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母亲的教诲
时间:2018年08月07日   作者:侯国平    
字号:

小时候,母亲常对我说,你这孩子不会说好听话,光拣难听的话说,长大了会吃亏的。记得有一回,母亲带我上街去买解放鞋,县城很小,商店里的女营业员和母亲认识,很热情,一边招呼我试鞋,一边夸我长得聪明伶俐。母亲也一边教我说,阿姨夸你聪明伶俐,你也夸夸阿姨呀。我马上大声说,阿姨长得一点也不漂亮。女营业员听了,笑嘻嘻地问,阿姨长得咋不漂亮呀?我又大声说,你脸上有麻子,难看。女营业员一听就飞红了脸, 不再多说什么了。母亲顺手就朝我头上拍了一把掌,骂道,你这孩子,真不会说话,缺心眼呀。

回到家里,母亲就把我训一顿,还给我讲了一通大道理,做人要学会说话。同样一句话,会说话的能把人高兴死,不会说话的能把人气死。好胳膊好腿不胜好嘴,要在世上混,先要学会说话。

母亲接着还给我讲了一个猫话(故事),说从前有个剃头的师傅姓张,收了个徒弟姓陈。小徒弟干活勤快,手艺学得认真,就是不会说好话,是个闷嘴葫芦。陈徒弟学艺半年后,正式上岗。他给第一位顾客理完发后,顾客照照镜子说,有点长。陈徒弟说,一点也不长,是你自己觉得长。顾客不乐意了,就和徒弟争吵起来,脸红脖子粗的。

这时,师傅连忙走过来,笑着对顾客说,先生一看就是个有气质的人,像个艺术家,头发长点,显得你高贵大方,有艺术气质,这叫高端大气,比较符合你的身份。顾客听了很是受用,高高兴兴离店而去。

陈徒弟给第二位顾客理完发后,顾客照照镜子说,太短了,像个和尚。陈徒弟在一边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乱搓手,连说,不短,不短。

张师傅见状,又连忙过去说,先生一看是个干大事的人,头发短一点,显得干练有精神,活力四射。

陈徒弟又给第三个顾客理完发,顾客边付钱边说,用的时间太长了,要是急着办事,黄花菜都凉了。陈徒弟说,我费了好大劲,黄花菜咋会凉呢?

张师傅又在边帮腔说,为顶层设计多花点工夫是值得的。俗话说,进门苍头秀士,出门白面书生,要享受这个过程。顾客听了,大笑而去。

陈徒弟又给第四位顾客理完发,顾客摸了摸头顶说,理得够快,比火车还快,几分钟就到站了。陈徒弟又是不知所措,急得乱搓手,嘴上还说,你这人真难伺候,理得快一点不好么?

张师傅在一边抢过话头说,如今改革开放了,时间就是金钱,顶上功夫更要争分夺秒。时间短,为你赢得了时间和金钱,何乐而不为呢?那顾客听了转怒为喜,笑笑出门。

晚上打烊时,陈徒弟怯怯地问师傅,我今天的活干得咋样,是不是有差错。张师傅说,你的活干得不错,就是说话上有点欠缺。

张师傅语重心长地说,咱们是服务行业,不光活要干得好,话也要说得好。每一件事都有两重性,有对的一面就有错的一面。我之所以在顾客面前为你圆场,一是让顾客满意,因为好言一句三冬暖,谁都爱听吉祥话。二是让你从中明白,干什么工作就是要说什么话,上什么山就要砍什么柴。事业决定你要说什么话,这是必须的。以后把活干好、话也说好。

陈徒弟很受教育,从此更加刻苦学艺,话也说得入耳了,顾客们都夸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个好手艺人。

母亲嘴干舌燥地给我讲了这个故事,但我听得不很认真,左耳朵进右耳朵就出来了。什么剃头师傅姓张姓陈,什么理发长短好坏,通通不往心里记。所以就把母亲的教诲扔在了脑后,在以后的几十年生活中仍然我行我素,不会说好听话,也真应了母亲那句话,吃了很多亏,受了许多苦。但总是愚笨不堪,改进不大,学不会说好听话。

尤其叫人不可忍耐的是,自己竟然爱上了写杂文这一行当。写杂文是个高危行业,贪官污吏对之恨之入骨。全国的杂文小报,自办自销,自食其力,竟然惹得官府大怒,被关门大吉。市里的某些阔人,听说我是个写杂文的,避之唯恐不及。

每当想起这些,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的教诲。我这一生,就像那个陈姓徒弟一样,苦也吃了,力也下了,就是得不到认可,吃了一辈子亏。说话真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选择。做人有什么样的格局,就会说什么样的话,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

如今,每当写完一篇杂文,我就默默地对远在天堂里的母亲说,儿子真的辜负了您的教诲!