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让唐诗“活”起来, 让诗路“火”起来


时间:2019年04月02日   作者:通讯员 李骏 洪佳景    
字号:

这条路,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无数胜迹镶嵌在如画山水中;这条路,曾经引得文人骚客流连其间,吟咏不绝,留下脍炙人口的盈千佳作;这条路,古老而迷人,被誉为“浙东唐诗之路”。

而今,这条路在热心学者和有志之士的努力下,跨越历史的年轮,日渐活化。在我省积极打造浙东唐诗之路和钱塘江唐诗之路的大背景下,萧山、上虞、嵊州、新昌、天台、临海……沿线各地积极行动,一场有关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产业交融发展的探索,在千年诗路上步稳蹄急地展开……


999a5979d1ea48d9b2e2bc3a040e4919.png


一批诗坛活动:致敬唐人的“诗与远方”

近年来,游走于浙东绿水青山间,一系列与唐诗关联的活动正此起彼伏,人们用或古老或现代的方式,重温令人神往的诗之胜景,致敬千年前唐人的“诗与远方”。

2018年夏,来自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日本京都大学、台湾大学等高校的专家们,在台州头脑风暴,展开了一场“浙东唐诗之路国际研讨会”,试图将碎片化的历史文化记忆,拼成诗路的完整图式。与之同时,台州学院成立唐诗之路研究院。

两个月之后,一群浙江摄影家踏上了浙东唐诗之路的采风之旅。他们从杭州出发,沿嵊州诗画剡溪、金庭镇王羲之故居、越剧发源地东王村,到新昌大佛寺、天姥山、下岩贝、后岱山,再到临海桃渚古城、羊岩山、龙兴寺等地,以多样的影像及视觉表现方式,展现浙东唐诗之路集千年古韵与当代风华的丰富内涵。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唐玄宗天宝四年(745年),李白在山东家中写下了描绘梦中游历天姥山的千古名诗,此后开启了南下旅游赋诗之行。

千年之后,一场今人与古人的诗歌对话在新昌上演。来自全省各地的30支代表队共聚天姥山下,参加“中国·新昌天姥山唐诗大赛”。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有的选手在灯光、投影、动画等舞台布景下,且唱且吟,让人感受到了雅致清幽的“月之韵”;有的选手将诗歌编排成舞台剧,“繁华盛世”“金戈铁马”“离愁别恨”等篇章在二胡、扬琴等民乐伴奏中轮番上演,展示了富丽的宫廷、婉约的江南、恢宏的古战场、悲凉的边塞;有的选手在茶道、古筝的辅助下,将诗、佛、茶文化融合呈现,字正腔圆的朗读和精美的舞台效果令人浮想联翩;还有的选手将《侠客行》与《将进酒》串联,声情并茂的朗诵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心……中青网对赛事进行全程直播,吸引了211万观众收看。


一笔文化遗产:山水人文交相辉映

浙东唐诗之路,始于钱塘江边的西兴渡口,经萧山到鉴湖,沿浙东运河至曹娥江,然后沿江而行入嵊州剡溪,再经天姥山,最后抵天台山石梁瀑布,全长约190公里。

在《全唐诗》收载的2200余位诗词作者中,有321位诗人游历过这条风景线,其中有“初唐四杰”中的卢照邻、骆宾王,有“饮中八仙”中的贺知章、崔宗之,有“中唐三俊”的元稹、李绅、李德裕,有“晚唐三罗”的罗隐、罗邺、罗虬,以及孟浩然、崔颢、王维、刘禹锡、贾岛、温庭筠、陆龟蒙、杜牧等,写下了1000余首佳作。

这条诗意之路延宕千年,而概念的提出却不到30年。1991年,新昌学者竺岳兵首次提出“浙东唐诗之路”。1993年,经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多次论证命名。此后,“浙东唐诗之路”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一个专用名词,成为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又一条文化古道。

这条文化古道上,明珠星罗棋布。

作为贯穿浙东唐诗之路的“黄金水道”,剡溪承载着文人墨客寻幽访古、朝圣山水的绵绵诗情。“明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这是李白对剡溪的神往;“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这是杜甫对剡溪美景的难以割舍……

“一座天姥山,半部全唐诗。”提起浙东唐诗之路新昌段,绕不开南北朝时期杰出的诗人、旅行家谢灵运。

1500年前,谢灵运被逐官还乡,郁郁不得志的他慕名来到传闻中“登者闻天姥歌谣之响”的天姥山,写下了著名的《登临海峤》等多首诗。之后,他又“伐木开径”,打通了天姥山的几处险要通道,吸引众多诗书画以及佛道人士来到天姥山。

