱情观也与此吻合,她认为,在相爱的男女之间,应该“争爱情不争躯壳”“重内容不重形式”。安娥说:“女人为什么非看重结婚这个形式?假如男女的结合是基于爱情的话,同居也好,结婚也好,有什么关系呢?企图用结婚这一形式作为爱情的保障,那是不可能的。”


【兵可子不可】段祺瑞之子段宏业,尝向其父请示,说张学良要同他拜把(结为金兰交),应如何回复他?段祺瑞说:“张作霖的兵可以拜把,他的儿子却不能同你拜把。”


【吴佩孚之慨】据《白坚武日记》:吴佩孚某次乘车京汉道上,与幕僚孙丹林、白坚武酒酣之际,慨然叹曰:“登州有蓬莱阁,明戚继光书‘海不扬波’四字,乃靖倭寇时为之。清季甲午中日之战,日军炮击不字之一画,遂成‘海下扬波’,余誓补此一画,故以诸生从戎,廿年以来徒事内争,未卜何年可偿此愿!”后来当上巡阅使署政务处处长的白坚武,为吴祝寿时特撰一联:“嵩岳观兵民望岁;蓬莱立马海无波。”把吴佩孚的感慨隐寓其中。


【张学良“走软路”】1945年11月,知道自己复出无望的张学良,从被幽禁的贵州深山里,写了一封信给人在南京的宋子文诉苦兼求助:“见报载知兄已返国,弟等在此一切安适。唯前由香港带来之现款早已用罄,目下时常囊空如洗。弟深知雨农状况,不愿常烦向他累索。现在百物腾贵,弟与四妹两人吸一吸香烟每月约千枝,就是蹩脚货‘大小英’香烟,要近万元。每月看看杂志,购买书籍,还有两个佣人的零费,我们四个人穿鞋袜、衣被等。每月总得几千,换一双鞋,总是百元以上,一条被单,总是二千元以上,要是做一套布的棉衣,总要三千。我们四个人只是刷刷牙,每个月就得五百元。现在钱太不算钱了,看起来数码好大,万元当不得战前的几百元用。弟从来没穷过,有时与四妹相顾大笑,觉得手中一文不名,真是好玩得很。现在不能不向兄作将伯之呼,拟用四妹名义向中国银行或兄借款数十万,或将来由弟偿还,或立即由弟函美国家中拨还。两种办法,请择其一。总之,弟每月总得两万零用(听数目吓人,其实不过当年一二百元),请兄替弟想办法。否则几万数目,到手了,下月又怎么办?弟目下快成犹太鬼了,吸香烟要吸到底,舍不得丢烟头,走路要择软的,怕费鞋哟。你们听见会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