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莲房
时间:2018年08月07日   作者:朱秀坤    
字号:

家在水乡,绿夏满眼时,最熟悉莫过于稻田菱池、藕塘芦荡那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翠色,真是触目生凉,怡情又养心。特喜欢郑板桥的一句诗:“百六十里荷花田,几千万家鱼鸭边。”一大幅活色生香诗情画意的水乡风貌,壮美得叫人向往之至。戴一顶斗笠,或骑一辆单车,行在乡间圩埂上,远远的就有阵阵荷风自由吹来,吹得人衣袂飘飘,心旌摇曳,鼻息间进出的俱是诱人清芬,心肺都能让碧野染绿。

举目间,面前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放眼望,一塘蒲过一塘莲,荇叶菱丝满稻田。细看,霞苞荷碧,重重青盖,千娇照水,红红白白,天然地,别具风流标格。最有意思的,硕大的碧伞上,犹有颗颗闪亮的露珠随了清风滚来漾去,“啪”一声滴落水田中,惊得一尾小鱼倏忽间游走。那边,藕花深处,两只洁白的鹭鸶优雅地振动翅翼,又歇在俯仰生姿的莲叶之下,单腿而立,阖了双目,练它的禅功了。人在这微醺似的四面荷风中,只当自己也是一尾欢快的鱼吧,或一只飞上嫣红莲瓣的蜻蜓,流连忘返了。实在困了倦了,正好酣睡于红裳翠盖之间,香气拘人,清梦甚惬。

面对如画胜景,兴之所至,或实在馋了,你不妨涉足下水,亦可伸了胳膊,去够那高高低低的荷梗,梗上擎了碧玉碗似的莲蓬呢。小心地折了,那碗里盛了一只只小巧莲子,如浮在碧波里的婴儿,好玩。剥开,褪了小青衣,便是一个个小胖子,根本不必去莲心,轻轻一咀嚼,一股鲜美与清甜马上涌上舌尖,直吃得齿颊留香笑靥如花。

莲蓬是荷花的花托,花未谢时,便是佛家的圣物,可当菩萨宝座。风雅的古人如姑苏芸娘也会用小纱囊包上茶叶,置于莲瓣花托上,以甘露荷香熏染茶叶,翌日早起取了以雨水冲泡,荷茶逸香,芳韵尤绝。当吹弹得破的娇嫩花瓣连同鹅黄花蕊轻轻凋零于薄凉的水湄,荷梗上也就剩下莲蓬了。有意思的,它却不再萎缩,一日日成长膨胀开来,小孔里的莲子也一日日长成,如住在翠色蜂房里的小胖子小花旦,娇俏伶仃的样子,人见人爱。难怪诗人咏叹“绿玉蜂房白玉蝉,折来半露复含烟”,实在是清新雅致,出尘脱俗,诱引得人马上就想“旋折荷花剥莲子,露为风味月为香”,低眉浅笑,一饱口福。

雨打荷叶,花易残;清露沁凉,莲也老。青霜冷落,月照寒塘,莲蓬便有了另一名称:莲房。那是供莲子居住的家,莲子亦不再是夏日里的小胖子小花旦,业已成看惯江湖霜剑的青衣,其质坚涩,其色苍黑,其心亦苦,须剔了方可入口,唯有清香如故。真心理解它的人才明白:莫嫌一点苦,便拟弃莲心。莲心的苦总在最深处,亦如人生,幼年少年时总是清甜甘美、欢欣雀跃,中年暮年则历遍风雨、沉静如水,也才体味到人世的炎凉与悲苦,看惯了也就平常,尝遍了足可医人了,莲心就是降火解毒、清心安神的。

莲房是莲子躲避世情风霜的家。少年时,叶大荫浓,水光香气中,狂风暴雨袭来,硕大荷叶如母亲般遮蔽了心中的雨点。成年了,叶渐枯萎花也残,便有海绵质地的莲房为莲子提供温暖的庇护,抚慰心灵的寂寞。斯时,风干硬,水性寒,莲子成熟,莲房已似颓圯的老屋,因收了水分而瑟缩,不似炎夏时的饱满与碧翠,色苍苍,越添黄,倒枝柯,映枯蒲而折柄难擎露。居住莲房的莲子也感到风寒而缩紧了身子,那承载莲子的孔洞却不会收缩,风过,便听得莲子在莲房里“喀喀”作响,如一声声不安的叹息。到底“叮咚”一声,落进水中,逃离了莲房,寻得又一处安身之所,奔自己的好梦去了。

没了莲子的莲房就像无人居住的空巢,睁大空洞洞的眼眸,望天,看水,在萧瑟寒塘里,空洞洞的寂寥伤感。

那些莲子,就是长大了的孩子啊,莲房里到底留不住的。

秋深了,落霜,隆冬时,飘雪,我还会到荷塘里,采了空无莲子的灰褐莲房,插在陶瓮里,在橘黄的灯下,凝望,如面对乡下的老屋曾经的旧居。莲房也用空洞的目光望我,似一截老去的时光,用沉静似水的目光抚摸我、慰藉我,温暖而又安然。

据说莲房可晒干了泡茶,去热解毒的,对肺也好,还有化瘀止血,治疗便血尿血、产后瘀阻的功效——莲房本是宅心仁厚的一味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