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物通讯>详情
宁波建设自由贸易港时不我待


时间:2018年01月27日   作者:通讯员 葛晓波 孙悦铭 本报记者 陈红威    
字号:

6f76464f97734b64b677adecc9274249.png


随着一系列重大开放试验平台的获批,宁波在全国和全省对外开放大局中的地位更显举足轻重,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的举措更加切实、动力更加充沛。为加速推进宁波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步伐,杨戌标疾呼,希望省级层面对此予以大力支持。


记者:宁波建设自由贸易港有何重大意义?

杨戌标: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这是新时期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的重大战略。作为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可以充分发挥宁波开放基础扎实、体制机制灵活、功能载体众多等集成优势,对推动全省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我国对外开放新前沿具有重要意义。

建设自由贸易港有利于发挥宁波港口带动能力强、开放合作网络多的优势,更好服务和牵引带动中西部地区融入全球化进程、参与全球竞争合作,使自由贸易红利更多惠及中西部地区,形成更加均衡的开放新格局。

宁波地处全省重大开放平台的战略叠加区,设立自由贸易港,有利于发挥其开放集成优势,放大国家战略1+1>2的效应,为引领带动全省各地区梯队式、集群化开放发挥重要作用。

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是近期省政府批复设立的重大开放平台。目前,各项工作正在扎实推进,其中,谋划建设梅山自由贸易岛、大榭能源贸易岛是综合试验区建设的重中之重。在宁波设立自由贸易港,有利于发挥梅山、大榭现有开放功能,加快自由贸易岛建设,推动综合试验区早出成果、早见成效。


记者:建设自由贸易港,宁波有那些独特优势?

杨戌标:其一,宁波是“一带一路”支点城市和长江经济带“龙头龙眼”,具有连接东西、辐射南北、通江达海的独特区位优势。

其二,宁波是全国少数几个拥有海陆空全部类型海关特殊监管区的城市之一,拥有保税区、保税港区、出口加工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和2个保税场所,经过多年探索实践,在海关、国检、边防、外汇、税收、出入境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

其三,宁波舟山港是全球少有的深水良港,30万吨级大轮可自由进出港,货物吞吐量连续8年位居全球第一,2017年全球首破10亿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接近1000万人次。良好的“海港+空港”组合,为布局建设自由贸易港提供了具有全球集散功能的便利运输条件。

其四,宁波拥有梅山岛、大榭岛等开发潜力巨大、区位条件优越的离岸功能型岛屿。梅山岛总面积38.3平方公里,2008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建有10万吨级以上深水泊位50多个;大榭全区规划面积35.2平方公里,建成各类泊位40个,是华东地区重要能源中转基地,是开展货物保税和非保税状态下海关监管的理想场所,为布局建设自由贸易港提供了理想的岛屿条件。


记者:建设自由贸易港,宁波需要省级层面提供哪些支持?

杨戌标:一是尽快启动自由贸易港申报工作,并优先支持宁波自由贸易港建设。2017年12月,宁波已向省政府上报了《关于申报设立宁波自由贸易港的请示》,提出了将宁波自由贸易港建设成为国际综合服务中心、对外开放先行示范区和全球资源配置新高地的目标定位,谋划了“一区四片”的空间布局,同时围绕大力发展新型国际贸易、港航服务业、海洋经济等提出了主要建设任务。为此,恳请省委、省政府对宁波自由贸易港申报工作始终予以关注和支持。

二是尽早推动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区并延伸覆盖至梅山、大榭、保税区、空港等自由贸易港建设重点区域。根据国务院批复的总体方案,目前浙江自由贸易区空间范围仅覆盖舟山市三个片区,重点围绕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开展试验。为更好支撑浙江自由贸易区建设,同时与创建自由贸易港有机结合,希望省里推动国家层面尽早启动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区事宜,重点覆盖梅山、大榭、保税区、空港等区域,围绕实现货物、资金、人才三大要素的高效自由流动进行超前布局和探索创新,力争早日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试点经验。

三是在重大开放功能平台和项目布局上对宁波给予倾斜支持。宁波是全省对外开放的主阵地,但近年来在省级以上重大开放功能性平台、牵引性项目布局方面谋划不多,在发挥开放集成优势、带动腹地区域高水平开放方面还有很大潜力可挖。为此,建议省委、省政府加强此类平台、项目、机构在宁波的布局,为自由贸易港创建提供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