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鸟吃虫
时间:2018年09月13日   作者:余毛毛    
字号:

小区很大,中间广场边的草坪也很大,保养得很好,很平整很柔软,绿草如茵,上面点缀着几棵高高低低的树,几丛错落有致的花;时不时的就能看到几只鸟儿在草坪上漫步、蹦跳、飞翔,看上去真是赏心悦目,和谐美好。我每次经过时,看到自己觉得有趣的场景,都要停下来拍拍这些花鸟草树。

一天早晨,天空下着细雨,我经过时,看到一只褐色的小鸟正站在支撑树木的木头架子上。那架子由四根木棍组成,大概齐我胸部高,我与树的距离大约有五米远,我感觉能用手机拍下来,于是就停下脚步,将伞放一边,掏出手机拍照。这小鸟并不胆怯,不是看到人就紧张的那种,它很淡定,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专心致志地在木头架子上对着树木啄什么;然后,飞到草地上,离我更近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它的嘴里叼着个长长的黑色的在动的东西。这时我开始激动起来,我活了50多岁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小鸟从树中啄出只虫子来。我拿着手机一动不动地观察着它,这只小鸟不大,身体和尾巴均只有我的手掌的三分之二长,那只黑色的虫子大约也这么长,此时盘成一团在草地上蠕动,而小鸟却没有逮到猎物的那种兴奋劲,并没有那种穷凶极恶相。它站在虫子前,东看看西看看,漫不经心地啄一下虫子,虫子盘得更紧了,蠕动得也更厉害;小鸟见它这样,叼起它,在喙里抖动,将它抖得长长的,虫子无奈地在空中扭动着身体;然后又放下它,再叼着它,飞到一步多远的地方;再放下,再戏弄……我感觉连猫戏老鼠也没这么过分。我走过去,小鸟飞到我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淡定地看着我,仿佛它明白我只不过是想真切地看看虫子,而不会跟它争食。虫子黑黑的,无足无须,那么浑然一体。此时,它弯得像个问号,有点像是蚯蚓,但扁扁的,不是蚯蚓,看上去有点疹人。我又站起身来,看了看那棵树,树的身上的确有不少孔洞。我离开时,那只鸟儿还是那么淡定地站在离我几步开外的地方。

几分钟后,我从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啤酒回来,再看那片草坪,鸟儿不见了,虫子不见了,天空中依然飘着细雨,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某种深刻的感觉却钻进了我的内心,一只虫子,它以树为生,它伤害这棵树;一只鸟儿,它以虫子为生,它把它从树里拽出来,将它戏弄,将它吞食;而天知道有没有一种更大更凶的鸟儿又来猎食这只褐色的小鸟呢?它最后的命运是什么呢?你很难说得清它是在行善还是在作恶,它的行为使树木减轻了伤痛,使自己得到了食物,但却牺牲了那只虫子。我想我也只能说大自然此消彼长,如此丰富,又如此残酷;没有争斗,就没有平衡;没有猎杀,就没有和平。树木们依然在生长,虫子们依然在钻洞,鸟儿们依然在飞,天空中依然飘着小雨,我依然在到处东看西看,东拍西拍……望着眼前这绿色的大草毯,世界在我的眼前变得多重——一重又一重我所看不到和感觉不到的故事与传奇,我内心里有惊叹,有理解,更有悲悯,而正是这些感觉,让我觉出人生的有意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