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宣中华在萧山衙前
时间:2018年06月09日   作者:周明    
字号:

五四运动时期杭州著名的学生运动领袖、中共早期革命活动家宣中华,1921年在萧山衙前发动农民运动,是应了萧山衙前人沈定一(玄庐)的邀请。沈是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浙江地区国共两党早期的领导人,也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社会活动家。当时,沈定一在家乡萧山衙前搞农民运动。

沈定一与宣中华的关系,按孙昌建在《书生意气:浙江一师别传》中的说法,沈和宣是师生关系:“说宣中华是沈定一的学生,那主要是指在他离开一师之后。客观地说,沈定一也是先期离开的俞秀松、施存统的老师……而至于说宣中华和沈定一,最为形象的一个说法是来自于曹聚仁,他说他们‘俩个人像一个人一样’。”

1921年夏秋之际,沈定一在自己的家乡开办了衙前农村小学,免费接纳农民子女入学。据萧邦奇在《血路:革命中国中的沈定一(玄庐)传奇》一书中所记:“1920年秋季开始,这里率先成为那些从没有机会上学的农民的教育中心。学校共分五个班级,有些班级安排在晚上授课以利于当地农民。从1921年到1923年,学校共有学生一百多人。”

衙前农村小学开办之初,宣中华被沈定一聘请到这所农村小学执教,与宣中华一起来到衙前小学的还有徐白民、杨之华、唐公宪等刚从一师毕业的学生们。其中徐白民也是诸暨人,与宣中华同年(1915)考入一师。杨之华后来则嫁给了瞿秋白。

据《衙前农民运动》一书介绍,学校开学后,宣中华负责执教一个成人夜校班,在教育过程中,宣中华获得了来自最为底层农民的心声,并有心做中国农民的代言人。按孙昌建的说法,宣中华“一头扎进中国最真实的社会底层”。

1922年初,宣中华作为浙江农民运动的代表赴莫斯科参加了“共产国际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据《杭州大事记》载:“1922年1月21日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召开远东各国共产党和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青年团员宣中华和先进工人倪忧天代表浙江杭州出席。”

沈定一是衙前当地的大地主,小学校舍教室以及教师的宿舍,都是在沈定一房产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宣中华当时就住在校舍的二楼。现在萧山衙前农民小学旧址的二楼,其中一间还标着“宣中华卧室”的字样。

从莫斯科回来后,为了扩大宣传舆论阵地,唤醒民众,宣中华、徐白民等在沈定一的支持下,于1922年11月27日在萧山坎山创办了《责任》周刊。《责任》创刊号现存浙江档案馆。孙昌建在写作《少年宣中华》一文时,专门赴浙江档案馆查阅了这份异常珍罕的文献,写入文中:“浙江档案馆现仅存一份珍贵的创刊号《责任》(四个版面),当时编辑部设在萧山坎山,发行部设在杭州皮市巷三号,这是刘大白的家,该址现在已成一家大酒店。《责任》一共出刊15期,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宣中华写的一篇题为《杀宣统》的文章。”

宣中华的《杀宣统》一文,刊载在《责任》第九期上。这是一篇檄文,充满着叛逆与反抗的激情。孙昌建对《杀宣统》一文有很细致并深刻的解读,写入《书生意气:浙江一师别传》一书中,是这样解读的:“宣中华说‘清室是国民的仇敌,正应杀得干干净净以雪大愤。’宣中华认为北洋政府完全是和清室一鼻孔出气的‘封建余孽’,他说,一个以民主二字立国的国度里,摆着一个‘皇帝’,而且人民每年供给他四百万元的消费,这不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大笑话吗?国人呵,我们应该明白这犯有背叛民国罪行的宣统,非杀不可了!他说:不把宣统杀了,清室的废灭是无从谈起的。所以,我们应该大声疾呼‘杀宣统’!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老师给他写评语了,评语来自整个社会。明眼人可以看出,这个杀,其实是一种逐,即要把宣统(溥仪)逐出故宫,但官府的解读显然不是这样的。”

北京政府获悉后,即电令浙江省并萧山县,要求查封《责任》周刊。1923年3月,《责任》出刊第十五期后,遭当局取缔,惹上了与当年《浙江新潮》刊登《非孝》同样的麻烦。

在衙前这一时段,是沈定一与宣中华关系最为密切的“蜜月期”。宣中华、徐白民在一师的同级同学曹聚仁后来有《觉悟》一文,追述他们的这一段岁月:“宣中华和沈玄庐先生两个人就像一个人一样,仿佛是用的同一个脑子。甚至宣中华的笔迹也开始变得和沈先生一样起来……”萧邦奇在《血路:革命中国中的沈定一(玄庐)传奇》一书中,引用了曹聚仁的这一段。

后来,沈定一转向国民党右派,驱逐共产党。宣中华、沈定一这对曾经患难与共的革命战友分道扬镳,并成为对手。后来,宣、沈均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