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诗人的红包
时间:2018年08月07日   作者:墨樵    
字号:

曾写过一首《微信朋友圈》的诗,里面有一句:从朋友成为敌人/有时只需一个表情。话虽如此,反目成仇当是一个逐渐累积的过程,观点碰撞、玩笑过火都能产生怨气,气球越积越大,最后被一个表情戳破。龙生九子,各有所好,混在同仁微信群里的,并非一定是志趣相投的人,性格自然也大相径庭,有乐善好施的豪客,也有吝啬的铁公鸡,不必聚餐豪饮,抢几次红包就能看出端倪。曾加入了某诗人群,60来人,群里有个潜规则,凡有大作发表,自己主动贴出来或被群友发现后公布在群里,需拿出三五十元发上10个或20个红包,大家一乐。有个西部省份的诗人,听说在当地是个乡镇领导,也不知是装了抢红包软件还是工作特别清闲,每次都不会错过,而且往往跑在前三甲。如果某诗人发表了作品未主动现身分发红包,他会出来讨要,旁敲侧击,逼出了红包才罢休。但他自己有作品见诸报刊时则绝不主动贴出来,如被群友扒出,就会装聋作哑玩失踪,任您情意绵绵三呼四唤,就是赖着不出来。某次又故技重演,有个促狭的诗友就发了个红包到群里,这位仁兄果然经不起诱惑现身一抢——每个红包才一分钱,知道上当为时已晚,只得扭扭捏捏发了一个,但总金额只有八元。有时禁不住想,好歹也在体制内,不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吧?像这样只进不出的貔貅,他治下的百姓不知日子怎样。往好的方面想,他或许家里真有困难或通过红包的方式筹资,去扶贫了,如果这样,我等便是小人之心了。

还有一位女诗人,一天到晚在群里晾晒与名人的合影、刚完成的大作及某某读者对她作品的评论等等,便有人开玩笑,让她发发红包,慰劳一下大家的眼睛,她倒是很听话地发了,但每次跟在作品后面的红包总金额多数只有一元两元,15或20人份。开始还有人抢,到了最后,她发的红包除了她自己,别人都懒得点开,24小时后又退回本人了。如此多次,女诗人可能也意识到了,再也不发红包,但仍会偶尔贴几首大作上来。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微信群也是一个不断吐故纳新的群体,走的走,进的进,我也退出了此群。走的时候,由于乡镇领导等群友对潜规则的破坏,作品刊登后发个红包大家抢的场面已经式微,如今也不知此群还存不存在,红包发得重新风生水起抑或彻底偃旗息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