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清朝的那些无知御史
时间:2018年01月13日   作者:唐宝民    
字号:

据民国著名报人喻血轮介绍:清朝的很多满族官员,没有什么文化,是目不识丁之辈。为了多选拔满族人当官,当时朝廷有一项规定,可以为这些人“保送御史”,因为保送御史不需要考试,所以许多满族人虽然大字不识几个,都纷纷走这一捷径,成了堂堂的御史。

这些人没有什么能力,但虚荣心却极强,也想在上司或皇上面前表现一番,以显示自己是可用之才,不是只会吃干饭的。怎么表现呢?他们的方法就是向领导提建议。提建议本来无可厚非,而且还是一件对国家有益的事,然而,由于这些御史平时不学无术、腹中空空,根本提不出什么正当的建议,以至于闹出了许多笑话。

乾隆时期,有一个御史上奏朝廷,所奏的内容大致是:“北京的宣武门,现在被称为顺治门,但顺治是世祖的年号,不宜称用,所以奏请另刻门楣、更正名称。”乾隆看完这份奏章后冷笑了两声,命令侍卫带着这个御史到现场去看看。侍卫把这个御史带到现场,揪着他的耳朵对他说:“你看明白了,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这个御史抬头观看,发现门首上刻的是“宣武门”三字,并没有“顺治门”字样,不禁羞得满脸通红。原来,在这件事上,这个御史把道听途说的话当成了真事儿,也没有进行必要的调查,就急急忙忙写了奏章上奏,以显示自己的能力,结果反而弄巧成拙。

中日甲午战争时期,朝廷上下都在谈论甲午战争的形势,大臣们都分别发表自己的看法,一些人还积极向朝廷提出一些建议,有些建议还获得了朝廷的肯定、受到了皇上的表扬。

这样一来,就启发了一些平庸的御史,他们也挖空心思想趁机表现一番,以便获得皇上的赏识。于是,有一个御史就上了这样一份荒唐的奏章:“日本东北有两大国,曰缅甸,曰交趾,地大于日本数倍,日本畏之如虎,请遣一善辩大臣前往,与该两国订约,共击日本,必可得之。”这份奏章简直是胡说八道。显然,上奏章的这个御史,平时根本不学习,对世界形势简直是一无所知,连一些最基本的地理知识都不知道,却偏偏要挖空心思表现自己,结果成为笑谈,不但没获得皇上的赏识,反而差点儿被治了罪。

还有一个更荒唐的御史。这个家伙看到别人都在为甲午战争出谋献策,也想趁机表现一番,恰好那天,他去参加早朝,在午门外看到大臣王文敏正与同僚议论甲午战争的军事形势,只听王文敏说:“形势太急迫了,必须启用‘檀道济’为大将不可。”王文敏所说的“檀道济”,其实是指当时的名将董福祥,但那个御史却不清楚,他也没听说过檀道济这个人,不知道檀道济是已经死去了一千多年的古代名将,立即问明了檀道济三个字是怎么写的,回家后也起草了一份奏章。他在奏章中建议朝廷起用檀道济。光绪皇帝看到奏章后鼻子都气歪了,非常震怒,差一点将这个草包御史革职。

向领导提建议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能够帮助领导排忧解难,还可以推动某些工作的改进。然而,你所提的建议必须是合情合理的,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一定要靠点儿谱,如果满纸尽是荒唐言,那么不但不可能受到赏识,反而会成为笑柄。上面讲到的这几个御史,本想借提建议来表现自己,结果却“杯具”了。究其原因,一是他们提建议的动机不纯,不是为了帮领导化解难题,而是为了出风头表现自己;二是他们的水平实在太低,连常识性的东西都没弄明白,就敢提建议,所以只能贻笑大方。如此看来,身为官员,还是应该多加强学习,那才是人间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