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管窥(二二六)
时间:2018年02月03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现代学生之条件】蔡元培以为至少具备三个基本条件,才配称作现代学生:狮子样的体力、猴子样的敏捷、骆驼样的精神。他认为中国要摆脱贫穷落后的现状,学生的责任重大,包括对学术的责任、对国家的责任和对社会的责任,所以中国的学生尤其需要有“骆驼的精神”,才能任重致远。除此之外,再加以“崇好美术的素养”,和“自爱”“爱人”的美德,便配称作现代学生而无愧了。


【辜鸿铭教英诗】辜鸿铭在北京大学讲英文诗歌时,称“英诗分三类:国风、小雅、大雅。国风又可分为威尔士风、苏格兰风等七国风”。他对学生说:“我们为什么要学英文诗呢?那是因为要你们学好英文后,把我们中国人做人的道理,温柔敦厚的诗教,去晓喻那些四夷之邦。”有学生向其求教学语言妙法,辜鸿铭说:“今人读英文十年,开目仅能阅报,伸纸仅能修函,皆由幼年读一猫一狗之式教科书,是以终其身只有小成。”而他主张的乃中国私塾教授法:“以开蒙未久,即读四书五经,尤须背诵如流水也。”

【梁漱溟诫子】上世纪40年代,梁漱溟曾告诫自己的两个儿子:“功课不过增进人知识,但吸收此知识而运用者则在吾人有健全之身体与活泼之头脑。身体不健全,头脑不活泼,勉强用功,吸收不进来。勉强吸收,亦不记得,或不会运用,徒劳无益。”


【朱谦之乐读】朱谦之终生以读书著书为乐。从入小学起,每日清晨5时必起床。每天有读书写作计划,事不毕不成眠。就学北大期间,终日埋头图书馆,饱览群书。时任图书馆主任李大钊曾对人说:“北大图书馆的书,被朱谦之看过三分之二了,再过一个月,将被他看完,他若再来借书,用什么方法应付呢?”一时传为佳话。


【张学良“昂昂然而去”】1936年12月26日中午,蒋介石乘机返抵南京。同日,张学良致函蒋自请处分。27日,蒋得知胞兄蒋介卿去世。蒋日记写道:“本日医病,下午会客,胞兄介卿正午逝世,余在病中,家人犹不愿使余闻知。呜呼,兄弟三个,今只残余一人矣。蒙难之中使病兄惊悸,致其遭速亡。但余出险之讯,彼已闻知,当可慰。”当天晚间,蒋与张会面,但并不愉快。蒋在日记中写道:“晚见汉卿,彼犹强余以实行改组政府而毫无悔祸之心,余乃善言慰之,并实告以军法会审后,请求特赦,并予以戴罪图功之意,彼乃昂昂然而去。”


【孙传芳被刺】“九一八”事变后,孙传芳寓居津门,靳云鹏见孙心绪烦乱,无所适从,便劝其念佛韬晦,借以超脱凡念。经靳动员,两人共同创建天津佛教居士林,以靳为林长,孙为副林长。孙皈依佛门,法名“智圆”,经一段时间修行,孙传芳性情大变,东山再起之念不复再有。言谈举止亦和往日大不相同。孙传芳于1935年11月13日,在居士林为施剑翘枪击陨命后,《大公报》14 日刊载靳云鹏谈话:“馨远系余劝其学佛,平日作功夫甚为认真,诚心忏悔。除每遇星期一三五来诵经外,在家作功夫更勤,每日必三次拜佛,每次必行大拜二十四拜,所以两年以来神色大变,与前判若两人。其夫人亦作功夫甚勤。立志改过,专心忏悔,而犹遭此惨变,殊出人意料之外,几使人改过无由,自新亦不可得(靳氏言至此,不觉拍案叹息)……此风万不可长……人非圣贤,谁能无过,要在知过改过。若努力改过犹遭不测,则无出路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