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物通讯>详情
郭航远:心若向阳无畏悲伤


时间:2018年10月23日   作者:本报记者 张丹丹 通讯员 丁凯    
字号:
1017233894214a2a97cb00ca19a1710a.png

e8e24289b59c484d93b6ec5220bff012.png


在今年首个“中国医师节”庆祝大会暨第十一届“中国医师奖”颁奖表彰大会上,郭航远获得“中国医师奖”受表彰。医生、院长、作家、政协委员,郭航远身兼多个角色,他的人生也因此更加丰富和精彩。

角色一:医生

年少时,郭航远就钟爱卫生院的那份安静与特有味道。循着这份热爱,填报高考志愿时,他清一色地写满了医学院校,从军队医学院校到协和医科大学、浙江医科大学,一直到绍兴卫校。“只要能学医,就好。”

随后,他在浙江医科大学求学至博士学位,并于2003年东渡扶桑,完成了博士后深造。

如今,医生是郭航远最为看重的一个角色。尽管放射线下的手术影响到他的健康,60后的他已有了一双70岁老人的眼睛,但拿手术刀这件事始终是他最不能舍弃的。这些年,再怎么忙,他都始终没有中止临床与科研工作。

郭航远曾被中国医师协会评为2017年度“十大医学新锐”,获奖词中如是写到:心若向阳,无畏悲伤。26年,他奋斗在临床一线,为的是“心心”向荣。他善于运用“治未病”理念和方法预防干预心血管疾病,将防、治、康三面大旗高高举起……

“上医医未病。”比起大量的日常性诊疗,郭航远更看重的是疾病预防。他说:“我国百姓的健康素养基础比较薄弱,这件事专业医疗工作者不去做,搞歪门邪道的人就会钻空子。” 为此,他把控烟、禁烟内容纳入病历,并进行质量监督;与此同时,他还带着团队编写相应的健康科普书籍,免费发放给群众。

角色二:院长

始建于1942年的绍兴市人民医院是当地最大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2009年,郭航远成为这家医院的掌舵人。

彼时,医院的学科建设如同村里的生产小分队,以诊疗组形式作战,无法形成学科的规模效应;而过于讲究经济指标,又导致诊疗组之间欠缺合作,矛盾频发,无法形成合力。医院的技术实力与城市地位、百姓期望都有着明显的差距。

“医院发展需要防治康三位一体。如果把医院比做一个人,技术就是身体,学术科研就是身上穿的衣服。”在郭航远的带领下,截至目前,医院已拥有3个省重点扶植学科、7个省市共建重点学科以及23个市级重点学科,并构建了肿瘤综合治疗技术、心脑血管介入治疗技术等十大核心医疗技术,还成功创建了神经外科、普外科、呼吸内科、神经内科等“浙东地区专病中心”。

2012年,郭航远在医院创立了中荷康复医学中心。“有些疾病国内的治疗水平跟西方几乎同质化了,但是我们后续的康复管理却很难。很多患者病看好了但是生活质量下降,医学‘尾巴’上的康复一定要加强。”如今,该中心的规模、设备、技术、学术等在省内处于一流水平。

角色三:作家

2016年5月,郭航远的《医说阳明心学》面世。这是他历时3年,利用零碎时间在手机备忘录上完成的。

当治心病的遇到讲心学的,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郭航远对王阳明心学的兴趣,源于2003年他在日本福井大学医学部做博士后研究期间。日本人对王阳明的学习热情,令他产生了一探阳明心学的兴趣。“许多日本大企业的领导者都说自己是阳明哲学的信徒。一位海军将军甚至在腰间别着一块牌子,上书‘一生俯首拜阳明’。”郭航远回忆。

身为心脏病医生,每天面临人心之实体,但郭航远也关心中国人的心灵健康状况。“行走在医学与文学之间的苦行僧”,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目前,他已经出版了40多部人文、医学、科普等著作。他的手机不刷微信,不上QQ,只用来打电话、发短信,以及写书。

“只会拿手术刀的,叫医匠,有思想、有人文情怀、有技术甚至有艺术的,才能称之为医生。医生对患者应该满怀同情、理解和关爱,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合理、恰当地应用先进的诊疗技术,使百姓既能够感受传统人文关怀,又能够享受医学科学发展的最新成果。” 2012年,郭航远出版的《医生职业化培养》,聚焦医生人文精神的塑造与职业精神的提升。

“一位合格的医务工作者必须具备人文素养”,在他眼中,医学本质上是“人学”,关注的是在痛苦中挣扎、最需要关怀和帮助的人,它是最具人文传统的学科,这也使得医生这一职业更富含人情味。

角色四:委员

2017年4月,郭航远成为绍兴市政协委员。

今年1月,他成为省政协医疗卫生界的委员。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在政协委员的平台上,他积极为群众健康出谋划策。他提案建议,在继续推进“三医联动”改革的同时,实现医保、医疗、医院、医药、医生和中医的“六医统筹”,并加强医-企、医-政、医-患的“新三医”联动,打造地区医疗技术、学科建设拳头产品,建设区域性医疗高地和学科高地,重点解决群众对健康的更高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健康理念落地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健康来自于低成本的预防和康复,而不是来自于高价的治疗。”郭航远说,预防与康复工作是相辅相成、不能分开的,就目前来看,防、治、康三位一体当中,预防工作非常重要。西方很多国家早已将预防工作列入重大的国民健康事件,例如控烟、限盐摄入、慢病防控等,如芬兰,专门用十年、二十年时间做好血脂防治,鼓励老百姓把鱼子酱换成果酱。为此,他建议政府对医疗机构的考核和评价导向要适时适度调整和改变,加大预防、康复的权重,减少治疗的比例,积极倡导和实施医学重心从治疗向预防和康复转移,让老百姓迟生病、少生病、少生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