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王江泾陶氏逸事
时间:2018年04月15日   作者:欧福泰    
字号:

南宋初年,一位姓闻人的尚书跟随宋高宗赵构从北宋国都汴梁跑到浙江,就在运河边的江浙交界处住了下来,而且将工商业做得风生水起,因此王江泾原先就叫闻川。从此以后,闻川的经济随着丝绸业的发达,集镇十分热闹。“自宋元明以来,望族聚处,蒸蒸富庶。清乾嘉之际,烟火万家,其民多簪缨弗绝,而闻川之名以著。”(清唐佩金《闻川志稿》)丝绸纺织业的不断发展,使得王江泾镇渐成江浙两省交界处一大丝绸贸易集镇,因此也出现了许多豪门富户。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陶氏家族、盛氏家族、沈氏家族、王氏家族等,他们的祖先也大多是北宋末、南宋初从汴梁跑到王江泾,因为有雄厚的资金和人脉资源,逐渐发达起来。这中间尤以陶氏最为富有。

陶氏家族的祖先原籍在浔阳(今江西九江),南宋建炎初(1127~1130),任北宋朝廷将仕郎的陶观随宋高宗南渡,于是将家安在金桥(今王江泾镇金桥自然村),以后,子子孙孙出了不少朝廷命官。陶氏家族在明清时,就出了陶俨、陶煦、陶照、陶谟、陶朗先等众多进士,均担任朝廷命官。到清同治、光绪年间,陶模考上进士后,为官至一品大员的南洋大臣、两广总督。清代,陶氏家族的巨富在当时江浙一带为人称羡,甸上(今王江泾镇荷花村一带)陶氏庄园的住宅所占面积就达120亩,拥有房屋5048间,其规模在近代的嘉兴农村也可算是很大的私家庄园了。当地有个传说叫“晒银元”,说的就是甸上的陶氏大财主陶宏智,家里的银洋钿多得自己都数不清,整整装了九瓮十三缸,房子造了九九八十一间,以至后来要将缸藏的银洋钿放在太阳下晒一晒,成为当地村民调排他的笑话。

清乾隆年间,苏州洞庭山(今位于江苏苏州市西南,太湖东南部)一带也有个巨富席氏。因王江泾与苏州毗邻,因此陶氏等巨富也与苏州席氏等经常往来,更何况陶氏与席氏还有姻亲之谊。一日,陶氏乘船来到席家,只见在二里长的路边均设置了灯棚,内里的大蜡烛彻夜不灭,将整个道路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夹道皆设灯棚,夜行不秉烛。”可能是席氏有意要炫耀一下,问前来的陶氏:“我所居有未完善乎?”——我这个家这样的豪华,你看还有什么不完善的地方?陶氏回答道:“我看什么都好,只是大厅里的地砖有数尺之大,有点碍眼;而且房间外的池塘还少了一些荷花、菱芡之类,有点美中不足。”听到此话,席氏默然不语。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席氏又邀请陶氏游玩家中庭园,一起走过水榭,陶氏举目一望:池塘内已是荷花、菱芡一片,郁郁葱葱,生机盎然。陶氏告辞回家,出厅门时,又看见大厅内的地上都换成了一尺见方规整的地砖。“陶乃惊服。”

一天,王江泾陶氏有事到苏州去,闲时去戏院看了一场江南著名戏班“绝秀班”的演出,不禁为“绝秀班”精彩的演出叫好。班主看到这个其貌不扬、土里巴叽的“乡下人”这么喜欢看戏,有点看不起他,就带着嘲笑讽刺口吻对陶氏说:“尔好观,何不于家中演之,但日需风鱼火腿,方下箸耳。是时,戏价一本需二百金。”就是说,你这么喜欢看戏,为什么不邀请戏班子到你们家去演呢?演出时,需要用风鱼、火腿来招待;还有,请戏班子每本戏的价码要二百两银子。陶氏也不含糊,立马就与班主定下了到家中演出一百本的戏码。不多时,戏班子来到了王江泾陶家,陶氏就将他们关在大厅内每天演戏,来看戏的最多就是几个佣人及门人,大多时间都是戏班子自己演给自己看,无人做观众。而且,陶氏每天供给戏班子的两餐饭食,菜肴就是风鱼、火腿,其他菜肴均不供给。要知道,当时的风鱼是一道平常人家吃不起的名菜,鱼肉嫩香,鲜咸味浓;而火腿也是浙江一道名贵的菜肴。十天演下来,演员筋疲力尽;十天吃下来,大家厌食无比。每当用餐时,风鱼、火腿一端上桌,均要作呕。十天一到,班主马上向陶氏讨饶,认为自己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么大的主儿竟把他当作是“土老冒”。陶氏马上拍给班主十天一百本的唱戏酬金两万两银子(也可能还未唱到数),班主拿了银子后,赶紧道谢,带着戏班子走人。此事传遍江浙一带,从此,再也没人不拿陶氏当回事了。

当然,炫富心态古往今来皆有之。这种炫富心态,也是一种类似于如今“一夜暴富”后的畸形心态,生怕别人不晓得其富,生怕别人轻视甚至藐视他。这其实是一种要不得的心态,在如今的和谐社会中应力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