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管窥(二四二)
时间:2018年06月09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孙中山”并用之始】1903年,时任《苏报》主笔的章士钊,据宫崎寅藏之《三十三年之梦》,节译成《孙逸仙》一书刊行。该书流传颇广,“一时风行天下,人人争看”。章士钊日文水平有限,“贸贸然以中山缀于孙下,而牵连读之曰孙中山……一呼百诺,习惯自然,孙中山孙中山云云,遂成先生之姓氏定型,终无与易”。了解内情的王侃叔曾批评章士钊这一错译“姓氏重叠,冠履倒错,子何不通乃尔?”但流传已广,“亦无法变易。久而久之,从不见有人提出问题,先生似亦闻而默认”。确实,孙中山自1903年后,在与革命同志通信时,渐主动自称“弟中山”——如1903年之《复黄宗仰望在沪同志遥作扫除保皇党声援函》《述平均地权与在檀苦战保皇党致国内同志函》、1905年之《致陈楚楠告准备早日发动函》、1910年之《复钟华雄告兄孙德彰已回内地有事可就近与商函》等——“中山”二字与“弟”连用,显然已非日本姓氏。


【“社会主义”热】上世纪20年代前后,中国知识界集体热衷于“社会主义”。国民党人冯自由在1919年,曾就自己感受到的“社会主义”在中国知识分子中的市场之大作如下描述:“这回欧洲大战后的结果,社会主义的潮流,真有万马奔腾之势,睡在鼓里的中国人便也忽然醒觉,睡眼惺忪地不能不跟着一路走。现在社会主义的一句话,在中国却算是最时髦的名词了。”


【父母在可远游】熊十力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玩下一语,仍非不可远游也。男子生而悬弧矢,岂当守一丘之壑耶?孝之道广矣,年少力强,问学四方,真积力久,超然自得,将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非孝之至欤?硁硁自守,虽无败行,何补人群?”


【孟觐侯投桃报李】孟觐侯是山东人,乃瑞蚨祥掌门人孟洛川的远房族侄,后为瑞蚨祥全局总理。张宗昌督鲁时,孟觐侯回乡扫墓,曾受到张专列迎送加八名士兵随车护卫的礼遇。后来张昌宗到北京,孟觐侯投桃报李,盛宴款待,并请来杨小楼、梅兰芳等名角唱堂会,又请来潘复、江朝宗等北洋头面人物作陪。这场宴席所费据说不下于一般中人之产,并且筹备经月才张罗起来,而张昌宗也只是“听一曲好戏,吃几箸名菜”,便匆匆离去。


【徐树铮酷爱昆曲】徐树铮酷爱昆曲,能自辑曲谱,能上台演出,他擅长花脸和贴旦两种角色的曲目,声如洪钟,并曾与徐凌云、项馨吾、俞振飞等名角同台。


【范绍增勇猛顽强】范绍增因打仗勇猛顽强不计后果,得名“哈儿师长”。1939年初,时任第八十八军军长的范绍增率部出川,在江西东乡一带同日军作战;次年夏,又转移浙西作战;冬,调太湖张渚地区担任防守。日军第二十二师团长土桥一次指挥敌伪两万多人进犯,范绍增亲临第一线督战,终于击败日军。1941年春节,范绍增在张渚各界劳军会上说:“这回打日本人,不是老百姓帮忙,还是打不赢的;再一回我们不把仗打好,老百姓要吐我们口水!”1942年5月28日,范绍增率部击毙日军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酒井师团长被炸身亡,在日军中引起很大的震动,因为在日本陆军历史上,“在职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第一个”。5月29日,范绍增率八十八军又击伤日军四十师团的少将旅团长河野,连创两大辉煌战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