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文人爱梅花
时间:2018年01月06日   作者:孟祥海    
字号:

自民国以降,许多读书人对梅花情有独钟。

鲁迅自幼喜欢梅花。在绍兴鲁迅纪念馆,至今存有鲁迅1897年手抄的咏梅诗集——《二树山人写梅歌》。《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鲁迅写到:“三味书屋后面也有一个园,虽然小,但在那里也可以爬上花坛去折蜡梅花,在地上或桂花树上寻蝉蜕。”此外,鲁迅还藏有一枚“只有梅花是知己”的印章。可见,鲁迅与梅花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梁实秋喜画梅花。他说:“我对梅花的冷峻怀有非常的向往。人之不可随波逐流,似乎也仿佛梅花之孤芳自赏。”他在《画梅小记》中说:“有一回,我效陆凯、范晔故事,画了一枝梅,题上‘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句寄赠友好。复信云:‘如此梅花,吾家之犬,亦优为之!’是终不免与猫儿狗子为伍,为之大笑。”这是朋友间的戏语,其实梁实秋画的梅花,非常有文人画的风骨。

台静农也喜欢画梅花。王祥夫在文中写道:“每当过生日,台静农照例都要为张大千画一幅梅花以祝寿,张大千对台静农说:‘你的梅花好啊!’后来我看画册,台静农的梅花果然不错,有骨格和风致在里边,圈圈点点中无俗尘气。”

老舍夫人胡絜青喜画梅花。她的《朱梅》一画,用朱砂画梅花、梅枝,别出心裁。老舍也用朱砂题诗:“夫子风流爱赤梅,月明不待美人来。晴霞红日花如海,枝是珊瑚朱是苔。”又题:“因忆蜀中朱砂梅,立春前放蕊,香艳无敌。与素心腊梅,吾所最喜。”一个画,一个写,真是妇唱夫随、珠联璧合。

汪曾祺画梅花别出心裁。一次,他为邓友梅画了一幅铁干梅花。树干树枝都是墨染,梅花是白色的,是所谓“蜡梅”。画中夹一张纸条:“你结婚大喜我没送礼,送别的难免俗,乱涂一画权作贺礼。画虽不好,用料却奇特。你猜猜这梅花是用什么颜料点的……”邓友梅夫妇猜了两个月硬是没猜出来。后来汪曾祺才告诉他们说,梅花是用“牙膏”画的。这用牙膏画梅花,大概是绝无仅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