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我读《论语》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作者:汪翔    
字号:

第一次接触《论语》是初一入学上《两小儿辩日》一课。老师讲解完课文后给我们讲孔子,他口若悬河,讲得有声有色。就这样,孔子的崇高形象刻在我脑海中。老师将带来的一本旧书翻给我们看,说:“这就是记录孔子思想和言行的《论语》,是儒家的经典作品。这本书非同小可,古人说读懂半部《论语》就可以治理天下。宋朝有个宰相叫赵普,一生只读《论语》一本书,他就是以前半部《论语》助宋太祖平天下,又以后半部《论语》助宋太宗致太平。”

后来我慢慢走近《论语》,循序渐进,步步为营,曲径通幽,乐此不疲。从那时到现在,《论语》一直是我反复阅读的一部书,零零散散读了许多遍。我天资愚笨,缺乏灵性和悟性,而孔子之道,至大至深,以我的学识和理解能力,即使读得再熟,也只通点皮毛,至于其精髓,万万不能说读懂把握了的,我只是以一个老读者的身份谈点感想。

在《论语》中,“仁”字出现达109次之多,说明“仁”在孔子的思想体系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论语》中勾勒出了仁者的貌相和心相。仁者的容貌——恭敬庄重,和悦安详,威而不猛;仁者的心胸——平和善良,宁静淡泊,宽厚忠恕,坦荡无邪;仁者的性情——博爱,亲仁;仁者的道德修养与道德理想——诚信,谦让,“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仁者的言行——忠信,笃敬;仁者的智慧——明善恶,辨真伪,判正邪,断是非,立场坚,善取舍;仁者的作为与气节——当仁不让,见义勇为,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仁者的境界——合同自然,克己复礼,天下为公。

人之初,性本善。仁是从人的本性而来,仁爱的精神是人自身先天具有的。孔子说:“仁难道离我们很远吗?只要我想达到仁,仁就来了。”根据中国古代哲学的原理,仁是宇宙洪荒并始而肇生的,无仁则天地不能立。仁念又可以时时内动而生发成长,个人道德的充实和对人生美感的发现,使仁者愈仁。

仁首先表现为个体的觉悟,表现为由心灵的觉悟到精神的升华。一念善即为君子,念念善即为仁者。仁的思想又是中华民族集体的思想智慧的结晶,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具有仁的思想的民族。如果把仁比作一条不断成长的巨龙,那么一个觉悟了仁的人,就是这条龙体上的一个细胞,或者一个鳞片。

仁是真诚之道,以最为真实的感情看待万事万物。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无邪就是无虚,无虚就是真诚。《诗经》三百篇,它的本义都是真情流露之作。以真诚之心待天下之人,就达到了仁的境界。如果我们能像对待自己最好的朋友一样诚心对待天下所有的人,那么,天底下人人都可以是我们的朋友。

仁是一种生活态度,能恭、能宽、能信、能敏,能惠,即与朋友交恭而有礼,于人纳事宽而有谅,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为人处事敏而好学,于己于人惠而有节。

仁是以爱心处理与协调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即对亲人的热爱、对世人的亲爱和与自然的和谐。

《说文》:“仁,亲也,从人从二。”徐铉注:“仁者兼爱,故从二。”孟子称:“亲亲,仁也。”“仁之实,事亲是也。”(《尽心上》《离娄上》)孔门弟子有若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学而》)由血缘亲情产生出来的爱心就是仁之始。孔子说:“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仁爱的精神是人与生俱来的,而爱自己的亲人最根本)但“仁”的精神不是只停止于此,而是一种博爱,不仅爱亲人,而且爱他人,爱社会,爱自然。《郭店竹简》:“亲而笃之,爱也;爱父,其继之爱人,仁也。”(非常爱自己的亲人,这只是爱,爱自己的父亲,再扩大到爱别人,这才叫作“仁”)“孝之放,爱天下之民。”(对父母的孝顺要放大到爱天下的老百姓)也就是说,仁者是将“亲亲”扩大到“仁民”,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孔子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礼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仁。一旦这样做了,天下的一切就都归于仁了。实行仁德,完全在于自己,难道还在于别人吗)“天下归仁”就是归到这种天人合一、物我同体的仁境。

仁是对苍生的关怀,对天下的责任,对人类基本价值(如理性、自由、公平等)的维护。

《论语·微子》载,孔子叫子路去向长沮桀溺问路,两位隐者听说是孔子,就说:“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世道一团糟,谁去理会它、改革它呢)孔子叹息说:“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他感到自己有一种社会责任心,正因为社会动乱,天下无道,他才不知辛苦地四处呼吁,为社会改革而努力,这是一种可贵的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

孔子寄希望于士阶层承担起推行仁政的重任,这就是对仁性的坚守。曾参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面对纣王的暴政,微子逃离,箕子为奴,比干遇害,三人都因批评暴政而受难,孔子称“殷有三仁焉”。

如今,书桌堆着《论语》,床头放着《论语》,办公桌摆着《论语》,随手可以翻阅,《论语》成为我做人的一面镜子。感恩造化,感恩生命,感恩经典,感恩圣贤。冥冥之中,或许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为我这样一个天资愚笨的人指引一条路、打开一扇门、点亮一盏灯。史学大师钱穆先生说:“今天的中国读书人,应负两大责任。一是自己读《论语》,一是劝人读《论语》。”我想,不该只有少数人拥有《论语》之缘。孔夫子,早就坐在那20篇泛黄的竹简里虚席以待、翘首以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