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乱世散家财
时间:2018年07月10日   作者:王国华    
字号:

朝顺治年间,江南发生所谓“奏销案”。其实就是清政府以拖欠钱粮为由,收拾当地的有钱人,尤其是读过书的士绅。当时一个叫邵长蘅的人将家中田产八百多亩卖掉了一半。说是卖,其实是送。时人以为他疯了,但他在给表兄杨静山的信中详细解释了这件事。

他说:先人遗留下的薄田八百余亩,我卖掉一半却没收一分钱。你不是以为我很傻?昨天陈先生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君子士人不要期望通过奇异的言行来表示自己不同凡响,无论如何,家中一定要有恒产,亦即不动产。我理解他的话,但我也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啊。最近两年来,新法苛责,为催缴钱粮,动辄用刑。县令如虎,隶卒如鹰犬。我从小娇生惯养,又是独子,年长读书,好歹也算有点身份,实在不忍心让父母赐予我的身体被胥吏辱打,故愤而有此举。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避祸。既然祸自田地,适当削减之,应该能好点吧?昨天出门遇到一个80岁的老人。老人说,元朝时的富人,往往为田所累,他们故意将地契丢在路上,看到有人捡起来,遂捉住路人说,田亩已经归你,跟我无关了,不许赖账。此等笑话,听来很值玩味。

元朝金华有两个富人,一个叫倪子贵,一个叫王仲和。兵荒马乱的当口,倪子贵亲自书写票券,将田产陆陆续续送出去。亲戚们都很惊讶,不明所以,以为他精神出了问题。他笑着说,我的田产好歹还能送出来,王仲和的田产想送都没处送啊。不久以后,流贼攻进来,将王仲和捉去拷打,勒索钱财,由此家败。

类似的故事,在古代并不鲜见。富贵人家遭人妒。那些人平时看你,只是羡慕,一旦有能力欺压你、收拾你,当不遗余力破坏之。人性之恶,由此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遭逢乱世的时候,人性之恶大爆发。人人都是洪流中的小蚂蚁,想躲都躲不掉。

同样是顺治年间。盗贼起家的马逢知就任松江提督。他为人贪鄙,仇视富人,常常无故将家境殷实者掠来拷问。先是用刑,再是倒挂起来,用醋往其鼻子里灌。富户们苦不堪言,只好倾其所有买个平安。但这个过程中,被折腾致死的已经不计其数。

古代有一种动物,叫做“狨”,长相与猴子相似,却比猴子大很多。据说这种动物是猴子的克星。猴子见到狨,如同小民见到大吏,唇齿发抖,四肢打颤,匍匐于地,涕泪横流。狨呼猴向前,伸手摸之,从胸口摸到脊梁,验其腰腹,以便分辨出肥瘦。瘦猴被打发走,肥者留下吃掉。瘦猴们回来之后相互提醒,以后吃东西不要吃太多,注意减肥,否则随时丧命啊。

魏晋名流阮籍曾有诗云:“膏火自煎熬,多财为患害。布衣可终身,宠禄岂足赖。”膏火因为油水多,才被点着遭受煎熬,钱财多了,也是祸患。

比较起来,现在的人要幸福多了。手头积攒了钱财,可以分散投资,避免将其装到一个篮子里,也可以存到靠谱的银行,靠利息度日。但一切的前提都是要世界和平,否则一个核弹扔过来,再多的投资渠道都是白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