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旅行天地》月刊的西湖游记
时间:2018年07月07日   作者:张雪根    
字号:

在民国出刊的旅游专业期刊中,由上海旅行天地社1949年初发行的《旅行天地》,不仅出道晚,且出刊了没几期(一说只出了4期)便告停歇。但这份民国后起的专业旅游月刊所倡导的旅行理念,杂志上刊发的那些恣意挥洒的旅游文字,不仅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那些研究民国旅游杂志的专家在论文中屡屡涉及。

笔者近期从广州一位藏友处转让得到1949年1月创刊的《旅行天地》第一卷第一期和1949年3月出刊的第一卷第三期,巧的是,这两期《旅行天地》月刊中分别刊有《西湖一日游》和《西湖两日》,自然引起了我这个杭州人的关注。

在《旅行天地》创刊号中刊出的谈秋水撰写的《西湖一日游》,开篇就倡导早起逛西湖,文中写道:“因为你早起了,你跑到湖滨,正好天还是朦朦胧胧,这时环湖的山峰,也像你一样刚醒来不久,睡眼惺忪,而又一半儿倦,白云就像你一样的眼晕,白圈儿白圈儿的一圈圈,绕着山巅,唱歌飞舞,白云之上,又露出一个俊秀的峰顶,山顶上则白云一片,多少的澹泊都投归集在一起,使你油然的生出世感,然仅一霎工夫,太阳出来了,金黄色中透虹,彩霞从云天奔了开来,大地升华,你望着你的同伴,天朝精华全被你看尽了,你怎舍得就此出俗呢?”

文章作者从湖滨公园上船。上船时免不了与船夫讨价还价,虽然知道对折还价也还是被“刨黄瓜儿”(杭州方语,意思为斩客),好在既来此玩山游水,也就不与他们多争了。

作者一路经钱王祠,游柳浪闻莺,过汪庄,远眺三面环山,青葱可爱,白堤与苏堤横亘一方,亭台楼阁约略可取。进而进白云庵拜月下老人,净慈寺听济公和尚古井运木美丽传说。从外西湖绕道下船,游花港观鱼,折道入蒋庄,再到刘庄游览。然后直奔先贤祠、小瀛洲,这里是湖中之湖,湖面铺满荷叶,湖水从荷叶上滚过,留下一点一点的水珠像珍珠一样的发光,令人叹为观止。漫步白堤,作者依次游览了西湖博物馆、中山公园、放鹤亭,在楼外楼餐馆尝过西湖醋鱼后,又就近游览了西泠印社、西泠桥畔苏小小墓、宋义士武松之墓,瞻仰了岳王庙岳飞。再下船,过曲院风荷,凭栏平湖秋月,跃过锦带桥到断桥。一天下来,玩遍了大半个西湖景区,晚上7时乘火车返回上海,到上海不过12时半,此乃名符其实民国西湖一日游,让读者过了一把纸上游西湖的瘾。

《旅行天地》1949年第3期刊出曾时撰写的《西湖两日》一文,异曲同工。文章作者也是早起,早上6时l5分就到了杭州城站火车站。怕人力车夫“敲竹杠”(被斩客意思),特改乘公共汽车游西湖,与上文不同,本文作者夹叙夹议,边游览边考证,如对西湖由来,文中写道:“西湖周围三十里,其南有南屏、龙井,北有灵隐、宝石诸山相拱卫。此等山脉源于西去170里的天目山。一座孤山把西湖分割成前湖与后湖。一道苏堤又把她割分为内外二部分。苏东坡有诗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朦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于是得了一个迷人心窍的名字——西子湖。这位佳人的出身,据浙大校长竺可桢氏的意见,钱塘江之沉淀积厚,塞住湾口,乃变成一个礁湖。即因钱塘江流的泥沙在钱塘湾淤积而成为这一个湖泊,推算年代当在一万二千年前。”

两篇西湖游记不同之处在于后文因行程日期多一天,且有向导陪伴,故既游了南线西湖景区各主要景点,还游了六和塔、钱塘江大桥,北线到了灵隐、飞来峰和玉泉,湖上荡舟游览了三潭印月、湖心亭等处。怀揣着对盎然入画的西湖恋恋不舍的心绪,在细雨相伴中,离开了杭州西湖。

感谢发行仅几期的《旅行天地》月刊,所刊的两篇游记,给我们读者提供了民国时西湖一日、两日游栩栩如生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