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舟山余氏家族与小展岙
时间:2018年08月04日   作者:孙和军    
字号:

位于舟山市定海区白泉镇小展社区蝉南村的余太师庙,现已被列入舟山市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余太师庙始建于明代,重建于清同治年间,新中国成立前夕、“文化大革命”之后,先后在这里办过学校。1994年,由各地乡贤筹资10万余元,于1995年初重建。因庙前有甘溪流过,故又名甘溪宗庙。

余氏甘溪宗庙左前小溪上有一座1922年农历正月十七日重修的“兴隆桥”。过桥便是宗庙,内有“甘溪宗庙”“余府内阁”“国泰民安”“永锡丰盈”“弘扬渊博”“威灵显赫”等匾额,有烫金对联:“甘溪尊神威灵显赫保佑乡闾物阜民安;余氏宗庙始祖创基弘扬子孙渊源长流。”还有诸如“立身惟忠孝,永建乃家;种德在宽仁,盛昌尔后”“民依心默运,常先万姓祝年丰;古训手披勤,每竞寸阴求日益”等楹联。宗庙正殿两厢是两廊间,正殿对面有戏台一座,前厅东、西两边塑曹班菩萨、马夫及白马。宗庙外有辅房三间,过去供婢女居住。

余天锡是舟山历史上的第一个高官,生于1180年农历八月十八,是小展余氏始祖余息庵第五世孙,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进士,累官至参知政事。宋淳祐元年(1241)卒,追封鲁国公,葬于小展樟树湾鹅冢岗下小坑里,距甘溪宗庙约300米。逢天锡公生日,余氏一族遵循传统祭祀先祖,按惯例,庙内还会连唱五天越剧大戏,族人都会赶来庙中看戏。

余天锡的弟弟余天任官至兵部尚书,余天任之子余晦任户部尚书,“一门三尚书”是余氏家族荣耀,从余天锡祖父余涤任昌国县教谕,到余天锡在定海城西七里创虹桥书院,收寒门子弟入学,余氏一族对振兴舟山教育不遗余力。余天锡与余天任兄弟俩出资建造定海城内“大余桥”和“小余桥”,举办义仓,救济贫困同族等。宋嘉熙三年(1239),余天锡还向朝廷申请“显忠崇孝”匾额,赐给昌国九峰山吉祥院,以表旌扬。余氏乐善乡里之事颇多。

余氏后人中有一位被誉为“明廷硕辅”的少傅兼太子太傅余有丁(1526~1584),字丙仲,号同麓。余有丁在明嘉靖四十年(1561)举顺天乡试,次年中进士,授翰林编修。他亲自校订二十一史,并重新刻印。余有丁为官正直,不贪钱财。万历六年,余有丁升吏部左侍郎进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参与政事。后又晋太子太傅、建极殿大学士,未几卒,赠太保,谥文敏。余有丁墓址在宁波东钱湖隐学山。

从甘溪宗庙往岙内再走几分钟,可抵蝉南余氏祖堂。余氏祖堂分上下祖堂。其中上祖堂白墙黛瓦,红色梁柱,配以黑色木栅栏门。祖堂前楣,挂有一方清嘉庆年间赐余思擎“钦旌”直竖牌匾。正间梁下正中悬挂着刻有“圣旨御赐”四字的“八叶衍祥”、嵌有“圣旨钦赐”四字的“瑞世耆洪”匾额以及“世德重伦”匾额。三匾皆为祝贺余氏枝繁叶茂、世代繁衍。

这三块匾是余氏村民在小展岙海口放起烟火、列队迎接运送至宗祠的。在小展蝉南通往岙里岙外的村路上,原来还矗立着一块象征余氏荣耀的牌坊,镌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字样,朴实敦厚的余氏后辈为方便过往的行人,把牌坊拆移到了岙里的宗祠边。可惜,今天连宗祠边的牌坊也不复存在了。

余天锡祖父余涤,生四子炳、烨、焕、烓。余涤祠堂记有:读书,起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勤俭,持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这就是余氏祖堂堂号“四本堂”的由来。四本,也成了余氏家训。

根据家谱记载,南宋初年,余涤为舟山海岛美景所倾倒,谢仕了以后就搬迁到舟山来,最初是住在定海城区今蓬莱新村一带,后来其中一支,迁居到了小展,另一支迁到了双桥石礁顺利村。

相传,余氏先祖在迁到小展岙之前,先是看中了一块空地,在今毛竹山社区万寿寺那里,当时有个懂风水的僧人也在选落脚地。对余氏说:“此处风水不适于百姓聚居,恐有碍人丁兴旺,但是和尚住此则是宝地,我给你指点一块千屋炊烟之地,这里让给我建寺吧。”

僧人所指的就是小展。小展余氏聚居的蝉南、樟树湾、张天湾三面青山环抱,层峦叠翠,一面临海,烟波浩瀚,楹联“一湾绿水当门转;几叠青山对户排”正是此景生动的写照。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也就有了“北蝉大南风,吃喝不用愁”的俗语。后来,凡小展余氏去万寿寺办佛事,寺里僧人都会热情款待,也是有此因缘之故。

余天锡死后被谥为“忠惠”,余氏成了江浙一带显赫的名门望族。生前是非,已随岁月流逝;身后功过,已如云烟拂走。唯青山依旧,一草一木皆包容;唯沧海不枯,一波一浪皆化解。

今天,小展岙余氏已经延续到了第39代。读书、循理、勤俭、和顺之“四本”,已成为余氏后人所遵奉之家训。余天锡的后人自明万历年间起一直守护着他的寝墓,在周围辟园建庄,耕读渔樵,栖居繁衍,并形成了岙里岙外、一族三柱、人丁兴旺的海岛村落。1945年,族人重修族谱,小展余氏西里舍、樟树湾和蝉南三柱每柱抬来一笼箱,共修族谱32册,可惜在“破四旧”期间,族谱连同余天锡的坟墓一起被销毁。

(本文由浙江省政协文史编辑部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