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东晋“拍砖高手”郝隆二三事
时间:2018年06月09日   作者:陈甲取    
字号:

“拍砖”是网络时代的新名词,网民习惯把不满、批评、反对的意见叫“板砖”,发表这类言辞则叫“拍砖”。拍砖讲究技巧,拍得巧妙绝伦,不但不会让挨砖的人反感,甚至还可流芳百世。

东晋时期,有位雄辩家郝隆,惯于调侃别人,属于那种不拍砖毋宁死的人。具体说来,郝隆的拍砖技巧大致包括三记绝招,尽管招数不多,但就跟程咬金的三板斧似地招招无敌。

郝隆曾在权臣桓温手下当干部,职位叫作“南蛮参军”,也就是个七品芝麻官,还是个虚职,郝隆觉得自己这个大材被小用了,颇为不平。

有一年三月三,桓温请属下吃饭,要求大家作诗助兴。作不出诗的,罚酒三杯。结果郝隆没作出诗,被罚酒。喝完后,大约是酒壮怂人胆,继而酒后吐真言,郝隆拿起笔来写了句“娶隅濯清池”。桓温看不明白了,纳闷地问:“小郝,娶隅是个什么东东?”郝隆说:“南蛮子把鱼叫娶隅。”桓温继续表示不理解:“作首诗而已,为啥你还要用蛮语?”郝隆说:“我大老远跑来跟你混,你才让我当个屁大点的南蛮参军,那我当然要用专业语言了。”桓温大笑,也不追究他的无礼言语,不过也没提拔他。

以蛮语对上司表达不受重视的不满,郝隆这板砖拍得可谓幽默到极点了。这是郝隆拍砖第一招:幽默!

其实,郝隆得以青史留名,主要靠的是他的一项超凡脱俗的行为艺术,以及藉此展现出的拍砖第二招:犀利。话说古人在七夕这天有晒藏书、晒衣被的习惯,因为阳光充足正当时,可以更好吸收阳光的味道。

某年七夕,骄阳似火,家家户户都把绫罗绸缎曝晒在阳光下,多少带点展览与炫耀的味道。唯有郝隆在地上摊开一条席子,敞开衣襟躺上面,在烈日下晒着白花花的大肚皮。那姿态,别提多嚣张了。

旁人看不懂他这玩的是哪一出,就出言尖刻地讥讽他:“大热天的,你郝参军躺在大太阳下干啥玩意儿,脑子进水了需要晾晒一下?”郝隆等的就是这一问,他翻着眼甩出一块犀利的“板砖”:“你懂什么,你们都在晾衣晒被,哥们儿也得把肚子里的书晒一晒,免得这书都发霉了咧!”话外音是,你们这些大款摆阔晒的都是身外之物,我偏要晒晒我的身内之物——我这肚子里可是满腹经纶啊!郝隆这一手跟晒短裤的前辈阮咸绝对有一拼。

如今在郝隆的老家山西原平市上社村,还有一块清朝同治年间所立的石碑,石碑上记述有郝隆“坦腹晒书”的故事。

凭着“晒书说”这一记板砖,郝隆直接秒杀魏晋时期的无数博学之士。闲坐清谈、谈玄论道?边儿玩去吧!在郝隆亮出来的肚皮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再来看郝隆的拍砖第三招:尖刻。公元359年,在东山隐居多年的谢安出山,跟着桓温干事业,由于先前谢安多次标榜隐居志愿,他这先隐后出、出尔反尔的行径,难免被一些有心人笑话。谢安到桓温那里报到时,正碰上有人给桓温送来草药,其中有一味药叫“远志”。桓温笑嘻嘻地问谢安:“安石,都说你有学问,今儿我想考考你。你看这药的苗叫小草,根却叫远志,同一味草药却有两样名称,为啥呀?”谢安垂头,若有所思,一时无言以对。

正好郝隆也坐在旁边,见状又抢起了镜头,使出自己的拍砖绝活儿:“报告老大,俺知道为啥。这味药隐在山石中的那块就叫‘远志’,至于冒出山石外的部分,当然叫‘小草’了!”郝隆借此讽刺谢安,本来你在东山玩“隐身”,搞得名满天下,好像很有“远志”的样子,但最后还是不甘寂寞地“上线”做官,就此堕落成了“小草”。

看吧,骂人都不带脏字的。这讥讽尖刻露骨,一针见血,就连以淡定出名、最善于掩饰情绪的谢安,也不禁蛋疼了,无法淡定,都快坐不住了。桓温瞅了谢安一眼,不由得开怀大乐:“哈哈,郝参军这说法挺逗的,赞一个!我琢磨着,这话有点意思。”看着这一唱一和表演双簧的俩货,谢安各种郁闷,却又发作不得,只能在心里默默碎碎念,“我跟你俩什么仇什么怨,这么埋汰人!”

俗话说,打蛇要打七寸,就是说抓住了要点,攻击才能见效。拍砖也是如此,拍不在重,要害为先。作为拍砖技术的祖师爷,郝隆的拍砖三招有其可取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