此后数百年间,不断有文人墨客来此游历。李白曾诗云“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孟浩然泛舟江上,数次询问“何处青山是越中”;白居易撰文盛赞“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

“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李白的一首《琼台》成了天台最好的代言。天台山是浙东唐诗之路的目的地,“坐看霞色晓,疑是赤城标。”孟浩然进入天台山首先看到的地标,便是台岳南门赤城山;“龙潭直下一百丈,谁见生公独坐时。”李郢把石梁胜景的奇险描写得淋漓尽致……

古朴诗歌,道出了浙东唐诗之路美丽的山水风光和深厚的文化积淀。

至今,嵊州仍留有毕功了溪、刘阮遇仙和雪夜访戴等众多人文典故,以及王羲之故居金庭观、谢灵运垂钓处等相关文物保护点20处。而新昌境内分布着汉魏六朝的文人、高僧和隐士游历隐居的众多遗迹,自古便是佛家圣境、道教福地,以沃洲为核心区域的佛教“般若学”的兴起,标志着外来佛教与中国本土文化的结合。天台山,以其文化积淀之深厚而被视为“佛宗道源,文物之邦”。脍炙人口的“刘阮遇仙”发生在这里,一批道教“洞天福地”在这里,葛玄开拓“仙山”在这里,道教南宗祖庭桐柏宫在这里,五百罗汉根本道场在这里,智者大师开创的中国第一个佛教宗派天台宗也在这里。

这样一条山水人文结合、景观文化相映的诗路,既是传承千年的活态文化遗产,也是深植于血脉的民族记忆。


cd13f066b1a0441db0b4aefae091b988.png


一张文化名片:让“静”的唐诗“活”起来

让诗路不仅兴盛在纸笔间,更兴旺在实景中。对此,沿线各地有着清晰的认识:浙东唐诗之路不单单是一条诗人吟颂浙东山水之路,更是一条书法、绘画、诗歌交相辉映之路,其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并不逊色于其它文化之路,推进浙东唐诗之路建设,让“静”的唐诗“活”起来,成为浙江文化新名片。

新昌出台《关于打造“浙东唐诗之路精华地”的实施意见》,落实专项资金1000万元,全力实施五大工程,活化浙东唐诗之路。很快,一场生动的活化表演就上场了。《浙东唐诗之路》大型咏诵交响套曲音乐会在浙江音乐厅唱响,音乐会以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为主线,选用了李白、杜甫、白居易等16位诗人的17首诗歌,分六个章节演绎。合唱团的反复吟唱加上音乐的配合,诗仙李白的梦境如画卷徐徐展开……

在天台,深入挖掘当地唐诗资源,修复唐诗古迹,赋予唐诗文化新内涵,推进唐诗文化物化、产业化……当地将自身纳入全省大花园建设当中编制浙东唐诗之路目的地规划,研究制订《天台县打造“浙东唐诗之路”目的地工作方案》。加强与诗路沿线县、市联系,谋划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推动浙东唐诗之路申遗、浙东唐诗之路交通走廊建设等工作。

规划先行,文化保障。《唐诗风雅颂天台》全文92万字,是全国首部县域唐诗专辑校注的著作。去年,《唐诗风雅颂天台》经再版修订改名为《天台山唐诗总集》并出版,收录312位唐代诗人有关天台的诗作1362首。而《寒山子诗集注及和诗》《司马承祯与唐诗之路》《天台山与天姥山史实考证》等专著也已陆续完稿。天台山文化研究会还与四川省李白研究会签署学术交流合作协议,两地文旅合作实质性启动,推动李白和唐诗文化研究成果的转化利用,打响“唐诗品牌”。

更广范围内,一幅合力打造浙东唐诗之路的图景正在浙东大地徐徐展开。2018年秋,浙东唐诗之路剡溪智库在嵊州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生导师楼劲、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蒙曼、南开大学中文系教授卢盛江、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主任陆建松等12名学者成为智库首批专家。

智库成立当天,诗路沿线的萧山、越城、柯桥、上虞、嵊州、新昌、天台、仙居、临海等县(市、区)发出联动倡议:协同推进浙东唐诗之路,共同做好浙东唐诗之路文化旅游研究、资源开发和沿线文化遗产的整理挖掘,重现浙东唐诗之路的昔日光华。

