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统战新闻>民建>详情

最美浙江文物守望者 

——民建会员严幼轩的广济桥保护之路


时间:2018年02月08日   作者:通讯员 杭建    
字号:

在2017年浙江省文物局首届“最美浙江文物守望者”终评入围人员名单中,年逾九旬的民建老会员严幼轩榜上有名,获得“最美志愿者”称号。

严幼轩从小在塘栖成长,一直在塘栖工作、生活,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塘栖人。在严幼轩看来,广济桥是500多年前余杭先辈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和大无畏精神创造的一个奇迹,保护广济桥是他的责任。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具有重大价值的古桥,却屡屡遭到安全威胁。 20世纪90年代,水上交通运输发展迅速,广济桥航段是进出杭州船舶航运必经之地。当时,来往船只频频撞击桥墩,桥体不均匀沉降、桥墩基础河床泥土严重淘空、桥脚木桩部分霉烂、桥墩条石撞裂、拱券石断裂、桥身砌石垂直缝拉开、桥身扭曲、北次孔变形等情况不断出现,广济桥岌岌可危。时任余杭区政协常委的严幼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撰写详尽的调研报告,多次通过提案和社情民意信息反映问题,并提出建议。1991年,当地政府与文物部门进行了修缮。1995年,广济桥桥墩被行驶的船只撞坏,严幼轩感到“就像自己的脚被撞断了一样痛心”。他奔走疾呼,希望对古桥进行抢救性保护。政府部门接受了他的建议,花费130万进行了第二次维修与保护。

20世纪80年代,为利于通航,大运河河道曾进行过两次疏浚。水上交通部门提出,广济桥已成为严重影响水上交通运输的瓶颈口,影响杭州市水上物资的供应,应该拆旧桥、建新桥,彻底解决堵航状况。拆掉广济桥的呼声渐高。严幼轩建议,大运河塘栖段另辟河道,为广济桥让路。他的建议得到了文物部门和区政协的支持。1993年初,杭州市政府召开了相关听证会。会上争论激烈,严幼轩动情力争,他那句“长桥兴,塘栖兴;长桥毁,塘栖完”,令人动容。经过3年的论战,最终保桥的呼声盖过了拆桥的要求。政府投入7500万元,开挖了一条四级新航道,使该航段通航能力升格为500吨级,巍巍广济桥得以傲然挺立,留下了一段“7500万元保一座古桥”的佳话。

然而,新航道比老航道长了0.8公里,很多船舶不愿绕远,广济桥仍然受来往船舶碰撞的影响,伤痕累累。严幼轩拍摄了大量实物照片,多方奔走呼吁,要求老航道禁航。2004年7月,他撰写《广济桥现状堪忧》一文,刊登在区政协信息专报上,指出广济桥保护中存在的若干问题,引发有识之士的共鸣。2006年7月,在各级领导的重视、支持下,广济桥水域实施封航,改变了船运经过广济桥的历史。

封航后,保护广济桥的使命并未结束。为了消除古桥存在的安全隐患,严幼轩又提出几条中肯的建议。经过3年的调查、设计、论证、依法报批,2007年,广济桥的第三次修缮工程启动并完成。这是该桥500多年来进行的最大一次修缮工程。省文物局专家们在验收时如此评价:“广济桥修缮工程为全省乃至全国古桥保护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古桥修缮保护典范。”

多年来,严幼轩悉心守护的不仅仅有广济桥,还有塘栖其他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如塘栖乾隆御碑碑座、郭璞井、栖溪讲舍碑、塘栖水北明清一条街、塘栖八字桥檐廊一角等散落在古镇角角落落的文物遗存,而今都已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或文物保护点,丰富着古镇塘栖丰厚的历史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