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老师对待交白卷的考生
时间:2018年06月30日   作者:孟祥海    
字号:

1941年南开中学学生谢邦敏在物理毕业考试时,一道题也不会做,只好交了白卷。不过,他却即兴在试卷上填了一首《鹧鸪天》词:“晓号悠扬枕上闻,余魂迷入考场门。平时放荡几折齿,几度迷茫欲断魂。题未算,意已昏,下周再把电磁温。今朝纵是交白卷,柳耆原非理组人。”

这位谢同学也够“任性”的,好在遇上了一位同样“任性”的物理老师魏荣爵先生。他看后,非但没生气,还在卷上赋诗一首:“卷虽白卷,词却好词。人各有志,给分六十。”使这位偏科的学子得以顺利毕业,并考入西南联大法律专业,后成为北京第一刑庭庭长。

1947年,四川大学开始招生。一留洋博士讲授康德哲学,很多学生听不懂。考试时,一学生自打零分,并留言道:“老师,您课讲得很好,无奈学生资质太差,因此答不上一道题目,望老师顾全学生面子不要打上零分,让学生自打零分吧。”老师拿到卷子,看他的0画得很好,且留言富有逻辑,就在0前添上了个6,改成了60分!这么“任性”的答卷留言,还能及格,也只有在民国时期才会有吧?

民国时期的学生答卷够“任性”的,老师的阅卷更是“任性”。这恰是他们那一代人个性张扬所在,也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