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我国现代海洋学创始人——

宋春舫的华丽转身


时间:2018年04月15日   作者:李健    
字号:

宋春舫(1892~1938)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人,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他的一生充满传奇变数,在国外读的是安邦治国的社会政治学科,回国后却跨行越界成为著名西洋戏剧理论家,转眼又成了中国现代海洋学科的创始人,跨度之大、变动之频,令人称奇之余不得由衷叹服。

宋春舫是含着银汤匙出生的,父亲宋季生是上海滩的洋行买办,外婆家是海宁的大地主,自己又娶了德商礼和洋行买办的女儿,衣食无忧,挥金如土,难免会沾染上富家子弟的乖舛任性。1912年,宋春舫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便出国留学,先入巴黎的索邦大学补习法语。因他少年在浙江吴兴老家的教会学校打下了扎实的外语基础,故索邦的法语课读得很轻松,手头又有大把的真金白银,每晚都会穿着高档的晚礼服,乘坐包租的华丽马车,呼朋唤友去巴黎大小剧院预订的包厢观剧听戏。无论是高雅的歌剧、芭蕾舞剧、音乐剧,还是通俗的话剧、脱口秀、魔术杂耍,他都是见门就进,逢场必到,从头到尾,津津有味,如醉如痴,乐此不疲。

宋春舫在语言方面颇有天赋,熟练掌握了英、法、意、德、西班牙五国的语言,且能读、能说又能写,可以直接品尝原汁原味的西洋戏剧,不必拾人牙慧。他在瑞士日内瓦大学主修的是社会与政治科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则公开宣称:“拿张文凭无非是为了糊弄父母,回国后好混口饭吃。我真正喜欢感兴趣的东西,那就是西洋的戏剧文化。”宋春舫深知一旦回国后就很少有机会观赏西洋戏剧了,即使想找寻相关的戏剧资料都很困难,便乘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姓颠沛流离,不少欧洲贵族家庭世代收藏的剧本名著散落出来的难得机遇,大量购入与西洋戏剧有关的著作。宋春舫收藏的基本上都是硬皮烫金的精装本,甚至有用摩洛哥软羊皮装订的手抄本,其中不少是可遇不可求的初版本、限量本与作者签赠本。这4800多册珍贵藏书随主人回到国内,最后落户在青岛福山路宋宅旁边专门修建的藏书楼“褐木庐”里。当时在青岛的学术精英杨振声、闻一多、洪深、孙大雨、丁西林等都是褐木庐的常客,还有京津沪等地的学者专门赶到青岛申请借阅。褐木庐成为当地的一个重要文化地标。

宋春舫回国后干过外交官、律师,著有《宋春舫论剧》及喜剧《五里雾中》《一幅喜神》等,还在1918年10月的《新青年》“戏剧改良专号”上发表过《近世名戏百种目》。一个在瑞士攻读社会政治学的留学生,回国后摇身一变居然成了著名的西洋戏剧理论家兼喜剧作家,还在北京大学开课主讲欧洲现代戏剧。宋春舫当年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完成了他跨行越界的华丽转身,似乎并没招来刻薄的大学同僚的冷嘲热讽,也搜索不到当年媒体对此的强烈反应、尖锐批评,实在是有点令人难以置信、匪夷所思。至于他又怎样与海洋科学研究联系起来的呢?更有一段传奇。

这还要从宋春舫赴欧洲留学说起,在法国留学期间,他利用假期到摩纳哥去旅游,参观过执政者阿尔贝大公所建的海洋博物馆。在博物馆里,他看到了很多海洋生物标本和活物,更使他感到惊奇的是,大公亲自参加海上调查并绘制了大洋水深图和海水的温度变化图等,诱发了他探索浩瀚大洋秘密的好奇心。

1928年夏天,在北大任教的宋春舫因骑马摔伤了肋骨,久治难愈并发了肺炎,经朋友介绍到青岛海滨避暑养病。他寄宿在青岛观象台台长蒋丙然家中,两人在聊天中达成共识:一个有辽阔海岸线的泱泱大国却无强大的海防,更无有关海洋的科学研究,怎能不被列强欺凌?必须要开创中国自己的海洋科学研究。宋春舫遂以个人名义撰写《海洋学与海洋研究》一文,发表在上海《时事新报》上,并建议第一个海洋研究所最好设在青岛。文章发表后国内知识界反响强烈,由此引起青岛当局的关注。蒋丙然顺水推舟提出在青岛观象台内设立海洋科,由宋春舫任科长,在观象台原有的海洋潮汐和一部分海洋水文观测的基础上,扩大与海洋有关的调查、研究工作。经当局批准后,宋春舫即辞去北京的所有教公职,移居青岛开始组织人员培训,并向法国利莎工厂订购了一批海洋调查和观测用的仪器设备和图书资料。当年的11月15日,青岛观象台海洋科宣告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海洋研究机构。

1930年秋,中国科学社在青岛开会,蔡元培、李石曾、杨杏佛等倡议在青岛成立中国海洋研究所,会议还公推宋春舫、蒋丙然和青岛市长胡若愚为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宋春舫负责设计与组织施工的青岛水族馆于1932年5月8日落成,是我国第一家海洋生物博物馆。宋春舫又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联络到北平研究院、教育部、经济部、山东大学和青岛市政府等机构,再次提出成立中国海洋研究所。北平研究院还派出动物研究所所长张玺到青岛协商共同合作进行“青岛胶州湾海洋动物调查”,得到青岛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双方商定由北平研究所负责科学技术人员和调查用的仪器设备,并成立了由张玺为团长的“胶州湾海生动物采集团”;青岛市政府负责安排北平来人的食宿问题,安排调查使用的船只。宋春舫派出留学生朱祖佑等人全程参与海上调查工作,市政府从青岛港务局调用了“赵村”号轮船作为承担海上调查的专用船只。1935年4月,开始了第一次海上调查采集工作,前后一共进行了4次海上正规调查,每次调查约30天,总计125天,采集了各种生物标本4000余种。调查的范围涉及胶州湾及其邻近海域。调查项目包括水深、底质、水温、透明度、水色、海水含盐度、海洋生物种类等,编辑出版了4期的《胶州湾海洋动物采集调查报告》。

1938年青岛沦陷,日本人强行接管了青岛观象台与水族馆,海洋研究工作被迫中止,宋春舫也离开了青岛,不久就病逝沪上,年仅46岁。虽最终未能建成中国海洋研究所,但由他倡议设立的“海洋科”和水族馆以及1937年建成的海滨生物研究站,为我国的海洋科学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