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蚂蚁岛往事
时间:2018年09月13日   作者:阎受鹏    
字号:

576e9461fba84880b29e5cfe8bde1f15.png

蚂蚁岛位于舟山群岛东南部,与桃花岛隔港相望,离沈家门约半小时船程。岛很小,仅2.6平方公里,人口4000余人,真的似趴在东海上的小蚂蚁。

1958年7月,我去蚂蚁岛教书,正赶上蚂蚁岛建立全国第一个渔业人民公社。

上了岛,我向蚂蚁岛学校走去,扑入眼帘的是高墙上一幅幅红漆标语:“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大干加苦干,十五年超英美”“白天干,黑夜干,一年等于二十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路旁,妇女们飞梭走线补网织网。海上,男人们打桩张网捕鱼虾,从陆地到近海,岛上的每个角落都热气腾腾,充满欢笑。

当年12月,蚂蚁岛荣获周总理亲笔签名的奖状——社会主义农业先进单位,成为全国农业的样板。

我后来在区委报道组采访陈阿毛时,他说:“当时,我担任蚂蚁岛公社党委第一书记,1958年11月 3日下午2点左右,突然接到一封非同寻常的信,信是普陀县委书记、县长孙在洲写的,他派‘普水18’号船专程把这封信送到了蚂蚁岛。”

这封信只有18个字:“陈阿毛、陆渭川见条速来!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发生什么大事了?陈阿毛和蚂蚁岛公社社长陆渭川见信惊得目瞪口呆。

回过神后,陈阿毛和陆渭川赶忙心急火燎地乘上“普水18”号船,来到沈家门码头。一辆吉普车早已等候多时。陈阿毛和陆渭川一上车,驾驶员立即踩油门,吉普车风驰电掣般驶向舟山地委。地委书记王裕民一见到他俩就拉起手说:“大喜事,刘少奇主席要接见你俩。”陈阿毛和陆渭川愣了半晌,这事做梦也想不到呀!

这时,他们才知道,前一天刘主席已乘着南昌号军舰去过蚂蚁岛海域。本来刘主席想要亲自上岛去看一看,但保卫人员见蚂蚁岛码头边吃水太浅,刘主席乘坐的南昌号军舰无法靠近,用小船接驳又太危险。于是,就改为在定海海军招待所接见蚂蚁岛公社党委书记陈阿毛、社长陆渭川。

当晚8点,刘少奇主席在海军礼堂接见了陈阿毛、陆渭川,还与他俩看了一场越剧。

晚上,陈阿毛又接到通知,根据地委书记王裕民指示,第二天要向刘少奇主席汇报工作,而且强调不准带笔记本,要口头汇报,也不准记录谈话内容。

当时,陈阿毛上任公社党委书记才三四十天,代表舟山地委、普陀县委、蚂蚁岛党委和人民向国家主席汇报工作,且不准带笔记,这可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陈阿毛心里不由发怵,紧张得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和陆渭川一起讨论汇报内容直到天亮。

11月4日下午,陈阿毛和陆渭川等陪同刘少奇去普陀山。回程时,在南昌号军舰上,陈阿毛向刘少奇主席汇报工作,从普陀山到穿山牛压港,整整汇报了一个小时。其间,刘少奇主席十分关心岛民生活,问了岛上的吃水问题。陈阿毛说,通过造水库和家家户户贮存雨水,解决了岛民的吃水困难。刘主席又问:“你们那里有没有水稻田?”“没有。” 刘少奇主席点了点头。“你们对53个被国民党抓到台湾的青年渔民家属有没有歧视?”陈阿毛回答:“我们一视同仁,有的入了党,有的当了干部。”刘少奇主席笑了笑。

刘少奇主席在舟山期间,明确提出要重视水利工作,多修一些水库,并且反复要求舟山军地负责人要下决心搞。

再说一个题外话,我真的非常感谢刘主席,当年是他指示舟山要纠“左”,对处分干部的错案要甄别平反,才使舟山地委甄别小组撤销了普陀县有关部门对我的处分。我才于1962年4月接到了甄别平反的文件,恢复了小学校长的职务与团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