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清代玉环剿匪记
时间:2018年06月09日   作者:张凌瑞    
字号:

在清朝上中叶,浙东海防要地有二:一为舟山群岛,二为玉环岛。玉环为台州与温州的屏障。1728年,玉环厅正式设立,隶属于温州府,其海防则由新设的玉环营负责。玉环营参将统辖左右两营守备、千总、把总、外委等官,及配置营兵、战哨船。

温州与台州的外海,以大陈岛与披山岛的中间划分。披山岛位玉环市坎门镇东约23公里海上,周围海域为披山渔场,有东海渔仓之称。外洋有大小披山岛、大中小鹿岛、大小洞精岛、前后山岛、上下浪挡岛和上下老鹰岛及回头岙。内洋有冲担屿、鸡山、洋屿、茅草山等。南连洞头三盘洋,北接温岭松门洋。

据《浮海记》记载:顺治四年,贺君尧与张肯堂“联舟宗入浙,至温之玉环山——其故治也。洋中鱼利,不下万金;时值初夏,鱼船正盛,轻重税之,所得不赀”。

可见,玉环海不仅是规模不少的渔场,也是海上必经之路。

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东南沿海由于经济日益困窘,社会矛盾日渐突出,浙江沿海海盗活动猖獗。当时的披山岛称坯山岛,海盗将其作为临时据点,因此成为临时的战场。

其间,负责海防的玉环营在剿匪过程中,英雄辈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嘉庆六年(1801)五月初六,玉环营配合浙江水师,对海盗进攻,小猫帮张阿恺等90人分别向玉环、太平、黄岩水师营投诚,余部徐亚六等24人在玉环冲担屿,被象山乡勇陈元章带领的团练抓获。自此,小猫帮灭亡。七月初八日,玉环同知姚鸣庭在四屿洋遇侯齐添海盗船,擒获海盗刘会等18人。嘉庆七年八月,卖油帮盗首杨课率其党115人赴玉环营投降。八年闰二月初二日,蔡牵海盗船至坎门南排山洋面寄碇,经黄岩镇兵船攻击,四散逃逸,兵船收泊黄门。

嘉庆八年三月初六日,黄岩镇总兵张成于披山洋面拿获黄葵帮海盗船二只,打沉一只,生擒郭妈等77人,割获首级一颗,大小铁炮刀枪器械多件。嘉庆九年三月十三日,云和县教谕叶机率领乡勇在温州梁湾(今玉环大麦屿街道大龙湾),拿获黄葵帮海盗船二只,生擒赵金等25人。玉环厅营兵勇协获黄葵帮海盗船一只,生擒陈显灿等26人。嘉庆十年(1805)三月,黄葵帮头目陈黄葵率余部500多人,赴玉环向浙江水师营投诚。

嘉庆十二年十二月,温州镇李于在披山外洋攻沉张明治大帮盗船2只。把总陈步云独斩首级5颗,生擒盗首曾捌等18名海盗,获炮械12件。嘉庆十三年五月十一日,玉环同知宋如林抓获海盗李阿罗等4人。同年十一月,黄岩镇总兵童镇升,在披山外洋获水澳帮余党张阿治海盗船一只。玉环同知宋如林带义勇获盗船二只,生擒张苏粦等41人。

玉环营将士在剿匪过程中之所以如此勇猛,因为他们的首领都是闽浙两省水师总统李长庚的爱将。李长庚海上征战二十年,不遗余力培养部下,其中胡振声、许松年、倪起蛟、杜魁光、陈登捷这些名将,都曾担任过玉环营参将的职务。

胡振声,字子容,福建同安人,行伍出身,嘉庆二年,升玉环营参将。其父系广东提督胡贵,也曾任玉环营参将。当他来到玉环,见到其父曾倡建的义仓,日久破败不堪,于是革去弊端,弥补缺漏,进行重建。胡振声在抓获刘脚、张彩翁等数十名海盗时,搜到一份名单,按图索骥,全部得以归案。