7cb44c0d2bf24d9b81feaaa55a98776d.png


一条产业之路:“文化+”打造无限未来

新时代新命题,如何让浙东唐诗之路在外在美与内在美的基础上,实现可持续的发展美?诗路沿线各地都将目光瞄向了“文化+旅游”,下起了一盘活化工程和乡村振兴、全域旅游相结合的棋。

杭州地铁1号线开出了省内首辆唐诗主题旅游地铁专列“天台山号”。车厢内,一批以天台山为主题的唐诗书法作品与天台山美景相映成趣,让广大旅客感受到了浓浓的人文气息。

借助唐诗文化,天台推进“名县美城”建设,打造唐诗元素大花园,以大琼台景区为核心,融入唐诗元素和科技元素,重现“瀑布挂前川”的壮观景象,打造一个集湖光山色、流水瀑布、文化体验于一体的有震撼力的综合性大景区;在母亲河始丰溪流域建设“百里和合唐诗廊”,推进始丰溪古道景观打造,沿溪布置唐诗主题文化廊,投资超20亿元;对接浙江名山“十大公园”建设,打造“云端唐诗小镇”,将唐诗元素融入小镇的日常生活中;依托隐居天台70多年的唐代诗僧寒山子及寒岩、明岩等景区资源优势,打造寒山小镇,建设寒明岩景区、寒山文化园,融合周边村庄生态特色,发展乡村精品民宿和田园游乐产品。

“举县兴旅”“文旅兴县”。在发展旅游上,天台大打“唐诗牌”,谋划“跟着唐诗游天台”旅游项目,推出研学游、考古游、体验游、修心游等旅游线路。推出以“走唐诗之路·赏和合杜鹃”为主题的华顶杜鹃节、以“读霞客游记·走唐诗之路”为主题的中国旅游日;开发唐诗特色文旅演艺,谋划影视小镇和法华龙山演艺项目;以“十大名寺观复建工程”为基础,建设佛禅文化和养生问道集中体验区,建设中医药文化养生旅游示范基地。

利用浙东唐诗之路穿针引线,绍兴的诗路建设在“串”字上做起了大文章。串起黄酒小镇、青瓷小镇、越剧小镇等特色小镇,丰富全域旅游文化内涵,培育沿线周边旅游新业态。串起乡村旅游网红村,打造全域旅游美丽乡村。串起游线增添全域旅游活力,东线唐诗之旅沿途囊括了鉴湖、若耶溪、大禹陵、云门寺、山阴道和樵风泾、秦皇刻石等大量文化遗存,让游客“品读唐诗、寄情山水”;西线结合修禅礼佛、文化修学等主题旅游,整合沿途精华景点,让游客循着“卧薪尝胆”“吴越争霸”等历史典故、范蠡和西施的传奇故事,寻访越国古迹,感受越地民俗。

串珠成链,诗路才能真正“动”起来。经营好自家田地的同时,各地跳出一隅,以更广的视野布局浙东唐诗之路建设。

2018年4月,浙东唐诗之路旅游带思路研究务虚会在天台举行,绍兴、新昌、嵊州、台州、柯桥、上虞、仙居围绕对接全省大花园建设总框架科学规划集思广益,为把唐诗之路打造成黄金旅游线出谋献策。

2019年1月,柯桥、嵊州等浙东唐诗之路沿线八地的旅游部门齐聚天台,成立唐诗之路黄金旅游线联盟,共打“诗路”牌。八地旅游部门将强化区域旅游合作,充分整合旅游资源,合作开发经营一批精品旅游线路和产品,打造具有东方意韵、国际影响的黄金旅游带;建立旅游信息互通机制,共同开展文化旅游方面的研究和资源的开发利用,定期开展交流,使“浙东唐诗之路”的宣传与建设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共同推动成员方旅游企业之间的联合与协作,建立各地旅游景区、旅游饭店、旅行社优惠价格协作体系,确保各地在旅游安全、重大旅游投诉、应急事件处理等方面采取协调一致的合作立场,共同创建文明、诚信、和谐的旅游市场。

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浙东唐诗之路沿线有着更为紧迫的使命感,让这条诗路重新“热”起来,慢慢“火”起来,正成为这些“山水皆韵脚”的诗意小城擘画未来的重点。

7e19e20dbc3b4d9fb565266ba9dcf63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