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详情
医疗耗材滥用须对症精准治理
时间:2017年12月26日   作者:木须虫    
字号:

微观点:医疗耗材滥用,与“以药养医”的依赖如出一辙,对昂贵耗材的选用与药品处方用高价药一样可能存在“回扣”的灰色利益链条。

近日有媒体报道,贵州省某三甲医院因医保基金面临穿底压力而停用部分医疗耗材,致正常治疗受影响。12月20日,贵州省卫计委就此事回应记者称,网传消息不实。经查,该医院停用了部分辅助性的可用可不用的耗材,并未停止临床必需用材。目前贵州省医保基金运行平稳,未出现“收不抵支”。

医疗耗材滥用是导致医疗费用负担居高不下的重要因素,从控制医疗费用的角度来说,减少可用可不用耗材、药品的使用量,遏制耗材选用“用贵不用贱”的现象,确是对症之药。不过,具体到医疗耗材的使用,既关系到医疗的具体行为,特别是外科手术,也关联到医疗和耗材营销的利益链条。一定程度来说,医疗耗材滥用,与“以药养医”的依赖如出一辙,而对昂贵耗材的选用与药品处方用高价药一样可能存在“回扣”的灰色利益链条。

所以,治理医疗耗材滥用,一定程度上会给医疗秩序带来影响,但更深层次则会触动包括医疗在内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贵州省这家医院停用医疗耗材,被指医保穿底,甚至指向控费影响医疗秩序的传闻,被业内解读为利益集团混淆视听,并不无道理。当然,这不排除因为医院今年医保资金预付额度花光了,采取限制高值耗材与药品,满足控费的要求。倘若如此,这与医疗控制耗材滥用的本义相去甚远。

客观而言,医院受制于利益掣肘,并无控费的内在动力与诉求。通过控费来倒逼医院减少不必要的治疗、用药等,是一根杠杆,但还很粗放,如因控费导致医院拒绝病人、给病人设置住院期限等损害患者权益的现象屡有发生。

应当说,降低医疗费用是减少和控制耗材滥用的目的,而不是调控手段。防止耗材滥用,应对症下药,精准治理。耗材滥用首先要严控耗材价格虚设,斩断非法利益链条。有必要建立医疗耗材严格的准入制度,即类似于药品谈判制度,有序扩大医保报销耗材目录,将高值耗材挡在医疗之外。其次,应建立医疗耗材使用的技术规程,细化各类医疗对耗材选用的范畴、目录及判定标准,合理限制医疗对耗材选用的权利。第三,在防范与控制上应推进医政与医保的联动,加强对医院医疗过程中耗材使用的日常监督,而不能通过“控费”一控了之,真正管细管实。此外,减少和控制耗材滥用,是持续推动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方面,在给医院不当收入做“减法”的同时,必要的补血要跟上,如公共财政应当给予适应补贴,并与耗材控制的实效挂钩,手术技术服务价格也应有所增长,为营造健康医疗生态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