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竹筒盛诗传千里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作者:娄悉    
字号:

诗筒,也是古代文房四宝之外的配套用品,最早起源于唐代。《唐语林》载:“白居易为杭州刺史,与吴兴守钱徽、吴郡守李穰酬唱,多以竹筒盛诗往来,谓之诗筒。”白居易的诗中也常常提到诗筒,《醉封诗筒寄微之》就有“为向两州邮吏道,莫辞来去递诗筒”。他也在给元稹的答诗中介绍了诗筒传韵的方式和内容,“拣得琅琊截作筒,缄题章句写心胸。随风每喜飞如鸟,渡水常忧化作龙。粉节坚如太守信,霜筠冷称大夫容。烦君赞咏心知愧,鱼目骊珠同一封”。在白居易之后,用诗筒传递诗稿往来应和,渐渐成为文人雅士间的一种风气。

7d3b4788721f42ce9b1f7008942d9056.png

到了明代,诗筒更成为文士出行必备的文具,与茶具、香炉、文房用具等一道置于“备具匣”中,里面“藏红叶各笺,以录诗”,类似于李贺的“诗囊”。关于竹诗筒的制作,王世襄的《竹刻小言》提到:“截竹为筒,圆径一寸或七八分,高三寸余,置之案头或花下,分题斋中咏物零星诗稿,置之是中,谓之诗筒,明末清初最多。”据记载,明清间许多著名的竹刻家都擅长雕制诗筒,可惜传世诗筒实物难得一见。目前可见的诗筒多是清代中后期,或者民国时期的制品。2006年嘉德春拍上曾出现过一件清嘉庆十九年嘉定马国珍(号珂亭)制的松荫逸兴图诗筒。口呈泥鳅背,竹节横膜为底,并隐起三只矮足,更有细密的浅浮雕刻画,是难得的名家珍品。诗筒的材质在传统的竹质之外,还可见到檀木、沉香木,以及更为名贵的象牙制品,也曾出现过陶瓷诗筒,不过与竹诗筒相比,数量要少得多。

我收藏的这个竹刻山水纹诗筒,为清代器物。呈浅琥珀色,光鉴润泽,盈握掌中,分外可人。诗筒的正面以浅浮雕法镌刻一幅深秋山林景色的画卷:远处重峦叠嶂,近处枫叶红透,平静的江面上漂过一叶扁舟。装饰繁简得当,整体风格质朴素雅。筒外壁刻杜牧《山行》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书体秀媚隽逸,运刀清丽遒劲。最后落款为“二山”两字。

现在流传竹制的诗筒,大多是清朝末期和民国时期的,由于竹制品不易长久保存,所以流传至今的诗筒品相完好的已不多见。专家认为,有名人名家书款并兼有文趣的诗筒,都具有较高的欣赏和收藏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