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论语》对鲁迅的影响
时间:2018年03月13日   作者:那秋生    
字号:

鲁迅的思想观点,可以在《论语》中找到相应的内容。比如《论语·雍也》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鲁迅强调中华民族的出路是:“首在立人,人立之后而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文化偏至论》)鲁迅“立人”思想,正是对孔子“立人”学说的弘扬与发展。

孔子“因材施教”的基础就是对学生的充分了解:“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论语·学而》)同样,鲁迅在《两地书》中明确地提出:“我们应该有自知之明,也该有知人之明。”

孔子主张“自讼”,即自我反省,纠正过失。《论语·公冶长》中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鲁迅《写在〈坟〉后面》一文中说:“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这就是不断地反省自己,否定自己,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

孔子的“两端说”,见《论语·子罕》:“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鲁迅也以“两分法”价值评判方式来审视中国传统文化的,以旧与新、动与静、落后与进步具体分析。

鲁迅发起创办了《越铎日报》,他在《越铎出世辞》中说:“其民复存大禹卓苦勤劳之风,同勾践坚确慷慨之志,力作治生,绰然足以自理。”这个“木铎”的典故就在《论语·八佾》里,还有对大禹的赞扬见《论语·泰伯》:“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

孔子在《论语·子罕》中说到:“吾谁欺,欺天乎?”鲁迅对这个“欺”特别感慨,他说:“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吗?》)

在语言表达方面,鲁迅也有意无意地借用了《论语》中的词句。《孔乙己》中的主人公有趣的个性语言:“多乎哉?不多也。”原来这句话就在《论语·子罕》中。鲁迅的《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文称自己是“后死者”,此语也出现在《论语·子罕》中。鲁迅《惯于长夜》诗中说的“月光如水照缁衣”,其中的“缁衣”就在《论语·乡党》篇里。鲁迅《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中说的“直道、枉道”,正是取自《论语·微子》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