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小热昏”与梨膏糖
时间:2018年08月07日   作者:庄月江    
字号:

“卖梨膏糖”俗称“小热昏”,又名“小锣书”,是一种马路说唱艺术,源于清末杭州街头的“说《朝报》”。

《朝报》是当时杭州的一种地方小报,因印刷质量较差,卖报人为了招徕顾客,就一面敲小锣,一面念出报上的主要新闻,称为“说《朝报》”。稍后,民间艺人把“说《朝报》”改为“说新闻、唱《朝报》”,将一些重大事件或稀奇古怪的社会新闻编辑说唱。由于形式滑稽幽默,内容风趣,唱词通俗易懂,唱腔又是百姓熟悉的民歌和小调,深得人们喜爱。

“小热昏”之本意,是一个人因发高烧热昏了头而胡言乱语、瞎话连篇。以该词汇命名的曲艺,理所当然成了“满嘴荒唐言”的说唱艺术,偶有出格之词,当局也不会追究。上世纪初,在上海城隍庙以卖梨膏糖为生的杜宝林把说唱《朝报》的形式运用到了卖梨膏糖的经销活动上。他还以“小热昏”作为自己的艺名,意思是头热发昏,满口胡言,不必当真。从此,“小热昏”成了“卖梨膏糖”的同义词。

小热昏形式灵活简便,一只架子上摆着盛梨膏糖的木箱,箱子上放一只亮得耀眼的电石灯,艺人站在一条向附近店家借来的长凳上,乐器只有一面小锣,三块竹板(俗称“三巧板”)。一人或两人说唱。小锣一敲,唱起“百草梨膏糖,吃仔止咳化痰百病消;百草梨膏糖,吃仔勿生痱子勿生疮……”街上大人小孩就聚集拢来,围成一个圈子。他于是边说边唱,唱到故事节骨眼上,就“卖关子”,说句“等会再唱”,便打开木箱,兜售起梨膏糖来。

上世纪50年代前后,到我故乡海宁斜桥镇上卖梨膏糖的,大多是从杭州来的,都是一个人唱“独脚戏”,既唱曲,又卖糖。演出的时间,一般都在夏天或秋天晚上商店上好排门,人们都在街头纳凉闲坐之时。

斜桥街上卖梨膏的地方,我知道的所在,大多在街道稍宽处,如西街西环桥北堍、中街邮局门口或中石桥北堍、东街朱昌大油坊门前的凉棚下面。

梨膏糖由纯白砂糖与杏仁、川贝、半夏、茯苓等十多种中药材碾粉熬制而成。口感甜如蜜、松而酥、不腻不黏,芳香适口、块型整齐、外表美观,由于品质优良,疗效显著,一直享有盛名,深受百姓喜爱。还有一种“吃白相”的梨膏糖,配料中没有药材,用白砂糖与猪油、核桃仁、黑枣肉、桂花、玫瑰花制成,口感比治咳嗽的梨膏糖好,小孩子最喜欢吃。

十多年前,著名电影配音艺术家乔榛先生夫妇来衢州访问,给我带来过两盒上海城隍庙产的梨膏糖。我如获至宝,因为它止咳化痰,口味又好,唤醒了我儿时对小热昏与梨膏糖的记忆。

杭州河坊街有一家糖果店也有梨膏糖出售,我每次到杭州,总要买几盒回来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