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此《一般》终非一般
时间:2017年11月11日   作者:张雪根    
字号:

上个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中期的20年间,在北京、上海、广州、汉口和重庆等地,先后出版取名为《一般》的9种期刊中,存世最多,办刊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当数由沪上立达学会编辑,开明书店发行的《一般》月刊。笔者近期有幸从《藏书报》语华书馆订购得《一般》第1卷第1期,了却了多年的一个心愿。

这份1926年9月5日横空出世的《一般》月刊,先后由夏丏尊(作家兼教育家,曾参与创办《中学生》和《月报》等杂志)和方光焘(作家兼学者,参加过创造社和“左联”)任主编。刊物以“公开的、超然的、民众化的出版物”为旗帜,采用“用平心比较研究,给一般人的指导,救济思想混乱的现状”为编辑方针,致力于学术介绍,辟有论著、书报评介、文学、艺术、介绍与批评等栏目。所刊文章注重中国社会政治前途,西方政情文化概述和文学艺术评论等,在一般读者中很快引起了共鸣。

细观这份冠名《一般》的月刊,实非一般。笔者手里的这一份《一般》月刊,不叫“创刊号”,封面标注“诞生号”,刊发的创刊词,别开生面,采用的是两人对话的形式:“好久不见了,你好!”“你好!”“听说,你们要出杂志了,真的吗?”“真的,正在进行中。”“很好,很好,那么将来这杂志叫做甚么名称呢?”“名称真取不出好的,甚么青年、解放、改造、进步等类的名目都已被人家用过了,连新、晨等类的单字,也被如数搜尽了。没法,就叫做‘一般’罢。好在我们无甚特别,只是一般的人,这杂志又是预备给一般人看的,所说的也只是一般的话罢咧。”“哦,‘一般’新鲜得很!”“呵!”“我很希望‘一般’将来成为一般人所欢迎的杂志,给一般人以许多好处。”“我们自己也这样希望着,但这要看我们的能力了。”“再会了,以后随时在‘一般’上领教罢。”“再会,再会。”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样的发刊词,读着既亲切,又一目了然,自然拢住了读者的心灵,真的不一般。

作为一份由立达学会同人主办的综合性文化月刊,会员中为《一般》撰写文章的有夏丏尊、叶圣陶、周建人、陈之佛、郑振铎、章克标、陈望道、朱自清、胡愈之、章锡琛、刘大白等。海纳百川,《一般》还吸纳了不少社会著名作家或学者,如茅盾、夏衍、郁达夫、巴金和朱光潜等都加盟了作者队伍。

《一般》第一卷第一期刊发的文章,可分为论说文、文学艺术作品、书报评林、介绍与批评和时事摘要等。其中论说文中有叔琴的《一般与特殊》,夏丏尊译的《中国的国家秩序与社会秩序》、薰宇的《青年底生活问题》、会外作者范寿康的《读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和李未农的《一般的错误》等;文学艺术作品,刊有叶圣陶的《遗腹子》、夏丏尊的《长闲》、匡互生的《趣味丰富的秋的天象》、孟实的《旅英杂谈》和会外作者孙福熙的《不死》等;本期首推的书报评林栏目,编者加了按语:“本栏以纠正出版界的混乱现象养成一般人的读书趣味为目的,专载读书录新出版物的介绍及批评,冀以作一般读书社会的指导。本栏文字,欢迎投稿,但下劣书报,本栏概不代为介绍。”本期此栏目刊有默之的《张资平氏的恋爱小说》、王自祥的《读经今故学和古史辩》、周建人《关于性史的几句话》和沈本权《评商务印书馆的〈学生杂志〉》等;介绍与批评则刊出了《中国伦理学史》等9种书籍介绍等。

既是立达学会会员,又是作者的丰子恺先生,为《一般》诞生号创作了扉页画、题头画和补白式漫画,生动有趣,为杂志版面增添了活跃气氛。

《一般》出至1929年12月,因经济拮据,在立达学园停办后不久即终刊,出了9卷,每卷4期,一共出版发行了36期。这份为一般读者办的《一般》月刊,在集刊爱好者眼里,堪称民国一份有影响的期刊。一叶知秋,细数《一般》月刊种种非一般之处,令人发省:民国期刊若水,淌过才知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