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管窥(二二三)
时间:2018年01月13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梁启超烂漫】1921年,梁启超将自己所著的《墨经校释》四卷送请胡适作序。胡适写了一篇长文,文章中赞扬了梁氏对墨子研究的贡献,也直率地提出了自己不同的见解。梁启超阅后有些不快,在编排书稿时,便有意将胡适写的序置于书后,而将自己的反驳文章放于书前。对梁启超的这一做法,胡适一笑置之,没有计较,他在日记中写道:“这都表示他的天真烂漫,全无掩饰,不是他的短处,正是可爱之处。”


【茅盾矫枉过正】在文学革命的初期,胡适等人为了扩大白话文的影响,壮其声势,往往矫枉过正,对文言文的价值过多否定,甚至简单断言它已是“死文学”,主张将其完全废除。譬如当时茅盾便曾强调:“必须相信白话是万能的……决不要文言来帮助……我们必须十分顽固,发誓不看古书,我们要狂妄地说,古书对于我们无用,所以我们无须学习看古书的工具——文言文。”于今观之,这些过激言论显然是不正确的。


【熊马异趣】熊十力、马一浮惺惺相惜,一见莫逆。后马一浮办复性书院,即列熊十力为创议人,但对办学的目的方法,两人却大异其趣。马一浮认为,书院宗旨在学道,而非为了谋食,如果预设出路以为号召,则来学者已“志趣卑陋”;“西洋之有学位,亦同于中国旧时之举贡,何足为贵。昔之翰林,今之博士,车载斗量,何益于人?”熊十力则不赞成马一浮的主张,他担忧学生与世绝缘,将来没有出路;学生毕业也应获得一种类似的学位,且须政府授与。两人唇枪舌剑,颇带意气。在指导学生读书方面,马一浮主张遴选精华、循序渐进;熊十力则主张开放式读书,泛观博览。熊说马取人太严,而他主张取人应宽。他说,王阳明取人太严,所以王阳明以后没有第二个王阳明;曾国藩取人较宽,所以曾国藩以后不但有第二个曾国藩,还有第三个曾国藩。


【冯玉祥撤日本旗】冯玉祥驻军南苑,一次,高级教导团宴会,其中有十多个日本人。布置会场时,照例悬挂万国旗以为点缀。冯让把万国旗中的日本旗全撤下。客人到齐,有一个日本人觉察后询问何故不见日旗。冯便说:“这旗是从街上买来的,我们办事的人跑遍了全街,也找不着带有日本旗的万国旗。真是奇怪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贵国对我国提二十一条的事,使百姓产生恶感。”冯的左右也附和其说。冯又对日公使小幡说:“公使不要以为此是小事而漠视之,应当打个电报报告你们政府,使能知所考虑与反省。”


【雷峰塔倒好出头】孙传芳由闽入浙,抵达杭州之日,恰值雷峰塔崩塌。杭州百姓议论纷纷,盛传是因孙传芳杀气太重,带兵进入杭州,雷峰塔才倒掉的,不是好兆头。孙传芳却大笑说:“雷峰塔倒了,白娘子由蛇成龙,自由行空。这不正预示着我辈的出头之日吗?”


【“平肩王”张勋】张勋的妻子曹氏反对复辟,可惜她是妇道人家,张勋不肯听她的劝。在复辟成功后,张勋得意洋洋地告诉曹氏自己已经被加封为“忠勇亲王”,谁知道曹氏却大骂他说:“民国待你不薄,你今天冒天下之大不韪,惹下滔天大罪,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不为子孙考虑一下吗?你今天被封为忠勇亲王,我就怕你明天要作平肩王了!”张勋不解,问:“平肩王是啥意思?”曹氏说:“你将来首领不保,一刀将你的头砍去,你的颈不是与两肩一字平了吗?”张勋听后大怒,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