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管窥(二二七)
时间:2018年02月10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胡适帮忙改“章程”】毛泽东比胡适小两岁。1920年1月15日,胡适在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毛泽东来谈湖南事。”当时毛泽东在北京酝酿筹备湖南“工友互助团”,为得到社会名流的支持,他去找胡适,就办学的目的与计划请教于胡适。胡适在后来的日记中,追忆了此事:“毛泽东依据我在1920年的‘一个自修大学’的讲演,拟成湖南第一自修大学章程,拿到我家来,要我审定改正。他说,他要回长沙去,用船山学社作为‘自修大学’的地址。过了几天,他来家取章程改稿。不久,他就回去了。”毛泽东在给周世钊的信中,证实了胡适日记的真实性。


【郑振铎的“最后一课”】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侵入上海租界。国立暨南大学当即决议:“看到一个日本兵或一面日本旗经过校门时,立即停课,将这大学关闭结束。”1941年12月8日上午10时30分,当看到几辆日本军用车,插着日本旗,经过校门口时,任教于该校的郑振铎正在上课,他立即合上书本,坚决地宣布:“现在下课!”学生们也一致起立,表现了师生们反抗侵略、维护民族尊严的爱国主义精神。


【黄埔第一学霸蒋先云】蒋先云乃“五四运动”时期湘南学生运动领袖,深受毛泽东赏识。黄埔军校成立后,毛泽东推荐他参加黄埔第一期的入学考试。结果蒋先云入学考试第一名,在校期间各科成绩均第一名,最后毕业成绩还是第一名!时任校长的蒋介石甚至说:“将来革命成功后解甲归田,黄埔军校这些龙虎之士只有蒋先云才能指挥。”


【战时教育重视理工科】1943年起,国民政府教育部实行公费制。分甲、乙两种公费生,甲种免学费、膳食费,还能获得其他补助;乙种仅免膳食费。按照战时“对所需各项建设人才的缓急程度”,教育部规定:“国立、省立专科以上学校师范,医、药、工各院系学生,全部为甲种公费生;80%的理科院系学生,60%的农科院系学生,40%的文、法、商等院系学生,可成为乙种公费生。对于私立专科以上学校新生,70%的医、药、工各院系,50%的理、农各院系学生,有资格成为乙种公费生。”由此可见,当时对工科、理科的重视,远在文科之上。


【冯玉祥讲革命劳绩】冯玉祥对何应钦不满,在日记里不称其名,以“人口丁”代之。某次冯对何说:“对革命有劳绩的应妥为安排。”何答:“干革命不应讲劳绩。”冯起而驳斥:不讲劳绩,为什么给总理修陵墓?蒋先生为什么当主席?你为什么当训练总监?我为什么当军政部长?


【张勋自题生祠联】二次革命失败后,张勋再次盘踞徐州,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筹建生祠。张勋生祠于1915年3月破土动工,当年11月全面竣工,坐北朝南,大殿正当中为张勋站像,上悬大总统袁世凯题赠“褒鄂英姿”金字大匾,两侧为张勋自题的生祠联:“我不知何者建德、何者立功,祇缘余孽未消,旧戟重来,稍尽军人本职;古亦有生而铸金、生而刻石,只恐盛名难副,登堂强醉,多惭父老神情。”1917年7月,张勋拥溥仪复辟,“衍圣公”孔令贻曾发电报祝贺,表示“日月同光”“普天同庆”云云,又自称备好巨款,打算在曲阜给张勋建立生祠,甚至都拟好“生祠启”了。可惜这位“衍圣公”动作还是不够快,否则张勋还可再撰一次生祠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