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海宁古镇路仲的三座石桥
时间:2018年07月07日   作者:张毅强    
字号:

“西接彩虹云蒸霞蔚;东连德义璧合珠联”。此乃建于清道光二年(1822)海宁路仲德风桥上的一副楹联。路仲古镇有三座石桥分别取名德义、德风、德明,这跟路仲流传的一段义举故事密切相关。

路仲系典型的江南水乡古镇,面积约1平方公里,四周河流环绕,石桥相连,尚存不少清末民初建筑,现属于海宁市斜桥镇管辖,其历史可以追溯到近两千年前。东汉建安八年(203), 陆逊受孙权之命,任海昌屯田都尉,在离今硖石西北约15里处安营扎寨,开辟练兵基地。树帐篷、建茅屋、掘水井,这支数百人的队伍在陆逊的带领下,不到一年时间就把这偏僻一隅打造成了像模像样的兵营。周边的老百姓觉得好奇,时不时会来这儿打量打量,或者拿些粮食、蔬菜与士兵交易,渐渐形成市场,后干脆把这儿叫作营里。唐朝贞观三年(629),一场天灾降临营里,洪水冲垮了田地房屋,水退之后,饥荒又接踵而至,里人均断了粮食。当地有路、仲、毛三氏,家道富裕,均娶一大户人家女儿为妻,三人成了连襟。三连襟平日里慷慨仗义,颇获好名,今见邑里百姓不得食,动了恻隐之心。

一日,路氏跟妻子商量,路说:“夫人,如今百姓都没有吃的了,个个是面黄肌瘦、有气无力,乡里饿死的人已不少。我家仓库中还有些粮食,我想施舍于乡邻,你看如何?”其妻答道:“真是罪过啊,这半个月来,每天都能听到哭声,不是张家死了父亲,就是钱家死了孩子。你如今有此好心,我当然赞成。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平时吃素念佛,就是想积些德。相公,你尽管去做,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反对!”路氏一听夫人如此说,真是又喜又惊,喜的是妻子跟自己一样有侠义之心,惊的是妻子竟然说饿死也不反对,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这天,街头围着许多人,有人对着墙上张贴的一份东西在指指点点。“天灾忽临,邑里饥荒;人不得食,吾当尽力。今有藏粮,悉捐邑里;凡吾乡邻,皆可来取。一勺之水,暂解饥渴。”原来这是路氏张贴的一份告示。

“真的,还是假的?”

“我看是真的,路相公平日做事从不欺人,这件事这么重大,怎么会骗人呢!”

正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有人已从路氏家中取了一小袋米,脸上满是笑容,高声叫着: “路大好人在家发米啦,路大好人在家发米啦!”人们一哄而散,告示也不看了,奔向路氏家中。

不到三天时间,路家的粮仓已彻底告罄。仲氏、毛氏听说连襟出此义举,不甘落后,也大开粮仓赈济百姓。一时之间,邑里百姓奔走相告,很快也将仲氏、毛氏家中粮仓搬了个空。人们在要饿死的关头,并未多考虑此事所带来的后果,没过多久,路、仲、毛三氏家人均相继饿死。

“路大好人、仲大好人、毛大好人,你们可是百姓的大恩人啊!”得知三家人均被饿死的消息,当地百姓痛哭流涕,各自在家点上香烛祭拜。

这时有人提议:“这次饥荒,我们躲过了一劫,多亏了路、仲、毛三位恩公,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的恩德,造座庙,供奉三位恩公的神像!”

“这个主意好!我们大家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把庙造起来,纪念三位恩公,让后世也不忘记他们!”

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于是选择当地一风水宝地把庙建了起来。庙建成后,路、仲、毛三氏的神像由当地百姓恭恭敬敬地供奉在大殿上,并名之为“路大冥王、仲大冥王、毛大冥王”。庙尊为土地社庙,当地人俗称为三王庙,春秋两祀,年年不断。而营里也就从那时开始叫作“路仲毛”,后来由于拗口及“里”的特定含义双重因素的关系,“路仲毛”渐叫成“路仲里”。直到现在,当地百姓还是习惯叫“路仲里”。

明清时期,当地百姓先后集资造起三座桥,取名时即念路、仲、毛三氏恩德,曰德义、德风、德明。

在路、仲、毛精神影响下,弹丸小镇路仲出现过诸多可颂之人物:宋女词人朱淑真叛逆封建旧礼教写下《断肠集》;明儒生陆钰绝食清禄以明志,亡于蜜香楼;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任所长钱崇澍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开创中国植物分类学之先河;浙江省立医科专门学校(浙医大前身)创办人钱崇润医德高尚有口皆碑;收藏大家钱君匋将一生心血数千件藏品无私捐赠给各级博物馆……

“西接彩虹云蒸霞蔚;东联德义珠联璧合”“何须司马方题柱;但遇留侯便授书”,还有书堂桥(建于清嘉庆年间)上“秀毓挺生题柱客;好仁乐施济川功”等几副楹联,无不镌刻着前人对家乡的赞美与希冀。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遗存,这些楹联直至今日依然激励着古镇的人们继承这淳朴的乡风民俗。

(本文由浙江省政协文史编辑部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