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闲话孟郊的两首咏母诗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作者:张天野    
字号:

孟郊是中唐一位著名苦吟诗人,与贾岛齐名,人称“郊寒岛瘦”。孟郊的诗风多险奇艰涩,但也并非全都如此,譬如那首著名的《游子吟》,就写得真挚深沉、感人至深:“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游子吟》只有短短六句,诗歌抓住了母亲给游子缝衣这一细节,从细微处流露出母亲与游子之间那份纯真的感情。末尾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以当事者的直觉,翻出进一层的深意:对于春天阳光般厚博的母爱,区区小草似的儿女怎能报答于万一呢?千载之下读之,犹令人感动,孟郊诗的穿透力当真是十分让人惊叹啊。

孟郊一生窘困潦倒,直到50岁时才得到了一个溧阳县尉的卑微之职。诗人自然不把这样的小官放在心上,仍然纵情于山水吟咏,公务则有所废弛,县令就只给他半俸。

这首诗的题目,笔者常误做《慈母吟》,相信有许多朋友也跟笔者一样,会犯同样的错误。为何会这样呢?大概是被首句“慈母手中线”误导,直接以前两字为题目了。凑巧的是,孟郊还真另有一首《慈母吟》,虽不如《游子吟》出名,但一样写得情真意切。他是这么写的:“时梦返故园,庭院草木侵。痛不见慈颜,长留带泪吟。慈亲养育我,眷眷鞠劳心。耕作一何苦,持家一何殷。教诲严有道,仁义秉忠勤。为人须良善,读书惜寸阴。但求业有就,非图步青云。懿德尊为鉴,遗言作家训。平生当奋力,不负慈母心。”

孟郊在诗中写道,他曾做梦又回到了老家,庭院里草木丛生,却再也看不见母亲慈爱的容颜。诗人接着回忆母亲如何养育他,如何持家有道,如何教育他做人和读书。诗人很感慨,表示要把母亲的教导当做自己的家训,让子孙后辈都恪守遵循。此诗以“平生当奋力,不负慈母心”结尾,在全诗哀婉沉郁之上又涂抹了一段亮色,较之“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虽殊途而同归。

从诗句来看,《慈母吟》写于孟郊母亲逝世后,时间晚于《游子吟》。两首诗读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视角虽不同,但都微言大义,歌颂了母爱的伟大,让人印象深刻。孟郊,不愧是古今母爱诗的第一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