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丰子恺:助推雪窦山登上“国家名片”
时间:2018年05月12日   作者:裘国松    
字号: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一本文艺杂志的封三,第一次读到了丰子恺漫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但见一道卷上的芦帘,一张置于窗下的小桌,桌上摆放着一把壶几个杯,桌边是两把空着的藤椅,窗外夜空则是一弯瘦瘦的新月。此画平和简静,多么富有人间情味啊,顿时给予我心灵的感动和抚慰。

多年后的一次读书,我才知道:《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那是丰子恺漫画的成名作。它最初发表在1924年文艺刊物《我们的七月》4月号。次年,他的这种风格独特的新画,在上海《文学周报》进行了连载,该刊主编郑振铎把它冠以“漫画”的题头。从此,中国才有“漫画”这一绘画形式,并开始在中国流行。记得当年赏读此画不久,我还从一位文友那儿,借阅了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丰子恺散文选集》,读罢连呼过瘾,我算是开始走进了这位大师的世界。

历史所流传下来的优秀文艺作品,就如沉潜千年宝藏,它们终究会被后人发掘。其实,丰子恺与溪口雪窦山有着很深的渊源——五六年前,我在编纂《溪口民国墨痕》一书时,意外发现了丰子恺在民国时期所作的一幅漫画,那是他特地为溪口武岭学校小学部的期刊而作,做了封面画。于是,我欣然将它收入书稿中。当年,丰子恺还为他的桐乡老乡、雪窦山方丈太虚大师画过人物像。

丰子恺是中国现代杰出的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翻译家,一位卓有成就的文艺全才。他的漫画,让自己的佛心与童心,流淌于笔墨之间,风格鲜明,往往是寥寥几笔,就勾画出一个大美意境,具有浓郁的生活情趣和独特的审美价值,在国内外拥有众多的读者和崇拜者。“子恺漫画”诞生已有90余年,而当下的广大读者,依然喜爱他的作品。2013年4月,中央文明办推陈出新,把百余幅“子恺漫画”制作成全国“讲文明·树新风”的公益宣传海报,以国家媒体之力向全国推广。这足以证明丰子恺漫画极具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还有独特的视觉魅力。

近些年,让丰子恺漫画变成邮票,是许多丰子恺粉丝的梦想,一些权威专家呼吁国家邮政部门尽快纳入发行计划。

邮政局的朋友告诉我,中国邮政曾经发行过《当代美术作品(一)》,表现内容为叶浅予、李可染、吴作人三位大师的美术作品。2018年中国邮政的纪念邮票、特种邮票发行计划中,第10种发行的便是特种邮票《当代美术作品(二)》。它将延续该系列风格,一套3枚,表现内容为丰子恺、李苦禅、关山月三位大家的美术作品。为尽量保持系列邮票的统一性,邮票内容选择上尽量从山水画、人物画、动物画三个方面去对应。

那么,在林林总总的丰子恺漫画作品中,《仰之弥高:雪窦山千丈岩》为何能力压群芳、最终胜出呢?

十余年来,奉化新一轮的名山建设,使得东南名山、佛教圣境雪窦山在外声名更隆,这是吸引邮票选题者、决策者慧眼的一个客观因素。去年,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有关部门专家前来踏访雪窦山,奉化区的一位主要领导面晤了他们,并亲自代言雪窦山,述说它特殊胜历史与发展现状。

在这里,不妨让我们了解一下丰子恺这幅山水漫画的创作背景,打量一番它的状貌:1963年,上海中国画院院院长丰子恺,从上海来到溪口雪窦山采风,选择主要胜景千丈岩瀑布进行创作。那时,瀑布口未设栏杆,游人可踏过矴步直抵崖口揽胜。画面上,五位游人或立或坐,忘情地仰望着西侧褐红色的飞雪岩和顶上的飞雪亭;而瀑口水雾翻腾,已是宋人曾巩“玉虬垂处雪花翻”的千丈岩诗意。

由此说来,5月11日,丰子恺山水漫画作品《仰之弥高:雪窦山千丈岩》,登堂入室中国邮政邮票这张“国家名片”,并在“新邮原地”雪窦山隆重首发,开始流布神州、走向世界,既有双重意义,又恰逢其时。作为奉化人,我们祝福家乡中国佛教五大名山之一的雪窦山,又获得文化意义上的一次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