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民国管窥(二一四)
时间:2017年11月11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胡适的生活习惯】据罗尔纲回忆,上世纪30年代初的胡适,每天的生活习惯是这样的:“早晨7点起床,7时40分去北京大学上班。中午回家吃午餐。下午1时40分去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上班。晚餐在外面吃,晚11时回家。到家即入书房,至次晨2时才睡觉。他每晚睡五个小时,午餐后睡一小时。这是每天的生活。星期天不同,上午8时到12时在家中客厅做礼拜。他的礼拜不是向耶稣祈祷,而是接见那些要见他的不认识的人。凡见过的不再见。他是不分品类,一视同仁,有耶稣的作风,称为做礼拜,是有取义的。礼拜天下午在家做工作,不接见人,但傅斯年却例外的,经常在这个时候来倾谈。礼拜天晚餐同样是在外面吃,也是到了夜11时才回家。胡适每天下午是6时下班,到11时共五小时。他在什么地方晚餐,晚上和什么人聚会,我没有打听过,但有一点却是清楚的,这五个小时,是胡适一天最快乐的时候,他交际在此,娱乐在此。他不打麻将、不跳舞、不看电影、不听京戏,他做什么娱乐呢?他喜欢倾谈,那他的娱乐就是倾谈吧。”


【刘文典痴迷滇戏】刘文典在西南联大任教时,他的学生陶光看上了一位才貌双全的滇戏女艺人,想请刘文典为之做媒,便常拉着刘去看滇戏。陶光已人到中年,刘自然乐意成人之美。结果,刘从此对滇戏着了迷,而陶也抱得美人归。此事一时传为佳话。刘认为真正能保持中国之正统者,唯有滇戏。上世纪40年代,他几乎天天去看滇戏,“光华剧场的头排两个座位被他常年包下,届时风雨无阻,偕夫人每晚必到。尤对著名老生栗成之的演唱艺术极为倾倒,曾誉为‘云南叫天’,并赠以诗‘檀板讴歌意蓄然,伊凉难唱艳阳天。飘零白发同悲慨,省食憔悴李龟年’。”


【朱光潜美学起步】朱光潜最初的美学研究,是从上虞的春晖中学起步的:“学校范围不大,大家朝夕相处,宛如一家人。佩弦和丏尊、子恺诸人都是爱好文艺,常以所作相传视。我于无形中受了他们的影响,开始学习写作。我的第一篇处女作——《无言之美》——就是在丏尊、佩弦两位先生鼓励之下写成的。他们认为我可以作说理文,就劝我走上这一条路。”


【徐树铮的先见之明】孙中山督师北伐,驻节桂林,徐树铮受段祺瑞之命,往商同盟之策。孙中山召集护法各省首脑会议,陈炯明独不往,徐心知有异,私下对马君武说:“孙公祸将不久了!”徐乃匆匆北返,不久,陈炯明部叛变。


【孙传芳行善】孙传芳在天津当寓公,为行善事,每届炎夏,必在宅门前放置绿豆汤,免费供过往行人消暑解渴。1933 年中秋节,孙对入宅行窃之徒大发慈悲,非但不加惩罚,反而命人赏米放归。孙的善举被传开后,新闻界即以《孙公馆缉贼赏米,中秋夜乐善好施》为题加以报道。世人闻之纷纷议论“孙联帅如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顺口溜中的阎锡山】1912 年,阎锡山通令山西全省,男人剪辫子、女人放脚,以及兴办学校等,并首先在他的家乡施行起来。因当时守旧势力顽固,阻力重重,在五台、定襄一带流传关于阎的顺口溜:“初三、十三、二十三,河边出了个阎锡山。阎锡山灰拾翻( 当地方言胡折腾、胡闹的意思),剪了辫子留了学,搬了神堂立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