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拜谒马克思墓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作者:黄书孟    
字号:

几年前,我奉命率浙江省高等教育入学考试改革培训团一行17人去英国考察培训,历时21天。

培训主要在伦敦进行,同时又参观考察了英国的普斯茅斯、纽卡索尔、爱丁堡、利兹、曼彻斯特、利物浦、伯明翰等城市和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高校。

马克思的墓地就在伦敦。所以,我在出发前安排的若干行程中,重要一项就是去拜谒马克思墓。

1848年3月,旅居布鲁塞尔的马克思被比利时政府驱逐出境。马克思一家人碾转到了英国伦敦。这里的生活成本远远高于比利时,整体环境也更加艰难。在流亡伦敦的这段时间里,马克思的人生跌到谷底,但他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坚持学习和研究。伦敦大英博物馆的一个园型大厅,几乎成了马克思的第二个家。100多年过去了,大英博物馆曾数次改造,但在大厅中央阅览室H排3号座位上,一直放着一张纪念马克思的小卡片——据说,这里是当年马克思最喜欢坐的位置。

马克思在恩格斯的无私帮助下,1867年,出版了巨著《资本论》(第一卷)。《资本论》是马克思最厚重、最丰富的著作,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将《资本论》(第一卷)列入《世界记忆名录》,意为这部著作属于“人类的记忆”。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在伦敦逝世,享年65岁。他的朋友们把他安葬在海格特公墓。

抵达伦敦后,我便打算利用休息日去拜谒马克思墓。

我向负责行程的英国赛欧公司经理于宏伟说:“明天是星期天,没有培训任务,我想去海格特公墓,请你帮我叫一辆出租车,费用我自己负担。”

“怎么?你有亲人安放在那里?”

我说:“是的,是最亲的亲人,马克思长眠在那里,我要去看望他老人家。”

“我在这里的公司开了20多年,接待过无数批国内团队,从来没有一个人向我提出过要去看望马克思,你为什么要去?费用很高呢!”

我说:“我是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马克思是我们的祖师爷,这也是我同意带队来英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爸是离休干部,老革命,我也是共产党员,也敬仰马克思。你是第一个向我提出要去看马克思的人。这样,明天我们公司派人派车专门陪你去海格特公墓,全部费用由公司承担,我们很荣幸陪你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三人出发了。汽车行驶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位于大伦敦北郊一个小山丘上的海格特公墓。

海格特公墓前,漆黑的拱形大铁门肃穆沉重,旁边立着一个售票小亭子,门票6英磅一张。

进入大铁门后,沿着一条山路蜿蜒而上,一路绿树环绕,环境非常优美。不到二十分钟,我们便找到了位于中路左侧的马克思墓。

墓高约8英尺,长方形,用花岗石砌成。马克思4英尺高的青铜头像安放在墓碑上方。光滑的墓碑正面上部镌刻着“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的金色大字;下部镌刻着马克思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马克思的雕像栩栩如生,黑色的花岗岩透着亮光,整座墓碑雄伟、庄严、肃穆、整洁,是整个公墓中最壮观、最让人震撼的。

我们怀着万分激动和万分崇敬的心情在祖师爷墓前默哀、鞠躬,脑中回想着他老人家的教诲,回想着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那篇著名演说……

守墓员告诉我们,马克思的墓原先夹杂在一大堆坟墓中间,平躺于地上。上世纪50年代,英国工人和各国共产党合力重建了马克思墓。马克思墓旁边的那些墓,埋葬的大多数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生前追随马克思,死后也陪伴马克思。

前几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我们的时代》广播节目评选最伟大的哲学家,马克思以27.93%的得票率荣登榜首,休谟、柏拉图、康德、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黑格尔等远远落在其后。

BBC的评选结果并不偶然:上世纪末的1999年,英国剑桥大学文理学院也曾在校内征询、评选,试图找出谁是人类纪元第二个千年的“千年第一人”。马克思在投票结果中位列第一,被习惯认为第一名的爱因斯坦屈居第二。随后,BBC又以同一命题在全球互联网上征询投票一个月,结果也是马克思第一,爱因斯坦第二。

1957年,15岁的我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就接触、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至今已半个多世纪;在课堂上,也已讲了40多年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站在马克思墓前,想到这一切,我感到无比的光荣、自豪和骄傲!

临离开时,我在心里默默地说:“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同志,安息吧!革命尚未成功,我辈仍将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