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家乡的弄堂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作者:吕云祥    
字号:

白居易说:“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杭州是浙江的首府,江南的代表,当然是值得白居易回忆的。但是,浙江还有许多地方也是令人向往的。比如,我的家乡吕家埠村,她犹如一颗灿烂而美丽的明珠,在江南浙东平原的一个古镇上闪闪发光。这里有许多弄堂,形状各种各样,风采千姿百态,有长长的,有短短的;有阔阔的,有窄窄的;有笔直笔直的,有曲曲折折的;有宅弄深处曲径通幽的,有行至尽头豁然开朗的……

它们像一条条绸带维系着家乡的现实和未来,又像一根根彩线编织着家乡的历史和文化。

家乡的弄堂是十分令人神往的,每一条弄堂里,或珍藏着凄美的故事,或隐含着浪漫的传说,或散发着历史的意韵,或弥漫着文化的况味。

然而,最使我魂牵梦萦的是老屋前的那条弄堂。这条弄堂,我小时候每天不知要走过多少次。每天上学读书要走过这条弄堂,每次去外婆家要走过这条弄堂,每当和同伴玩耍——春天放风筝、夏天捉知了、秋天赛拔河、冬天打雪仗,无不走过这条弄堂。甚至,我告别家乡、走入城市后的今天,还常在梦中走进这条弄堂。

这是一条并不很长的弄堂,但却较宽阔。弄堂西侧是全寿老伯家的院墙,东侧是傲全老叔家房子的火墙。全寿伯是石匠,长得五大三粗,但几个女儿个个生得如花似玉。他带着几个儿子长年累月在城里做工,家乡人称其“出路”。他的院内种有不少花草,花草像他家女儿一样妩媚。因他家的三女儿是我两个姐姐的闺中密友,所以我也有机会经常去他家的院中。每当春天,院内花影横斜,暗香浮动,春色醉人。满园春色关不住,自然便渗透到弄堂里来。而傲全叔的成份是富农,那时属于被管制对象,只能老老实实,不能乱说乱动。所以他家的动静是难以透到弄堂里来的,这似乎更增加了“富农分子”的神秘性,令人怀疑他在策划什么“变天阴谋”。当然,富农早已摘帽平反了,这是后话。弄堂两侧的这一动一静、一明一暗,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和强烈的反差,使弄堂得到了一个“雅号”——明暗弄。

走进这条两侧一明一暗、一动一静的弄堂,踏着一块块晶莹如玉、略带青苔的青石板,一直往前走,快到尽头时,前面就豁然开朗、别有洞天了。弄堂南面是一条古道,古道往东而折,是一条小河,河中之水,清澈见底,河之两岸,杨柳依依,风光迷人。古道往西而去,是我们祖先的祠堂,后来改做学堂,从此冷清变热闹,整日里书声琅琅。

这条弄堂因了古道、祠堂、小河、杨柳的连缀和衬托,显得很有诗情画意。小小明暗弄是连接南北的通道,是南来北往客人的必经之弄。记得《中学语文阅读》上有一篇李仁杰的文章,说看弄堂“最好是坐小划船从城外摇进来”,又说“最好是阳春三月来”。

现在回过头来想,坐小划船来,虽然“小划船咿咿呀呀,卷起细波,揉搓白云,披田野的风,挂水乡的画,望桥洞摇去……弄堂正好在脚底,迈上去,一株老藤迎着……”确有别样情趣。但漫步而来,踏着古道芳草,沿着依依杨柳,迈入悠悠弄堂,不也是很美吗?倘若与弄堂口俏丽雅致的女孩迎面相遇、擦肩而过,那更有唐诗宋词中的美妙意境了。虽然春天的弄堂很富诗情画意,但是,夏有夏韵,秋有秋意,冬有冬味,其实,一年四季,弄堂都有不同的妙处。

“凉亭虽好,也非久留之地。”终于有一天,我背着美美的景,沐着和和的风,顶着蓝蓝的天,沿着婷婷的柳,穿过弄堂,走出故乡,融入城市。从此,家乡的明暗弄成为我的梦中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