许松年,字蓉隽,号乐山,瑞安人。北洋水师的开山鼻祖。嘉庆七年,许松年36岁,因功绩署玉环营参将。一次从玉环出发巡视外海,将舰上的旗鼓全部收藏,将士全换了便服,看上去似乎是一艘商船。果然巡至福安潭头外洋,遇到海盗来抢劫。将士一鼓作气,擒获头目张如茂等14人,斩首3人,击沉一船,获炮40余件。当盘踞在象山鹤浦杨柳坑的海盗严鞠,与盘踞在洞头三盘岛(时属玉环厅)的张如茂余部,相约准备南逃。得到情报后,许松年在披山与三盘的外洋进行拦截,击沉盗船一艘,缴获二艘,生擒海盗邱候等59人。

杜魁光,江苏阜宁人,武举人出身,先在江苏漕标营效力。嘉庆五年,提拔为玉环营参将。后调福建,任南澳镇总兵。

陈登捷,清代同安县福山社人。嘉庆十四年,作为玉环参将参加渔山之役,一起攻打蔡牵,凭功升副将,护理黄岩总兵。

倪起蛟,字安澜,宁波镇海人,清乾隆五十九年中武举。嘉庆十年起,代理黄岩守备,跟随提督李长庚在福建、台湾征剿海盗蔡牵。蔡牵夺路逃遁,倪起蛟从广东古镇洋,一直追到玉环披山外洋,夺船无数,斩首无数,在披山洋俘获盗首陈角、刘永、郭英等及余盗97人。嘉庆十四年,蔡牵被消灭,起蛟调署玉环任守备。当年玉环发生严重饥荒,大群饥民围住厅署,要求赈济。玉环同知请求动用兵卒弹压。起蛟不同意,认为这样做只能激化群情,引起更大动乱。于是单人独骑去抚慰劝退饥民。同时与同知等商议如何帮助群众渡荒,事遂安定。

陈步云,字世镳,号锦堂,浙江瑞安人。嘉庆十四年八月,随浙江水师联合率舟师追剿蔡牵顽敌,激战于台州黑水洋。夺得首功,钦赐银牌一面和玉板指一枚拔补温标左营千总。道光二年(1822),署玉环营参将,在任7个月。道光二年四月二十八日,陈步云巡检玉环林门(现沙门灵门)外洋,击盗船一只抓获戴可等65人,缴获炮械药帜184件。道光九年六月,已任黄岩镇总兵护理的陈步云于玉环大鹿洋击沉盗船一只,捕获海盗王贞等40名。道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已升定海总兵的陈步云巡检至披山外洋,会战劈开鸭蛋大帮盗船5只,获盗118名,斩首级83颗。

蔡牵、朱濆组织海上武装力量,疯狂上岸抢劫以供其补给。导致东南沿海治安秩序混乱,给百姓带来深重灾难,自然得不到百姓的支持。嘉庆二年,蔡牵攻玉环鸡冠山岛。义民李桂兰、张茂乾、陈茂土组织群众奋力抵抗,最后寡不敌众而战死。嘉庆三年,蔡牵侵占时属玉环的三盘岛,气势很是猖獗。义民叶吉治组织团练乡勇,与温州水师标营一起,驾船攻击。“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叶吉治的长子叶朝阳筹办军粮,次子叶逢阳管驾船只,逐次抓获海盗,三盘岛才得以稍安。

由于清廷对海盗采取剿抚并用的政策,一部分被迫参加这个集团的海盗,朝廷给予免罪、稳定的生活来源及在官府当差,加上海盗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差,至清中叶,闽浙洋面的海盗陆续投诚。嘉庆十七年,中国东南沿海海盗问题暂告一段落。然而,玉环海尚未太平,直至晚清仍有海盗滋生,如鸭蛋帮、广艇帮、粤匪及本土海盗。但玉环先民,顽强不屈,为了追求幸福生活,世代与海盗作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