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许地山的真性情
时间:2018年05月12日   作者:唐宝民    
字号:

早年读过许地山先生的一些小说,无论是早期的浪漫主义色彩,还是后期的写实主义风格,都让人喜欢。最近读了老舍先生的回忆文章,始知许地山先生还是一个性情中人,其真性情的一面,读来非常有趣。

许地山先生酷爱读书,所以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他一进图书馆,就忘了出来,即使有人叫他也不出来。有一天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老舍先生在东方学院的图书馆里发现了许地山,快到吃午饭的时候去喊他,但他正读到兴头上,怎么叫也不肯走,老舍只好自己去吃午饭。直到下午五点钟,图书馆到关门的时间了,对他下了逐客令,他才恋恋不舍地出来了,找到老舍先生后,就直喊饿,因为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许地山先生是一个终日埋头读书的人,生活中难免有些木讷,以至于经常多花冤枉钱。在伦敦的时候,有一回,老舍去他家,他让老舍先自己坐一会儿,说上街办点事。可是直到天快黑了,他才回来,进屋就笑,一边笑一边用手摸着刚刚刮过的脸说:“叫理发匠挣去两镑多!”老舍听后一惊,因为他知道,在伦敦理个普通发只要八个便士,带刮脸也不过一个先令,怎么能花两镑多呢?经询问才知,原来,理发匠问他要什么他就答应,问他要不要用香油香水洗头,他答应;问他用不用电气刮脸,他也答应……这也答应那也答应,结果最后一算账,花了两镑多。

按常理,像许地山先生这样的书呆子,应该与幽默二字无缘,但实际上,他身上也很有幽默细胞。有一回,他的夫人周俟松要到济南去,他让老舍去接站,可老舍没见过周俟松,许地山就让周俟松穿了一件黑色旗袍,然后打电报给老舍,电报写着“某月某日某时到车站接黑衫女!”搞得和特务接头一样,当老舍和妻子在车站接到周俟松,大家一起看电文时,都笑得闭不上口了。

这就是许地山的真性情,书呆子气、老顽童气集于一身,让我们看到了大师复杂而另类的一面,从而对这位早逝的天才作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